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00章 被活活气死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嗬……嗬嗬……”



       顾州城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死死的瞪着顾心蕊,想要说什么,嘴巴张张合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的眼睛越瞪越大,目眦尽裂,看起来格外渗人。



       饶是顾心蕊这个恶毒的女人也被顾州城这样的眼神吓了一跳,就好像把她的模样刻在心里,做了鬼也不会放过。



       “都要死了,还瞪什么瞪。老东西你放心好了,你死了,我会帮你女儿跟景寒离婚的。不要太感谢我哦,呵呵。”



       顾心蕊色厉内荏的回瞪着顾州城,告诉自己不用怕,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既然她今天豁出去了,就一定要得偿所愿。



       顾州城必须死。



       看着他苦苦挣扎在死亡边缘,她觉得痛快极了。



       “呵呵,这是我活了二十多年以来,最痛快的一天。看着你垂死挣扎,我开心的恨不得放鞭炮庆祝一番。老东西,你赶紧去死吧。放心,你死了我会给你上香的。呵呵……”



       病房里充斥着顾心蕊怨毒的笑意,她不断的刺激着顾州城,眼神越来越恶毒。



       赶紧死吧!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赶紧死吧!



       这个顾心蕊脑海中唯一的念头,是她怨毒眼神里唯一的情绪。



       顾州城愤怒又不甘,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球几乎要凸出来。他的模样狰狞恐怖,让人不忍直视,顾心蕊却逼迫自己死死的盯着他。



       “嗬……嗬……”



       顾州城的眼睛越瞪越大,瞳孔不断扩散,这是人死之前的反应。



       终于快死了呢。



       顾心蕊一脸快意的看着,顾州城濒死的痛苦对她来说是极大的享受。



       “滴……”



       耳边是医用器械平稳冰冷的声音。



       呵呵,终于死了吗?



       顾心蕊快意的恨不得仰头大笑,她冷眼看着顾州城的呼吸逐渐停止,然后才装作惊慌失措的模样摁了床头的呼叫铃。



       “爸爸!爸爸您别吓我?爸爸您没事吧?”



       砰地一声,病房门被用力推开。



       顾心柠脸色惨白的冲进来,跑到床边,一把拉顾心蕊。看到顾州城痛苦挣扎的模样,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她抓住顾州城的手,声音更也:“爸爸!爸爸您看看我,我是心柠。爸爸,您坚持住啊,医生马上就来了,爸爸……”



       盯着顾心柠声嘶力竭的哭喊,顾心蕊简直不能更痛快。



       她站在一边,在心里嘲讽着眼前的生离死别大戏。呵,还真是感情深厚的父女啊。可那又怎样呢,马上就天人永隔了。



       真痛快啊。



       她最痛恨的人死了,最恶心的人大受打击很快也会名誉扫地变成过街老鼠。



       呵呵,真好,真好。



       医生跟护士很快就来了,他们围着顾州城,一遍遍的对他进行电击抢救。然而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半个小时过去……



       顾州城毫无反应,他的胸口不再起伏,呼吸不再继续。他大睁着眼睛,死不瞑目,最后还是医生帮忙合上的。



       病房里的气氛沉重而压抑。



       “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的声音同样沉重,带着同情,却没有过多的安慰什么。抢救的医生和护士鱼贯离开,顾心柠呆呆的站在病房,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怎么会!不会的!这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对,爸爸还没有死,没有!”



       顾心柠猛地抬头,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冲到床边,紧紧地握着顾州城的手。



       “爸爸,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你没死!你怎么会死呢,你怎么舍得抛下我跟妈妈!爸爸,求求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是心柠啊,我是你的宝贝女儿啊。”



       顾心柠不肯相信顾州城已经去世,她抓着他的手,固执的把脸贴上去就好像顾州城在温柔的轻抚着自己。



       “爸爸,求求你睁开眼看看我,求求你……”



       “人都死了,你还装模作样给谁看!”



       顾心蕊冷笑一声,嘲讽。



       “你闭嘴!爸爸不会死的!”



       “疯子!医生都已经抢救过了你还不信,真是可笑。顾心柠,你自欺欺人的样子可真难看。”



       终于死了呢。



       顾心蕊冷冷的看了眼顾州城,转身就走。



       “你站住!”



       顾心柠放开顾州城的手,大步走过去拦住顾心蕊。她冷冷的盯着她,眼睛里遍布着红血丝,一字一句冷冽无比:“爸爸出事的时候只有你在病房里,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什么意思?怀疑我杀了爸爸?”顾心蕊冷笑:“呵,你有什么证据?难道我在病房多待了一会儿就是杀人凶手?真是可笑!我也是爸爸的女儿,担心爸爸的身体多陪陪他有什么不对?”



       “一定是你!医生都说爸爸的身体已经好转,如果不是你说了什么话故意刺激爸爸,他的情绪怎么会起伏的那么大!”



       “怀疑我?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就是污蔑,当心我告你!”



       顾心蕊一把推开顾心柠,大摇大摆的离开。



       “我会找到证据的。”



       顾心柠握紧了双手,愤怒的瞪着顾心蕊的背影,眼睛里满是恨意。



       大洋彼岸。



       傅池渊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已经关机好几天的手机。自觉心情已经沉淀的足够,理智回归,不会再因为顾心柠而搅乱心湖打乱计划。



       他这才开机。



       屏幕刚刚亮起来就开始震动,有来电提醒,有微信消息……



       足足震动了半分钟才停止。



       看到所有未接来电都来自顾心柠,傅池渊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下,乱了半拍。他皱眉,以为莫名的情绪早就冷却,却不想只是看到顾心柠的未接来电就功亏一篑。



       他死死的抿唇,对自己的反应很不满。



       想干脆把手机重新放回去,最终还是狠不下心。



       他打开微信,看到顾心柠发给自己的消息,心脏像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揪住。



       扑面而来的无助和仓惶让傅池渊神色大变,一定是出事了!



       微信消息是几天前发过来的,该死!



       傅池渊猛地站起来,一边给顾心柠打电话一边在房间里焦躁的走来走去。



       电话打不通!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傅池渊的脸色愈发阴沉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