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17章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傅家。



       “爷爷,这么晚了找我回来,有什么事吗?”



       因为没看到顾心蕊,傅景寒的心情还算好。然而下一秒,傅恒志说出的话就让他的脸色又阴沉下来。



       “没事就回来多陪陪心蕊,她现在怀孕,正是敏感的时候。”



       “她怀孕跟我有什么关系?”傅景寒冷笑:“又不是我让她怀孕的,就算是怀孕难受到死也是她自己的选择。爷爷,如果您叫我回来只是这种无关紧要的事,那我就先走了。”



       傅景寒说完,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



       傅恒志气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狠狠地瞪着越来越难管教的孙子。



       “您还有什么事?”



       傅景寒胸口憋着一股怒火,转身问。



       “你这个逆子!在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既然我让你做的事情你都不停,那你也不用继续留在傅氏了。”

m.quanzhifashi.com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傅景寒不听他的留下来陪着顾心蕊,就把他赶出傅氏。



       傅景寒的眼底迅速闪过阴郁,死死的握紧了拳头又强迫自己松开。



       “爷爷,不是每一次的威胁都有用。”



       虽然妥协了,但傅景寒还是不甘心,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快步上楼。



       傅恒志看着他的背影冷哼,眼神里满是轻蔑,显然他根本不把傅景寒的威胁放在眼里。那可是他从小拉扯着长大的孙子,自然知道他的野心有多大,更知道傅氏对他有多重要。



       所以,傅恒志笃定傅景寒不敢真的违抗自己。



       当然了,他也并非全然信赖这个孙子。以前的话,是毫无办法,但是现在既然顾心蕊到肚子里有了傅家的下一代,他有了重孙,那么自己还可以坚持着多活几年全权接手对重孙的教育争取在有生之年再培育一个听话的继承人。



       这也是傅恒志会这么重视顾心蕊腹中胎儿的原因。



       老狐狸老谋深算,当然不会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而且傅景寒这些日子的表现多少让傅恒志失望,他也存了搓一搓锐气的打算。



       只是傅恒志没想到,他所谓的两手准备却最终把自己推入深渊。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后话。



       傅景寒阴沉着脸上楼,大步朝着顾心蕊的房间走去。他直接推开门,反手锁上,浑身的戾气再不隐藏的表现出来。



       “景寒,你……”



       顾心蕊从洗手间出来,还来不及高兴就被傅景寒阴沉的表情给吓到。



       笑容僵在脸上,她下意识的后退。



       傅景寒冷笑了声,大步走过去,抓住顾心蕊的手臂:“贱人,你躲什么?”



       “我没有。”



       顾心蕊强装镇定的说。



       “没有?”傅景寒冷笑,突然一把抓住顾心蕊的头发,用力往外扯:“我警告过你,不要再仗着肚子里的野种耍小聪明。你不听,那可就别怪我了。”



       “景寒,景寒你想做什么?”



       顾心蕊心惊胆战瑟瑟发抖,这些日子因为有了傅恒志做靠山,她确实得意忘形。今晚在餐桌上不过是表现了一点食欲不振,又提到傅景寒几句,傅老爷子就做主把傅景寒喊了回来。



       为此,她是得意的。



       可那是在看到傅景寒之前。现在,她后悔了。



       傅景寒的表情太可怕,眼神太阴冷,她忍不住要逃避。



       “呵。你不是那么想让我回来吗?我回来了,你躲什么?”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爷爷,是爷爷想让你回来。”



       顾心蕊不断发抖,眼神胡乱的看向旁边。她想逃,可是手臂被傅景寒紧紧攥着,逃不掉。



       “贱人。”



       傅景寒冷笑,毫不客气的抓着顾心蕊把她甩到床上。大手毫不客气的撕开她的衣服,目光触及她尚且平坦的小腹,眼底满是厌恶。



       “你不是喜欢怀上我的孩子吗?那就如你所愿。”



       “不,景寒,你别这样。孩子还小,现在还不能……求求你,别这样。”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傅景寒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扯开皮带丢在地上,他只拉开裤子的拉链,把蓄势待发的地方露出来就直接压了上去。



       “婊子。”



       他说。



       顾心蕊畏惧的瑟瑟发抖,她的眼底满是慌乱。这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怎么会这样?



       傅老爷子的话傅景寒真的敢不听吗?他这样对自己,难道就不怕傅老爷子生气?



       “景寒,求求你,放开我,景寒……”



       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啊?万一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她还有什么仰仗?



       顾心蕊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挣扎的厉害。



       “贱人,别动!”



       啪的一巴掌,毫不客气的扇过去,顾心蕊的脸立刻红肿不堪。她捂着疼麻木的脸,畏惧的看着傅景寒。她不敢再挣扎,担心刺激到傅景寒。



       想到之前他那么残忍的对自己,顾心蕊的身体下意识颤抖着。



       不能反抗,不然他会更激动。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乖乖顺从。



       察觉到顾心蕊的软化,傅景寒的眼神更轻蔑。



       “真是个下贱的荡妇,就这么希望我上你?”



       傅景寒恶劣的说着难听的狠毒的话刺激着顾心蕊,他死死的掐着她的腰,没有任何准备的直接进入。



       “呃……”



       好疼,真的好疼啊。



       顾心蕊仰着脖子,像脆弱的马上就要死掉的天鹅。可这又能怪谁?是她自己作,不是吗?



       眼泪不自觉的流出来。



       “哭什么?你不是很喜欢我上你吗?既然如愿了,你就该笑。”



       傅景寒冷声说,他更加用力更加残暴的索取。



       “给我笑,不准哭。荡妇!给我笑!”



       顾心蕊惊恐的捂着自己开始疼的腹部,不敢再违抗傅景寒,强迫自己扯出比哭还难看的笑。



       “真难看。”



       傅景寒嫌弃的皱眉,想到顾心柠倔强不肯屈服的表情,傅景寒突然更加兴奋。他的眼里闪烁着光芒,让人惊恐又畏惧。



       “呵呵,果然是贱人!你连替身都不配,根本没办法跟心柠比。不过是个烂货,竟然也敢算计我。顾心蕊,你真以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呵,妄想!”



       顾心柠,又是顾心柠!



       她到底哪儿不如那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