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四一回 筹划开店

作品:《 旺门佳媳

        罗晨曦闻言,白了季善一眼,“你又来了,不是才说了,让你别这么肉麻的吗?还是你满口的甜言蜜语,方才甚至不惜连美人计都使上,不会是还要我做什么吧?直说就是,你这样我害怕啊……”

        说得季善本来正百感交集的,立时又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你这个逗比……促狭鬼!好吧,既然你已经猜到我还有事要求你了,我就不藏着掖着,直说了啊,反正欠你的已经够多,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了。”

        罗晨曦笑道:“这才对嘛,有事直说才是你一贯的风格。说吧,还要求我什么,肯定给你办好,谁让我能干呢,当然得能者多劳嘛。”

        季善正色道:“晨曦,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一直希望我能开个酒楼,我都说不可行?其实我一直隐隐有这个想法的,只碍于种种外因,不好付诸于实际行动而已,但现在我这个念头变得特别的清晰和强烈了。”

        罗晨曦略微思忖一下,也就明白了,“善善你是想跟叶大掌柜合伙,由他来经营酒楼,你只负责在后厨做菜,或者只要提供菜谱就行了?那可以啊,叶大掌柜这样资历能力的大掌柜,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不是此番遭了无妄之灾,被逼得近乎到了绝路,可不是谁轻易挖得到的,你要是能请动他,就真是捡到宝了!”

        季善笑嗔道:“晨曦,你这么聪明,这么说一知十,真的好吗?弄得我想卖个关子都卖不成了。是,我是想跟叶大掌柜合伙开个酒楼,——还是先别这么大口气了,能先开个小饭馆,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一开始小些就小些吧,慢慢积少成多,慢慢做大做强也是一样。”

        “那等小饭馆开起来后,我呢就出菜谱,他们父子呢就负责日常经营,如此便既能替他们解了眼下的燃眉之急,能让他们一家子都衣食无忧,也能替我自己挣些银子养家糊口了。你也知道一个家要供一个读书人多不容易的,谁知道我相公什么时候才能高中呢,我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罗晨曦听她说完,方拊掌笑道:“我之前说了那么多次,你都不松口,总算今日想通了,那我以后随时想吃你那些菜,便有地方了,那些好吃美味的菜,也能让更多人吃到了!不过你说了半天,也没说到要我帮什么忙啊,总不能我的作用就是坐在这里听你说,再加一个吃吧?”

        季善笑道:“你想得倒挺美,你当然不能只听和吃,你得出银子,还得回头庇护一下我们的小饭馆,不叫官府的人和那些个地痞流氓去生事儿,弄得最后我们只能关门大吉。”

        顿了顿,不待罗晨曦说话,又道:“不过你放心,到时候小饭馆开起来后,你占七分股,赚了银子后,你也得七分,叶大掌柜一家得占两分股,得两分银子,我只占一分就够了,你觉得怎么样?”

        叶大掌柜那么大年纪了,叶广也显然不是个能彻底拉得下脸的人,哪怕他们如今落了难,要让他们父子去街上摆摊设点的积少成多,也太难为他们了。

        何况他们还没那个手艺,那些能靠沿街叫卖一样小吃食,就能养活一家子的人,譬如卖豆腐脑的、卖肉夹馍的、卖粉丝汤的,谁手艺又不是个中翘楚,才能站稳脚跟呢?

        自然最好的法子,还是开个小饭馆,让叶大掌柜来经营,堂堂一个CEO,任务便是赚钱加扩大自家公司的规模,做菜却是厨师长的事儿,必须得术业有专攻才是。

        偏季善自家如今银子有限,叶大掌柜一家瞧着也定是拿不出多少银子来的,可开一个小饭馆再怎么着,几百两银子的本钱肯定还是要的,除了厚颜麻烦罗晨曦,季善也实在想不到旁的法子了。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不借一下罗晨曦府台千金的名头,不辗转借一下罗府台的势,纵他们的小饭馆成功开起来了,传到聚丰楼的人耳朵里后,肯定也要惹来一堆麻烦,直至小饭馆再开不下去为止,甚至还会累得叶大掌柜一家的处境比如今更糟糕……

        季善是真不想给罗晨曦添这个麻烦,她再不拘小节,正直心善,也是堂堂府台千金,金尊玉贵,又岂能缺了银子使?

