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四三一、宁倾风被恶整!(一更)

作品:《 病娇毒妃狠绝色

        经州,武国驻军主营地。

        清晨,天色刚蒙蒙亮,营地里的士兵陆续起来。

        打水声,嬉笑声,怒骂声,交织在一起,打破清晨的宁静。

        负责清理马房的士兵,迷蒙着双眼,一摇一晃的走向马房。

        拍拍这匹马,摸摸那匹马,跟它们打招呼。

        马儿呼哧呼哧的喷着气,似在回应。

        突然,那士兵瞪大眼,倒退两步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

        “啊!”

        顿时将周边经过的士兵吸引过来。

        只见左边第三个马厩里,有匹马儿躺在地上,也不知是昏迷了,还是死了。

        在那马儿身后,躺着一个光着上身的男子,以诡异且难以入目的姿势,抱着那马儿。

        那人披头散发,挡住了脸,看不清模样。

        过来看热闹的士兵,楞了半响,突然齐齐暴发出怪叫怒笑声。

        “我擦!这是哪个王八羔子喝醉了酒,将它当成了自家婆娘!?”

        “这也太牛了!”

        “此等英雄豪杰,人畜不分,佩服佩服!”

        “来,大伙儿过来,让咱们瞧瞧这英雄的真面目!”

        一声吆喝下,众人纷纷围过去。

        有人伸手掀开那人遮面的头发。

        只见那脸上青青肿肿,已瞧不出本来模样。

        没人认得。

        于是另一人将他翻过来,让他四肢摊开平躺着。

        这一躺,那胸口上用朱砂写的三个大大的字,立马映入眼帘。

        待看清那字后,全场安静了数息。

        有些不识字的大老粗,左右望望,见大伙儿神情诡异,不由好奇道:“这上面写的什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

        识字的人,全都尖叫着跑了。

        不识字的那几个,也跟着跑,但跑得甚不干脆,带着疑惑。

        直到跑了老远,才抓住之前一起的人问道:“喂,刚才为什么要跑?”

        那人面色苍白的道:“你知那上面写的什么吗?”

        “我若是知道,我还问你?”

        “那上面写的:宁倾风。”

        “什么?!”不识字的大老粗倒抽一口气,“你说那人是宁参将!?”

        “正是!要不然大伙跑什么跑?”

        高高在上的宁参将,若这等丑样被他们看到了,只怕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跟你说,这事给我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许说出去!不然大伙都死定了!”

        “知道了,我不会说出去的,我有老婆孩子,我不想死!”

        不光如此,他甚至后悔问了。

        干嘛这么好奇心重?这下将自己拖下水了吧。

        有多少人参观过宁倾风躺在马厩的尊容没人知道,只知道去一批跑一批,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甚至不敢报告上官。

        若报上去了,岂不是说他们看过了?

        嫌命长了不成?

        太阳初升,斜斜照进马房,宁倾风幽幽醒转。

        一阵难闻的气味让他皱起眉头,想张口斥责小厮,一睁眼,整个人惊得坐起。

        这是哪里?

        他看看自己,光着的上身,还有胸前三个大字:宁倾风。

        身旁,还倒着一匹马儿。

        他立马意识到自己被人整了!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宁倾风的双眼,如淬了毒的冰。

        ——

        “大哥,我给你带了五个包子。”

        叶海掀开营帐的帘子进来,包子的香气夹着清晨清爽的风,让叶铭一下子惊醒过来。

        “什么时辰了,阿海?”

        “吃完包子就得去晨练了!”叶海道:“我看大哥你睡得香,便没喊你。”

        叶铭捏了捏眉心,掀开被子下地穿上鞋子。

        “对了,大哥,你昨晚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叶海将包子放下,随口问道。

        叶铭穿鞋子的动作顿了顿,“没去哪,睡不着在外面走了走,回来晚了点。”

        叶海哦了一声,他也就随口一问,“大哥,水在这里,我先去晨练了,你洗漱完吃了包子再过来。”

        “嗯,去吧。”

        叶海走后,叶铭活动活动筋骨,让自己精神些。

        昨晚出去一趟回来得太晚,睡得不太够。

        洗漱完,吃了叶海带来的包子后,叶铭出了营帐。

        此时太阳还未出来,营地里已经热火朝天。

        将士们晨练时发出的声音,让人热血沸腾。

        叶铭深深吸了一口气,跑到叶海身边,和张哥等人打了招呼后,开始晨练。

        晨练结束后,一行人去到马房清扫马房,叶铭的处罚还没结束。

        等忙完差不多中午,叶铭叶海刚用着午膳,外面传来元衡没什么感情的声音。

        “叶铭,出来。”

        叶铭放下碗让起来,叶海赶紧扒了几口跟着放下碗,打算和叶铭一起出去。

        叶铭按住他的肩,“阿海你继续吃,我去去就来。”

        “大哥,没事吧?”叶海心里觉得有些不安。

        “程世子不是来了吗,兴许是他找我,不会有事的。”

        叶海哦了一声,等叶铭出去后,才后知后觉想起。

        程世子来了为什么只找大哥不找他?

