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22章 差点被捉奸在床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她猛地坐起来,惊慌的看向旁边:“傅……咦,没人。”



       吓死人了。



       顾心柠抚着胸口,松了口气。



       “顾心柠,没听到我在叫你吗?”



       傅景寒不耐烦的在外面大喊,大有顾心柠再不开门他就直接踹门进来的架势。吵得他头疼。



       “听到了。”



       顾心柠有气无力的回答,掀开被子下床。她这幅模样当然不会开门,好在傅景寒听到她的声音也没有再砸门,丢下一句‘快点下楼吃早餐’就离开了。



       等进了浴室,看到脖子上跟清淤交相辉映的齿痕,顾心柠咬牙切齿的骂了句禽兽。



       动作迅速的洗漱完,顾心柠用了许多粉才勉强遮住牙印。而淤青虽然没有昨晚夸张,也挺明显的。最终她只能挑了条两指宽的束带项链戴上,搭配上相应的裙子。



       仔细的照着镜子,确定都遮住了,才放心下楼。



       脚踝还有些疼,走路不能太用力。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餐厅,主位上依旧坐着傅恒志。而傅池渊就坐在他右边下首的位置,对面是傅景寒。



       四人的早餐都放在餐桌上,没人动,显然是在等她。



       “抱歉爷爷,我起晚了。”



       顾心柠一脸歉意的说,走到傅景寒旁边坐下。



       “没事,昨天辛苦你了。”



       傅恒志慈爱的笑笑,问:“脚怎么样,好点了吗?”



       “好多了。”



       “不能大意了,这周就在家里休息,等脚踝好了再去上班。”



       “好的爷爷。”



       顾心柠一向不会反驳傅恒志的话,乖巧的答应下来。傅恒志先动筷,其他人才开始吃饭。



       傅家虽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可餐桌上却没人说话,只能听到轻微的碗筷碰撞声。



       “我吃饱了。”



       傅景寒第一个放下筷子,说着就站起来要走。



       “坐下。”



       傅恒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傅景寒皱眉,不乐意:“我还要去上班,不然该迟到了。”



       “晚到一会儿不会有人说什么。心柠的脚踝扭伤,待会儿回房间肯定不方便,你等她吃饭,送她回房间再去上班。”



       “家里不是那么多佣人。”



       “让你送就送,哪儿那么多废话。”



       傅恒志一锤定音,傅景寒不乐意也只能坐下。



       顾心柠也不在意身边人的冷脸,用比平时还慢的时间吃完了早餐。



       擦了嘴,把餐巾纸放下,顾心柠才笑着开口:“爷爷,让景寒去上班吧。我还不想回房间,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去花园待会儿。”



       “让景寒扶你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



       顾心柠笑着拒绝,她不想对着傅景寒的冷脸浪费时间。反正他也不乐意,何必呢。



       “刚好我也想去花园走走,小柠应该不介意陪我聊聊吧。”



       傅池渊也吃好了,他站起来,笑着说。



       “那行,池渊你扶着心柠去花园走走。你刚回来,也不用去公司。”



       傅恒志笑呵呵的说,一副为傅池渊好的模样,心里的算盘却拨的啪啪响。



       他得趁着傅池渊去公司之前,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好。



       “小柠,我们走吧。”



       “那就麻烦小叔叔了。”



       当着傅恒志跟傅景寒的面,顾心柠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说。



       傅池渊走过去,绅士又礼貌的扶着顾心柠的手臂。看似一脸长辈的温和,却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捏了捏她的手臂。



       顾心柠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了。



       腿碰到凳子,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



       傅恒志跟傅景寒都看过去,顾心柠的心跳不断加速。



       “脚踝疼的这么厉害吗?”



       傅池渊皱眉,担忧的问。他这么一说,就好像刚刚那一下是因为顾心柠脚踝疼,没注意才碰到了椅子。



       “有点。”



       顾心柠忍着想把傅池渊大卸八块的愤怒,皱眉点头。



       “让孙医生待会儿再过来看看。”傅恒志发话:“严重的话就去医院。”



       “我没事的爷爷,您快去公司吧。”



       顾心柠乖巧的说,傅恒志也确实着急去公司,便没再说什么。傅景寒拿着东西,跟傅恒志一起离开。



       人都走了,顾心柠也不用再演戏。



       小脸一下子就冷了,甩开傅池渊的手,跟他拉开距离。



       “抱歉小叔叔,我不能陪你去花园了。忽然有些累,想回房间休息。”



       “没关系,我扶你上去。”



       当着傅恒志跟傅景寒的面他都敢撩,更何况是单独去楼上。



       顾心柠想也不想的改口:“那就陪小叔叔去花园走走好了,这个时候花房那边有很多花开的正艳,挺漂亮的。”



       她一边说,一边狠狠地瞪着傅池渊。



       某人却一点自觉都没有。



       出了餐厅,外面有别的佣人,顾心柠不好说什么。任由傅池渊扶着,慢慢往花园走。



       他故意扶着她到昨晚的地方。



       “这儿风景独好,晚上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顾心柠见左右没人,立刻变成张牙舞爪的小野猫。



       “傅池渊,你别太过分了!这儿可是傅家老宅,来来往往那么多双眼睛。万一不小心被人看到,你不在乎,我还得顾虑许多。”



       “不觉得很刺激吗?”



       “一点都不觉得。”



       顾心柠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



       这男人完全是恶趣味。



       “好吧。”



       傅池渊嘴上答应着,依旧我行我素。



       另一边,加长版的豪车里,傅恒志傅景寒爷孙俩正面对面坐着,两人的表情都颇为严肃。



       “昨晚我旁敲侧击的问过,池渊那小子却滴水不露。他没说回宁城的目的,也没说要进公司。他的心思越来越深了,连我也看不透。”



       这是傅恒志最担心的。



       姜虽然是老的辣,可在傅池渊面前,傅恒志觉得自己这块老姜也发挥不了太大作用。



       “爷爷打算怎么办?”



       傅恒志摩挲着拐杖光滑的龙头,没有回答。



       傅景寒皱眉,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原本板上钉钉的继承人位置,这种时候却多了一个对手,处境瞬间变得微妙。



       “心柠的脖子,是你弄的?”



       “怎么忽然说这个?”



       傅景寒不耐烦的皱眉,不大乐意继续这个话题。



       “给我收敛点。”



       傅恒志气恼的瞪着他:“你赶紧跟心柠给我生个重孙,别整天跟乱七八糟的人搅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