        就算有朝一日他们的小饭馆做得跟聚丰楼一样大了,每年分的银钱于她来说,也是有不多无不少,对她造不成任何的影响,所以她大可不必掺和这些事儿。

        反倒她出了钱后,哪怕只出了一点于她来说可以忽略不计的小钱儿,回头万一让有心人借此生事,不但给她,甚至给罗府台都造成了影响,那就真是因小失大了。

        可叶大掌柜一家又是那么的可怜,季善又是真的很想帮他们……

        罗晨曦已道:“嗐,我还当要我做什么呢,不就是出点儿钱,再借一下势吗?多大点事儿啊,善善你回去后只管计算一下总共需要多少银子,回头我一并拿给你便是,若是三五百两的,我自己这么多年攒下的体己应当就差不多了;便是上了五百两,我跟我爹说一声,再去账房现支就是了。不过既然要开饭馆,何不索性直接开个大些的,凭善善你那手艺,不愁不能客似云来,赚得钵满盆满啊!”

        季善却已改了主意,“晨曦我想了一下,你还是别入股了,就借我几百两银子吧,我给你按票号的利算利息,你觉得怎么样?等回头小饭馆开张时,我再请了你一起去坐一坐,想来也就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敢轻举妄动了。本来叶大掌柜一家也够惨了,那聚丰楼的当家大爷与其他人总不能真赶尽杀绝到这个地步,连最后一条活路都不给人家留,那就真是太绝情绝义,必遭反噬了!”

        与其回头一个不慎,就会给罗晨曦和罗府台换来个“与民争利,借机敛财”的名声,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将他们父女牵连进来的好。

        所以她宁愿给罗晨曦借银子,等回头赚了,她再每过上一年两年的,给她按本金的比例算一次利润便是,一个是她的好朋友好姐妹,一个是人品德行都万中无一的好父母官,她真是丝毫的险都不愿他们冒。

        当然,若万一不幸亏了,她也不会赖了这个银子不还,亦不会让叶大掌柜分担,她一定会自己想方设法,把银子都给还上的。

        罗晨曦急道:“善善为什么又不让我入股了,才不是还说得好好儿的吗?莫不是你担心有心人会以此来做文章?那倒是大可不必,就我知道的,这会宁府的什么守备通判千户家的女眷们十个有八个都在城里甚至省城都有铺子的,名头便是赚点儿脂粉钱,便是谁想以此来做文章,也是枉然,根本伤不了家里丈夫和父兄的筋骨,所以你安心便是了,要真不能做,我也不会一口就应下了。”

        季善仍是摇头,“那不一样。我听我相公说过,像府台大人这样出身寒门,却能凭一己之力做到四品大员的,本朝自开国以来都可谓凤毛麟角,要说没人明里暗里盯着,羡慕妒忌恨,肯定不可能……晨曦你听我把话说完,你才说的那些什么守备通判千户们,他们应当都背靠家族,妻族也都是大族大户吧?那他们的家眷开铺子,在旁人看来,便真是所谓‘小打小闹的挣点儿脂粉钱’,万一有个什么,也自有家族为其奔走开脱……”

        可罗府台有什么,自己便是整个家族最出息的人,全家乃至全族都靠着他过活,还要防着他们拖后腿;罗夫人还早早去了,听起来娘家也没比罗家好到哪里去,一旦有个什么事儿,能指望谁的?

        关键郭家在会宁府家大业大,聚丰楼真正是日进斗金,家族里也不少有功名的人,就算斗不过罗知府,给他添点儿堵,或是坏他的事儿,却是绰绰有余的,——那就绝不是季善想要看到的结果了!

        罗晨曦听季善说完自己的顾虑,霎时就跟方才季善听得冯叔带人给叶大掌柜一家搬了那么多东西回去时是一样的感受。

        真的,这世上怎么就会有善善这么可爱、这么周到的人,这个人还是她的好姐妹,她何其有幸!

        她不再坚持了,只点头道:“行,善善,你考虑得也有道理,这些年我爹都是两袖清风,也就我娘还在时,买了两个庄子和一些地而已,我要是忽然跟你一道开起了酒楼,没准儿真会让人盯上,若因此致使我爹晚节不保,我就真是要无地自容了。那我给你借银子吧,不过利息什么的就别再说了啊,再说我可就要恼了。”

        季善这才笑了,“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到家后便算一算大体需要多少银子,回头等我与叶大掌柜商定好了,再初步择好地点后,就找你拿银子啊。”

        罗晨曦也笑起来:“嗯,就这么说定了。那你回头选址时,要我陪你一起么,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季善却是笑道:“你就别陪我一起了,有时间多陪陪罗大人吧,我请杨嫂子陪我一起到处选址就是了,再说不还有叶大掌柜的次子吗?叶大掌柜年老体弱可以不用那么操劳,他次子却是年轻力壮,这时候不跑腿出力,更待何时,总不能就在家里白白等着天上掉馅饼儿,他只要吃就够了吧?”

