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18章 遭囚禁,发烧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SJ集团。



       “先生,顾小姐已经有两天没有去公司了。另外,她的秘书陈州也在当天离开公司后去向不明。顾氏现在由傅氏扶持,目前状态平稳。”



       韩凛站得笔直,表情恭敬的汇报。



       傅池渊眯起眼,暂时没有发表意见。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漫不经心的叩击着,发出笃笃笃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去顾氏查查看,心柠是不是跟陈州一起出差。另外,派人去查傅景寒的行踪。”



       “是。”



       韩凛没有多问,直接转身离开。



       傅池渊的唇角冷冷的勾起,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锐利。



       一个小时候,韩凛再次回来,带来了一个符合傅池渊猜测的消息。



       “顾氏那边说顾小姐去出差,但是我查过所有的航班记录,没有顾小姐的信息。而且已经确认,顾小姐并没有离开宁城。至于陈秘书,他是在傅景寒去过顾氏之后就不见的,目光没办法联系上。”



       “呵,傅景寒啊,你还真敢。”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傅池渊怒极反笑,眼神里的锐利韩凛看了都忍不住心惊。



       “跟着傅景寒,把他的行踪调查清楚。”



       “是,先生。”



       傅池渊靠着椅背,露出意味不明的笑。



       “小野猫,我早说你必须跟我合作。瞧,现在被抓走,得不到自由,是不是很畏惧?很惶恐?没关系,我会很快救出你的。”



       然后,顺利得到你的信赖,继而会慢慢夺走你的心。到最后,你整个人都会是我的。



       傅池渊心情愉悦的勾着唇角,想象着以后小野猫完全乖顺自己的样子,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顾心柠并不知道傅池渊的打算,她现在正难受的蜷缩在床上。



       她发烧了,难受的厉害。



       身体不断的冒汗,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娇嫩的嘴唇干裂,甚至能看到细微的血丝,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她的双手还被反绑在身后,早就失去了知觉。



       再这样下去,她的双臂会废掉的吧?



       整整一天两夜,没有人进过这个房间,更没有人送过饭跟水。顾心柠甚至想去浴室直接喝水龙头里面的水,可惜她身体发软,力不从心。



       短短的一天两夜,对她来说是可怕的折磨。



       她的神智有些迷糊,眼睛紧紧地闭着,眼皮下的眼珠却动的飞快。



       会死吗?



       可是她不甘心啊,一点都不甘心!



       凭什么她要遭受这些折磨?凭什么害的她家破人亡的傅景寒还活得自在她就要去死?



       不,绝对不行!



       顾心柠死死的咬着嘴唇,企图用剧痛来刺激大脑神经。



       此刻,楼下。



       傅景寒带着满身阴冷的寒气进入客厅,看到他的保镖立刻弯腰跟他打招呼。



       他毫无反应,直接上楼。



       本来当晚他就要离开的,没想到顾心蕊那个贱人那么不经操,竟然肚子疼还发起烧来。结果傅恒志发了好大的脾气,差点把烟灰缸砸在傅景寒的脑袋上。



       后来请了家庭医生过来,稳定了顾心蕊的情况,他又被老爷子勒令照顾她。忍到现在,已经是傅景寒的极限了。所以找到了时间他就离开傅家,直奔这个牢笼。



       他迫切的想看到顾心柠,似乎只有看到她才能平息心底的烦躁。



       打开门,傅景寒一眼就看到蜷缩在床上的顾心柠。



       她赤裸的身体让他的呼吸瞬间变得粗重,美好的躯体让他的血液沸腾。



       真美。



       那是一种被凌虐的美。



       傅景寒几乎迫不及待的走过去,从后面抱着她,着迷的亲吻着她的后背。



       “心柠,宝贝,我回来了。”



       他一边亲吻一边自言自语的说,情绪激动。他没有察觉到顾心柠的体温过高,整个人都沉浸在欲望里,只想把面前的人给吞入腹中。



       “真美。”



       傅景寒痴迷的说着,渐渐不满足只亲吻后背。他扳过顾心柠的身体,准备亲吻日夜思念的唇。



       “心柠。”



       充斥着爱意和渴望的声音戛然而止,傅景寒愣愣的看着顾心柠血肉模糊的嘴唇。



       被欲望占据的大脑总算恢复了一丝清明,这才注意到顾心柠的呼吸很急促,脸色更是不正常的潮红。她的身体滚烫,就算被他触碰也没有丝毫反抗。



       “心柠!顾心柠!”



       傅景寒大喊着,用力摇晃着顾心柠的双肩。



       她还没有醒。



       “该死!”



       傅景寒慌了,他手忙脚乱的起身。一边不停地叫着顾心柠的名字,一边颤抖着手去解绑着她双手的领带。



       “顾心柠,你别给我耍花样!该死,我在跟你说话,没听到吗?”



       傅景寒瞪着血红的双眼,愤怒的嘶吼。



       可惜顾心柠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任凭他怎么摇晃,怎么大喊威胁。



       他扯过被子包裹着顾心柠,然后踉跄着转身快步往楼下跑。



       “去找医生过来,快去!”



       楼下的保镖立刻出门,傅景寒瞪着血红的眼看向其他几个保镖。



       “该死的,你们是怎么看人的?她发烧了难道就没人知道吗?佣人呢?都死到哪儿去了?”



       有保镖立刻去把佣人都叫过来,面对愤怒的傅景寒,佣人都被吓得不轻。



       “谁负责照顾心柠?该死的,她在发烧你们难道就没人注意到?”



       被傅景寒看到的佣人吓得面无血色,生怕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杀死。她看着傅景寒,战战兢兢的说:“您之前吩……吩咐过,说顾小姐既然不吃饭就不……不给她吃。”



       傅景寒一愣,接着更加暴怒:“一天两夜,你们什么都没给她吃?”



       他大步上前,揪着佣人的衣领,表情吃人似得。



       “没……没有,是您说不准的,我……”



       “该死,水呢?我不让你们给她饭吃,那水呢?你们都没有给她送水吗?”



       “先……先生,对不起,我……”



       一天两夜,竟然滴水未进。



       怪不得顾心柠烧的那么厉害,还病得那么厉害。这些人,这些人……



       傅景寒恶狠狠地瞪着瑟瑟发抖的佣人们,恨不得杀了她们:“还不给我去准备吃的。”



       吼完,他先去厨房倒了杯温水,端着上楼。



       其他佣人立刻仓惶的跑到厨房,战战兢兢地准备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