        讨厌!

        叶海狠狠地扒了几口饭。

        “百夫长,什么事?”叶铭出去后,对着元衡问道。

        元衡扫了他一眼,“跟我来。”

        叶铭跟在他后面向前走去,“去哪?”

        元衡没有说话,自顾自向前走,直到走到严营长的营帐外才停下。

        “严营长,叶铭带到。”

        “让他进来,你去忙。”

        “是,严营长。”元衡转过身,眼睛看向前方并没有看叶铭,“进去吧。”

        “是,百夫长。”

        元衡说完便离开了,叶铭喊了声,“严营长,我进来了。”

        待掀帘进去,看到里面的人后,略微楞了楞,很快回复平静。

        原来里面不只有严营长,还有鼻青脸肿的宁倾风。

        看到叶铭,宁倾风微不可察地冷笑一声,“你下去。”

        严营长楞住,很快反应过来,宁倾风是叫他下去。

        “是,宁参将。”

        严营长离开后,宁倾风一双肿得核桃似的眼,死死盯着叶铭。

        早上他在马厩醒来,第一反应,以为是程烁整他。

        随即一想,以程烁的为人,若真是整了他,定会第一时间来看热闹,甚至带人来看热闹。

        完全不会在意让他知道,是他整的他。

        但程烁不见人影,那就说明,整他的人,不会是程烁!

        不是程烁,整个军营与他有仇的,只有叶铭。

        宁倾风不知道叶铭是如何潜进来弄晕他,将他拖到马房。

        他查了一上午,除了越查越窝火,比如最早发现他时,他与马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姿势。

        没有一点证据,证明这事与叶铭有关。

        但宁倾风直觉认为,这事一定是叶铭做的。

        “叶铭,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如此侮辱本参将,让本参将成为带个军营的笑柄!”

        宁倾风想起那些士兵,又怕又想笑的神情,怒火中烧,只恨不得将叶铭撕个粉碎。

        “我不明白宁参将在说什么?”叶铭面不改色道:“这中间想必有什么误会,不如宁参将说出来,我愿意为宁参将解惑。”

        “你再怎么狡辩也没用!”宁倾风阴着脸,面上的伤让他的神情看起来格外狰狞。

        “本参将认定了是你,那就是你!”

        叶铭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宁参将拿出证据来,若是有证据,我愿意接受惩罚。”

        “你是吃定本参将找不出证据是吧?”宁倾风冷冷问。

        “不敢。”

        “本参将自有法子治你。”宁倾风恶毒道:“比如将你和你那个傻弟弟调来做本参将的近侍,替本参将端水倒屎盆子。”

        叶铭淡淡道:“能成为宁参将近侍,是我和阿海的福气。”

        他顿了顿,看着宁倾风似笑非笑,“只要宁参将不怕醒来的时候,发现在身在别处。或是身上少了些什么,多了些什么。”

        宁倾风面色大变,“你!”

        “我自小练刀,刀功不错,替人剃头发又快又准,只可惜时间不够,不然来个阴阳头,想必精彩的很。”叶铭颇有些遗憾道。

        话落,宁倾风只觉得头皮一阵凉飕飕的。

        瞪着叶铭的样子,只恨不得生吃了他!

        叶铭神情不变,“若是宁参将没别的吩咐,那我先告辞了。”

        宁倾风没说话,瞪着他的双眼如淬了毒。

        叶铭拱了拱手,转身向外走去。

        正伸手掀开帘帐,后面响起宁倾风幽幽的声音。

        “叶铭,子瑶给你写信了吗?”

        叶铭面色一冷,“我的女人的名字,不是外人随外能喊的,请宁参将慎重些好。”

        宁倾风见他身体僵硬,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这可不是我要喊的,以前子瑶给我一天一封信的时候,总是暗示我,不要那么客气的喊她薛小姐,她更喜欢我喊她子瑶。”

        叶铭平静道:“宁参将都说是以前了,现在薛子瑶,是我的。”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你说是你的,就会永远都是你的吗?”宁倾风道:“就像我曾经以为,她会永远是我的,可我自己却亲手将她推向了你!”

        “叶铭,我犯下的错误,偏离的轨道,我会用力去纠正它!”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

        宁倾风挑衅道:“那咱们走着瞧。”

        叶铭没再说话,掀帘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营帐,叶海还等着他,“大哥,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都要喊张哥去喊人了!”

        他将叶铭之前吃剩的端过来,“大哥,快吃吧。”

        叶铭将盘子往边上一推,“我等会再吃。”

        “等会吃?”叶海眨眨眼,“那你现在要干什么?睡觉吗?”

        “写信!”

        “给谁写信?不是说好了一个月一封吗?”叶海好奇道,“这还没到时间呢。”

        两人调来先锋营后,为了怕叶云琅等人担心,没敢告诉他们。

        又怕他们会问,便推说军中比较忙,减少了写信的次数。

        给谁写?当然是给薛子瑶了!

        以前她给宁倾风一天一封信,却没给他一天一封信,他吃醋了!