        罗晨曦点头,“这倒是,升米恩斗米仇,你就算一心帮他们,也不能凡事都自己来,不然回头把他们惯坏了,谁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叶大掌柜倒是不担心,其他人谁能说得准呢?”

        “我就是这么想的,一旦开始合伙做生意了,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只是朋友故交了,规矩便也得一开始就立起来,先说断后不乱才是……”

        两人说着话儿,不一时便到了季善家,季善感念罗晨曦连日为她找人辛苦了,今日更是一直陪着她,便立时要去菜场买菜回来,好生犒劳她一番。

        罗晨曦却是道:“还是算了吧,你今儿也够辛苦了,还得筹谋开饭馆的事儿呢,就先记下,回头再补偿我就是了,我也得回去陪我爹了,走了啊。”

        说完不待季善再说,已不由分说出了院门,复又上了马车。

        季善无法,只得追出院门,“那你路上慢点儿,过几日等我得闲了,一定好生补偿你啊。”

        直至罗晨曦的马车驶出老远了,才笑着关了院门,回了屋里,开始筹谋起来。

        次日一早,季善与杨嫂子草草用过早饭后,便锁了家门,到巷口叫了一辆马车,直奔叶大掌柜家而去。

        因为有了昨日的经历,今日季善便称得上是轻车熟路了,不一时便已站在叶大掌柜家的大门前,在拍门了。

        而叶大掌柜一家大抵也是有了昨日的经历,今日听得拍门声,倒是不怎么慌张了,很快便由叶广开了门,笑道:“果然是沈娘子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季善便笑着与杨嫂子进了门,待叶广关好门后,才问他:“令尊令堂可好?今儿又不请自来了,还请二少爷千万不要见怪。”

        叶广忙笑道:“沈娘子这是什么话,您这样的至交,我们全家若不是怕耽误了您的正事,巴不得您日日都来呢……这位是?”

        季善便笑着给他介绍杨嫂子,“这是孟夫子家的杨嫂子,因孟二哥和我相公一道去省城秋闱了,连日便是杨嫂子与我作伴。”

        正说着,叶大掌柜从堂屋出来了,瞧得季善,立时也是满面的笑容:“沈娘子来了,快屋里坐。”

        季善便请杨嫂子在院子里坐了,等自己一会儿,然后随叶大掌柜进了堂屋,彼此落座后,方笑道:“瞧叶老今儿气色倒是好了不少,让我瞧了心里也高兴。太太和大奶奶呢,也好些了没?”

        叶大掌柜道:“昨儿沈娘子回去后,我把您说的那些话反复想了几遍,深觉自己的确不该再消沉悲观下去了,我是没了长子,可还有次子和孙子们,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我也是没了事业,但当年我一样什么都没有,当年既能白手起家,干出一番事业来,如今自然也是一样!”

        季善连连点头:“您这样想就对了,从来能彻底打败我们的,便只有我们自己,只要我们自己能始终振作,那便无所畏惧。”

        原来是叶大掌柜那口气又上来了,果然精气神儿一上来,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叶大掌柜又笑道:“沈娘子虽年纪轻轻,却懂得这么多做人的道理,我老头子实在佩服。老妻和大儿媳因为昨儿沈娘子的雪中送炭,也都好多了,待会儿应当就可以过来当面向您道谢了。”

        季善忙摆手,“您千万让太太和大奶奶别那么客气,如今她们养好身子才是最要紧的,咱们来日方长,还怕以后没有见面说话儿的机会不成?”

        叶大掌柜笑了一下,“那也没有您一再来探望,却不出来相见的道理。只不知沈娘子今儿再次光临,有何要事?还请直言,等您说完了,我正好也有话要说。”

        “那您先说吧。”季善忙道。

        叶大掌柜却是笑着坚持,“还是您先说吧。”

        他的话实在有些不好启齿,但如今再不好启齿,他也必须得开这个口了。

        季善只得笑道:“那我就先说了啊。是这样的叶老,我打算开一个小饭馆,只您也知道,我家相公还要科考,若是台前幕后都由我亲自出面,回头万一落到有心人眼里,指不定就会影响到我相公的名声和前程。正好昨儿与您重逢了,您又是做了几十年大酒楼大掌柜的人,搁平日可是重金也挖不来的人才,我就想着,能不能与您合伙开这个饭馆,届时我只管出菜谱,旁的都您全权做主,当然,本金也我出,回头得了利润,我们一人一半,您愿意吗?如此便您也能养家糊口,我也能让我相公没有后顾之忧的继续……”

