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21章 我对你的身体还没腻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傅池渊看也没看撞到地面的傅景寒,单膝跪在床上,弯腰把顾心柠拉起来。用关切,但是并不暧昧的姿势拍着她的后背。



       “咳咳……”



       劫后余生,顾心柠痛苦的咳嗽着。眼角通红,杏眸里氤氲着水汽。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感觉,真好。



       莫名其妙的,她笑了。



       唇角的弧度怎么也控制不住。



       傅池渊眼神阴郁的盯着她白皙脖子上明显的淤青,左右两边的手指印格外明显。他丝毫不怀疑自己再晚来一步,身边人就会被活活掐死。



       傅景寒也从暴怒中苏醒,他站起来,呆呆的看着顾心柠痛苦的模样,掐过她脖子的手不由攥紧。



       “愣着干嘛?还不快让医生过来。”



       傅池渊声音阴冷的说,傅景寒看了眼顾心柠,转身出去。



       医生原本就快到了,傅景寒还没下楼就跟他碰到一起。

m.quanzhifashi.com

       “少爷。”



       “下次再这么慢,以后就不用来了。”



       傅景寒转身上楼,医生大气也不敢出的跟在后面。



       “先检查一下气管,看有没有损伤。”



       傅池渊说着,站起来,让出路。



       医生忙走过去,开始给顾心柠做检查。



       傅池渊没有停留,淡如水的目光扫过傅景寒,径直离开。直到回到自己房间,他脸上的平淡才被冷戾取代。低头看着刚才轻抚着顾心柠后背的手,傅池渊的眼神越来越冷。



       “少夫人没有伤到气管,只是这些天最好食用软糯一点的流食。我开了药,脖子上的淤青两周左右就能彻底消除。另外,脚踝只是扭伤,不算太严重……”



       医生一边说一边拿出各种各样的药膏喷雾,又一样样的对顾心柠说了用法和用量。



       等全部交代完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清楚。”



       医生走的时候傅景寒警告了他,等对方恭敬点头之后才放人离开。



       等傅景寒再回到房间,顾心柠正面色平静的靠着窗休息。脸上没什么表情,看到他进来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



       气氛压抑又沉闷。



       傅景寒看着顾心柠,想安慰她又说不出口,最终只是恶狠狠地丢下一句:“以后最好别惹我。”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前所未有的疲惫涌上心头,顾心柠轻叹了声。



       旁边的手机震动了下,她不想动,没有看。



       可对方不死心,接二连三的消息发过来,嗡嗡嗡的声音震得她头疼。



       无奈,顾心柠只好拿过手机看消息。



       “差点窒息的感觉怎么样?”



       “宝贝,我对你的身体还没腻,所以别再有下次。”



       “好好休息。”



       “我会去看你的。”



       总共四条,全都是傅池渊发的。



       字里行间都透着霸道和蛮横,丝毫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尤其是最后一条。



       说什么会来看她,呵。这里可是傅家的老宅,到处都是人,傅池渊怎么来看她。



       顾心柠撇嘴,并不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稍微休息了会儿,她硬撑着起身,换掉身上的礼服。洗了个澡,又自力更生的上了药就重新躺回床上。



       晚宴结束后的事情不需要她去做,顾心柠也就心安理得的睡了。



       深夜。



       顾心柠睡的迷迷糊糊,却总觉得脸上有些痒痒的。



       就好像谁在摸她。



       她记得,房门是反锁好的,应该不会有人进来才对。难道是在做梦?



       顾心柠皱眉,翻了个身,想继续睡。



       谁知道一切变得更加诡异,她身边的床陷了下去。不仅如此,腰间还多了条手臂。略显粗糙的大掌拂过身体,白嫩的肌肤敏感的变成了粉色。



       这个时候再不醒,除非顾心柠是猪。



       她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傅池渊的俊脸,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怎么在我床上?”



       她在做梦?



       顾心柠想重新闭上眼确认,傅池渊却轻笑了声,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清洌,霸道。



       是那个男人的味道。



       顾心柠一把推开身边的人,瞪眼看着他:“你疯了?”



       居然三更半夜偷偷潜进她的房间!



       傅池渊伸手把人重新拉到怀里,让顾心柠趴在自己身上。



       “怕什么,又不会有人发现。”



       “你……你太大胆了!这可是我跟傅景寒的房间,你就不怕他也在?”



       顾心柠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觉得我会那么蠢?”



       傅池渊勾着唇角,朦胧的光芒下,俊美的有些不真实。他伸手,指尖轻轻地抚摸着她脖子上明显的手指印,眼神阴冷。



       “疼吗?”



       “没什么感觉。”



       顾心柠垂下眼,下意识的避开傅池渊的视线。



       她不懂,明明只是偶然一夜晴转变成的地下情,为什么这个目的不明的男人会因为自己脖子上的掐痕而心疼。



       这不应该。



       “很碍眼。”



       傅池渊声音低了好几度,跟加了冰碴似得。



       “你可以不看。”



       “不看?你可是我的人。”



       傅池渊凑近,在顾心柠惊愕的目光中,用舌头细细的舔着那些刺眼的淤青。



       轻柔的,带着安抚的味道。



       顾心柠抓紧了被子,目光不由落在傅池渊的头顶。



       你到底想做什么?



       “唔。”



       脖子上一阵刺痛,顾心柠脸色一变。



       “你咬我干嘛?”



       还咬的那么用力,生怕上面留不下痕迹吗?



       “反正你明天也会遮住,没人会看到。”



       傅池渊毫不在意的说,继续肆无忌惮的留下齿痕。



       “很疼的。”



       “疼才记得住。”



       傅池渊低笑了声,虽然看不到脸,顾心柠却敏锐的察觉到他在生气。



       “你为什么生气?”



       彻头彻尾的局外人而已,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说了,你是我的人。在我还没腻之前,你身体的任何地方都是属于我的。”



       傅池渊一个翻身,直接把顾心柠压在身下。毫不客气的扒掉她的衣服,凶猛的占有。



       “唔。”



       “记住,除了我,谁都不能在你身上留下痕迹。”



       傅池渊一记狠狠的顶弄,顾心柠三魂七魄都要没了。她抱紧了男人的脊背,用指甲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抓痕。



       最后,顾心柠完全无意识的陷入昏睡。



       “砰砰砰。”



       剧烈的敲门声把顾心柠吵醒,她茫然的睁开眼,在听到傅景寒没什么耐心的叫门声后,吓得小脸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