        他不光要她一天给他写一封信,他还要她在信的最后写上“叶铭,我喜欢你,我想你。”

        叶铭恶狠狠地想。

        ——

        第二天晨练的时候,叶铭不无意外地看到了宁倾风。

        他瞅了一眼,不动声色地别开眼。

        宁倾风是由严营长陪同,前来视查士兵们的晨练情况。

        严营长点头哈腰地解说着,宁倾风则高傲的基本不说话,只偶尔嗯一声或点点头,当作回应。

        经过叶铭叶海身边时,宁倾风突然停下,淡淡道了一句:“这是哪个小队的,一点不认真。”

        严营长微楞,随即反应过来,指着叶铭叶海道:“你们两个,操练不认真,结束后罚跑五十圈!”

        “元衡,你来监督,不许放水!”

        严营长见宁倾风嘴角勾了勾,似乎很是满意,心中一喜,“宁参将,末将带您去那边看看。”

        等两人离开后,张哥等人才回过神来。

        “这...怎么回事?”

        元衡走过来,冷冷道:“继续练,想一起受罚吗?”

        叶海整个人也是懵了,他明明认真的很,怎么会被认为不认真呢?

        “大哥,那人是谁?”叶海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是谁。

        宁倾风的事情,程烁只告诉了叶铭,叶铭还没来得及跟叶海说。

        “宁倾风。”叶铭淡淡道。

        叶海瞪大眼,“他?他这是公报私仇!”

        叶铭瞅他一眼,“反应很快的嘛。”

        “他要报复冲我来就好了,干嘛要连大哥你一起罚?”叶海先是气,后来沮丧着脸,“对不起大哥,连累你了。”

        叶铭拍拍他的肩,没出声。

        心想傻弟弟,谁连累谁还不好说。

        晨练结束后,叶铭叶海开始罚跑。

        叶海知道是宁倾风故意找碴,心里不服气,跑的时候便慢悠悠的。

        元衡见状,面无表情道:“刚才那圈不合格,不算!”

        张哥等人有些看不过去了,过来劝道:“百夫长,那个宁参将分明是没事找事做,差不多就得了。”

        “对啊百夫长,这里都是自家人,咱们不会告诉严营长的。”

        “叶铭叶海那么认真,哪里不认真?摆明是挑毛病,摆官威!他们不好彩,成了靶子罢了。”

        “能被挑出毛病,说明做得不够好!”元衡根本不理会张哥几人,“不想被挑毛病,那就做到让人挑不出毛病为止!”

        张哥还想劝,元衡冷冷看了几人一眼,“不服气?那就一起去跑五十圈!”

        这话一出,张哥等人只好愤愤离开。

        不过几人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一旁看着叶铭叶海罚跑。

        有人小声道:“我跟你们说,上次的功劳,严营长分了一点给百夫长,看来对百夫长这段时间的表现很满意。”

        “听说严营长很快要接管三个营了,这营长之位就会空出来。”

        “百夫长这么千方百计的讨好严营长,八成是为了营长之位。”

        张哥冷笑一声,“为了自己的前途,不顾兄弟们死活,这样的人,不值得我老张追随!”

        “对!就算当了营长又怎么样?我第一个不服气!”

        “以后咱们就跟着叶铭叶海兄弟俩!让那谁成为光杆司令!”

        不少人跟着起哄,对着元衡冷嘲热讽。

        元衡冷眼扫过来,“闲得慌?没事做?想下场跑个百八十圈?”

        张哥等人嘲讽了一番,心里舒服了一些,立马鸟兽散。

        等叶铭叶海累得快要口吐白沫趴下时,终于跑完了五十圈。

        叶铭大口喘着气,和叶海两人互相搀扶着,免得倒下。

        “报告百夫长,五十圈完毕。”

        元衡看了两人好一会,突然道:“你们恨我不讲情面吗?”

        叶海鼓起腮帮子,表明很生气。

        叶铭楞了楞,“百夫长严重了。百夫长只是听命行事,并非你所愿。”

        元衡深深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

        齐楚营地。

        张将军正在营帐里处理事务,营帐外突然有士兵道:“张将军,公子那边派人来了,说有事找您。”

        张将军连忙放下手头事务,离开营帐来到白帐前。

        那里一身淡紫衫子的娇杏正等着他,瞧那模样似乎等得极不耐烦。

        待张将军走近,娇杏一跺脚,“慢吞吞的,你属乌龟的吗?”

        张将军不敢驳嘴,“对不起,娇杏小哥。”

        见他态度良好,娇杏神情缓了些,将手中捏着的纸递过来,“接下来怎么做,公子写在上面了。”

        “看不懂就自个想,不行就换个脑袋,别来烦公子。”

        “是是是。”张将军双手接过纸,连忙应下。

        那纸带着隐隐的香味,张将军一个粗人,闻不出是什么香,只觉得十分好闻,比他媳妇用的香还好闻。

        张将军捧着那张纸,回到营帐,打开看了看。

        看完后,一脸茫然。

        公子这是,要做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