        话没说完,已被叶大掌柜激动的打断了:“沈娘子,我愿意,我非常愿意!不瞒您说,我想与您说的,也正是这事儿,打您昨儿离开后,我便一直在想了,毕竟这么一大家子人要吃饭要活下去,旁的我也做不了,那做生不如做熟,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倒不如仍做老本行的好。”

        顿了顿,脸上的激动都被赧然取代了,“只我如今一穷二白,根本拿不出本钱来,唯一能拿得出来的,也就是自己这几十年的经验与阅历了,所以实在不知要怎么向沈娘子开这个口。却不想,沈娘子竟先想到了,还先说了出来,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激您才好了!”

        季善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倒不想叶大掌柜竟与她不约而同了,还说出了‘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的话,只要他有这个心,他们的小饭馆虽还没开起来,至少也已成功一半了!

        季善忙笑道:“您不知道怎么感激我,那回头就把咱们的小饭馆一步步做大做强,做成大酒楼,让大家都能有好日子过就行了,毕竟一开始咱们本钱有限,肯定开不了大的,只能积少成多,慢慢来了,这可就得靠您老的本事,靠您老点石成金了。”

        叶大掌柜忙摆手,“点石成金万万不敢当,但沈娘子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不辜负您期望的。只是我说句冒昧的话啊,就算一开始只开个小饭馆,至少三五百两的本金也少不了,您……只怕也难吧?”

        这年头不做官不做生意的人家,别说三五百两的积蓄了,能一起拿出三五十两来的,都不容易了,叫他如何能不担心?

        季善已笑道:“这您老就不用担心了,我如今是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但我朋友拿得出来,已经说好要借给我了,还不要利息,多久有了多久再还便是。”

        “就是昨儿与您同来的那位小姐吗?”叶大掌柜道。

        想到昨儿罗晨曦那周身的气派,想到跟她的那些人,还有昨儿她大手笔给自家送的那些东西,倒是不担心没有本金了,“那位小姐可真是太好了,也足见沈娘子人品德行好,才能交到这样的好朋友。只是那么多银子,我也不能只让沈娘子一人承担风险,就算是我与您一道借那位小姐的,回头利润也您八我二就行了,沈娘子觉得怎么样?”

        沈娘子显然是为了帮他,才要开这个小饭馆的,不然就算如今她手头算不得太宽裕,至少衣食也是无忧的;等到沈相公中了举人后,她更是夫荣妻贵,转眼便是举人娘子,就更用不着为衣食发愁了。

        若不是为了帮他,帮他们叶家,又何必来淘这个神,费这个力?

        那他还要把风险都让沈娘子一人扛,自己就出点儿力而已,便要分去一半的利润,他成什么人了,不是妥妥的忘恩负义吗,他宁愿一家人都穷死、饿死,也干不出这样的事儿来!

        季善忙笑道:“三五百两的风险我还承担得起,毕竟我的本事您是知道的,只要我想,有的是能变钱的法子哈,所以您就别操心本金的事儿了。至于利润我八您二,那我成什么人了?您这样的大掌柜,搁哪个大酒楼,都不止高薪,还要给干股的,结果到了您忘年之交这里,反倒让您吃亏了,还算哪门子的忘年之交!”

        “且我不是说了吗,我回头只管出菜谱,旁的不管是经营也好,找可靠的厨子也好,那都是您的事儿,我一律不管的。这样一想,五五分都已经让您吃亏了,还八二,我可干不出那样的事儿,我相公回来知道了,也肯定要骂我的,您就别害了我吧?”

        叶大掌柜却还是很坚持,“开饭馆最重要的两条本金和菜谱您都已经出了,当然不用再出旁的,只要您愿意多出几两银子,什么能干的掌柜找不下?又不是非我不可的。再一点,我如今的处境沈娘子是知道的,一旦让人知道了咱们饭馆的掌柜是我,甚至以为饭馆就是我的,还不定会惹来多少破事儿,到时候也就只能盼着沈相公的案首名头,能让那些人收敛些了。若沈相公之前中的不是案首,而只是个寻常的禀生秀才,我方才也没脸向沈娘子开口,就怕连累了您,所以您就答应了我,您八我二吧,不然我真的要无地自容了。”

        案首在普通百姓眼里倒是足够体面风光了,可在真正的豪门大户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他向沈娘子开口,已经够不厚道,够自私了,哪还有脸再得寸进尺,回头指不定还会连累沈相公,当然若他此番能中举人,肯定又不一样,可这不是秋闱还没出结果吗?

