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57章 别怕,有我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医院。



       顾心柠握着董婉云的手,母女两人紧挨着坐在凳子上。抢救室的灯光红的吓人,让人的心情变得沉重。



       胸口像压了大石头,不断往下坠。



       董婉云双眼通红,却硬撑着没有哭出来。她握紧了女儿的手,仿佛这是她最后的支撑。



       “妈,别担心,爸不会有事的。”



       顾心柠搂着董婉云的肩膀,低声的安慰着她。



       “你爸爸如果出了什么事,咱们怎么办?公司怎么办?心柠,妈好担心。”



       “不会的,爸爸不会有事的。公司那边有我,都会过去的。”



       顾心柠努力笑着安慰董婉云,哪怕心里酸楚苦涩的要命。她现在恨透了傅景寒,但是更恨的却是自己。她恨自己要跟傅景寒结婚,恨自己爱上他。



       如果不是她的话,这一切又怎么会发生?



       爸爸不会受到刺激病倒,妈妈也不用担惊受怕。

m.quanzhifashi.com

       如果她早点跟父母坦白,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顾心柠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越想越愧疚,越想越恨自己。她搂紧了董婉云,抱着她温柔的安抚着。她拼命地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倒下。



       因为这个家,现在能支撑的就只有她了。



       董婉云没有再说话,抱着女儿轻声啜泣。



       这个时候,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心柠突然觉得不对。她惊恐瞪大眼,小心翼翼的看向怀里的董婉云。她的脸色跟唇色都很白,眼睛疲惫的闭着。



       “妈?妈您怎么了?妈?”



       无论顾心柠怎么喊,董婉云都没有回应。



       她吓得浑身颤抖,手指蜷着、颤抖着放在董婉云的鼻子下面。



       幸好还有呼吸!



       顾心柠一边喜悦的想笑,一边担忧的哭。她抱紧了董婉云,对着经过的护士喊。



       “麻烦你叫医生,快叫医生过来。”



       护士急忙去叫了医生,把董婉云送到病房。医生检查了一番,确定她是伤心过度昏过去,顾心柠这才松了口气。



       幸好没事。



       医生跟护士很快离开,顾心柠握着董婉云的手,含泪看着她。



       “妈,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不然的话,女儿可怎么办。”



       顾心柠庆幸无比,握着董婉云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依恋的蹭了蹭。



       她一边要陪伴董婉云,一边记挂着急救室里的顾州城。



       对顾心柠来说,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她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个,一个守在急救室外面,一个守着董婉云。



       可是她不能。



       顾心柠简直恨死自己了。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震动起来。



       是傅池渊的电话。



       她盯着手机看了好久,还是没有接。然后关机,塞回扣抵阿里,眼不见为净。



       傅池渊盯着被挂断的电话,脸色很不好。



       他的面前是一份摊开的报纸,上面赫然是傅景寒跟顾心蕊的特写。拥吻的两人,深夜共回一处的两人,还有那些大刺刺的标题。



       他担心顾心柠才给她打电话,可小野猫居然敢不解。



       怒极反笑,傅景寒手指微动,换了另外一个号码打过去。



       对于他想要知道的事,不过是分分钟,所以很快傅池渊就知道了顾家发生的一切。想到小野猫独自一人在医院,傅池渊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



       他开车,迅速赶了过去。



       一个小时过去,董婉云终于悠悠醒来。



       顾心柠高兴的又哭又笑,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妈,您没事吧?感觉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董婉云恨自己身体不好,居然在这种时候还要昏过去添乱。看顾心柠通红的眼睛,她心疼极了。



       “妈没事,让你担心了。”



       “没关系,只要妈没事就好。”



       董婉云笑笑,伸手擦掉顾心柠脸上的泪痕。



       “你爸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室。”



       顾心柠的喜悦顿时又被沉重取代,她垂下眼,不敢去看董婉云的眼睛。



       心里的愧疚憋得满满的。



       她是个罪人。



       “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爱上傅景寒没有跟他结婚也不会发生这些事,都是我的错。您打我吧。”



       顾心柠紧抓着董婉云的手,愧疚无比的说。



       “傻孩子,怎么能是你的错。妈也没看出来景寒居然是这样的让人,还有顾心蕊。咱们顾家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可她却害苦了我们。”



       董婉云后悔自己的心软,如果不是当初她松口,顾州城又怎么会把顾心蕊留在顾家。



       “对不起。”



       顾心柠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不断的重复对不起。



       董婉云温柔的抚摸的她的头发,她不敢想象自己的宝贝女儿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承受了多少的委屈。



       她有心想问怎么回事,又担心伤害到顾心柠,只能忍着。



       “好了,我没事,不用陪着我了。去你爸哪儿等着,去吧。”



       “您真的没关系吗?”



       “放心,妈没事。”



       董婉云笑着说。



       顾心柠确实担心顾州城,点点头,起身离开了。



       站在门口,顾心柠回头看向董婉云。



       她冲着她笑笑。



       顾心柠也笑了笑,然后关上门。却在关上门的瞬间,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下来。



       她抬手准备去擦,一只手更快的握住她的手腕。



       微凉的温度,带着熟悉的感觉。



       顾心柠抬头,泪眼朦胧中看到傅池渊的脸。



       她愣住了,久久无法言语。



       “哭了?”傅池渊皱眉说,他伸手,用手指抹掉她脸上的眼泪,嫌弃的说:“丑死了。”



       顾心柠回神,愤怒的瞪着他。



       “谁让你看了?”



       嫌丑就闭上眼啊!



       “没事,丑也是我的。”



       傅池渊勾唇轻笑,在顾心柠想要推开他的时候用力把她抱在怀里。



       下巴放在她的头顶,轻轻地蹭了蹭。



       “别怕,有我。”



       顾心柠的抗拒和挣扎在听到简单的四个字时,突然溃不成军。她放任自己依靠着他,眼泪流的更汹涌。



       她好累,也好怕。



       爸爸还在急救室,妈妈又晕倒,她真的好害怕。



       顾心柠以为自己可以撑过去的,但是在看到傅池渊的瞬间,在被他拥入怀的时候,她真的特别特别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