        但他已然被逼上了绝路,纵然知道不厚道,少不得也只能冒险搏一把了。

        季善摆手笑道:“原来您老还担心这一点,倒是大可不必。说句不好听的,与您再是忘年交,再是感佩您的人品才德,跟我相公比起来,在我心里肯定还是他更重要一些,若果真会影响到他的前程,您一家就算如今再可怜,我也至多定期来瞧瞧你们,力所能及搭把手而已。但我既敢开这个口,肯定就是方方面面都深思熟虑过,觉得没有什么可忌惮的了,所以您老只管安心吧。”

        叶大掌柜听她说得笃定,眉头皱得没那么紧了,迟疑道:“沈娘子的意思,是不用担心那些人会来找事儿吗?可郭家有功名的人是真不少,与官府也向来走得近,光沈相公一个……难道,此番沈相公不但有把握能一举得中,还有把握再延续奇迹,得中解元不成?”

        季善见叶大掌柜说到最后,已是满脸的喜色,不由失笑,“他才到府学念了两个月的书而已,哪有这么好的事儿?要举人真这么好考,也就不会物以稀为贵,人人都羡慕敬仰了。他此番下场,主要还是为了试试水,为下次做准备,解元更是做梦都不敢想。”

        “那您……”叶大掌柜不明白了。

        好在季善立时为他解了惑,“昨儿与我同来那位小姐,是府台大人的千金,我们之前因为一场意外认识,聊了一次后发现十分的投缘,之后便时常往来,感情也是越来越好。最重要的是,我回头要放到我们饭馆卖的那些菜,她都很爱吃,早巴不得我能开个酒楼了,此番见我终于要付诸于行动了,当然要支持我已经说好,不但借银子给我,回头等我们饭馆开张时,还要去坐一坐了,所以……”

        叶大掌柜霎时惊喜的都不知该怎么才好了,“我是说那位小姐一看就不凡,却不想竟是府台大人的千金,不怪昨儿沈娘子能找到我这儿来,不过是府台小姐一句话的事儿罢了。沈娘子也果然不凡,竟能与府台小姐短短两个月,便已是这般的要好,足见您为人是多么的可圈可点了。”

        有了府台小姐的庇护,聚丰楼上下但凡有点儿脑子,想必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他们固然是地头蛇,可蛇说到底如何能与强龙相提并论,尤其还是府台大人那样真正爱民如子,刚正不阿的强龙,他们就更不是对手了,不怪沈娘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们的饭馆看来要不了多久,就能开张大吉了!

        季善笑道:“您老就别夸我了,主要还是罗小姐不拘小节,我与她也确实有缘罢了。那现在您老没什么可忧虑的了,咱们就定了五五分,好商量其他的事儿了,您看怎么样?”

        话音未落,叶大掌柜已道:“那不行,五五分绝对绝对不行,这可不是在谈生意,而分明就是您好心,在拉我们全家,帮我们全家脱离困境,我真的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您就听我的,还是二八,好吗?”

        “可二八我也太过意不去了,我不成趁火打劫了吗?我也无论如何不会答应的……那四六,四六总成了吗?”

        “不行,也不行,还是就二八吧,只要咱们饭馆能做大做强,二已经不少了,真的……”

        “那也不行……您老怎么就这么固执呢,还没见过您这样生生把钱往外推的哈……三七,三七总成了吧?您再不答应,我可真要恼了啊,真是的,口水都快给我说干了……”

        两人经过好一番讨价还价,总算定下了股份与利润都是季善七,叶大掌柜三。

        叶大掌柜这才笑了,“那我明儿就开始带了儿子选址去,下午则先给老董去一封信,看他愿不愿再回会宁来,还跟我一起搭档,这咱俩都搭了几十年了,就不信他真舍得。所以我方才才厚颜多要了沈娘子那一成股和利润,都是打算给老董留的。”

        季善忙笑道:“什么厚颜不厚颜的,您又来了。那您下午就给董大厨去信吧,若他老人家愿意回来继续与您搭档,当然就最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他吃亏的。当然,若他实在不愿意回来,也没关系,咱们又再另找大厨,或是自家培养也就是了。”

        叶大掌柜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到底那是故土,好容易回去了,谁又想再折腾呢?但您放心,就算老董不愿意回来,我也一定会尽快替咱们饭馆找到一位不输老董的全案全席大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