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19章 恨不能把傅景寒碎尸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心柠,张嘴,喝点水。”



       傅景寒半抱着顾心柠,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左手扶着她,右手把水杯放到她的嘴边。昏迷中的人却毫无反应,嘴巴紧紧地抿着。



       “顾心柠,张嘴!”



       尝试了几次都失败,傅景寒的耐心几乎用光,开始冷声命令。



       不知道是不是产生了作用,顾心柠竟然微微的睁开眼。她没注意到自己的情况,只看到面前的水杯,喉咙下意识的做出吞咽的动作。



       咽部的疼痛让她清醒了些。



       她艰难的抬起头,凑过去喝水。只是还没喝几口傅景寒就把杯子拿走,高烧太久的人不能喝太多水,稍微缓解一下干渴就足够这些常识他还是有的。



       喝了水,顾心柠舒服了些,精神也跟着好了些。



       她意识到自己在傅景寒的怀里,身体瞬间僵硬。



       傅景寒当然感受的到,眼里的关心瞬间变成夹杂着愤怒的戾气。大手不受控制的捏住她的下巴,命令她看着自己。



       “你就这么不愿意被我碰?”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顾心柠倔强的扭头看向旁边,不说话。



       抗拒显而易见。



       傅景寒的脸更阴沉,觉得顾心柠根本不识好歹。自己放下架子照顾她,竟然还敢给自己甩脸子!



       “顾心柠,你别给脸不要脸。”



       怀里的人没有回应,像是木头一样。



       傅景寒胸口的怒火几乎失控,他忍不住想用对待顾心蕊的暴虐来对待顾心柠。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却在对上顾心柠倔强的眼神时忽然醒悟过来。



       怀里的人是他又爱又恨的顾心柠,而不是顾心蕊那个贱人!



       傅景寒像受到了刺激那样,猛地松开顾心柠,起身大步离开。



       站在走廊,傅景寒的眼睛一片血红。双手死死的握紧,像在忍耐什么。下一刻,力道十足的拳头狠狠地砸向墙壁,发出咚的一声。



       指骨关节瞬间青紫一片,有的破皮红肿。



       傅景寒却像感觉不到疼,又一拳砸向墙壁。



       正好佣人端着熬好的清粥上来,见状差点吓得把碗扔了。



       傅景寒冷眼看过去,佣人立刻冒出一身冷汗。



       “先……先生,粥熬好了。”



       傅景寒大步走过去,想接过粥碗,却在动作做到一半时硬生生停止。



       “你去,喂心柠把粥喝了。”



       “是。”



       佣人点点头,连忙走向卧室。



       傅景寒在走廊站了很久,压下回卧室看顾心柠的冲动,冷着脸下楼坐在客厅。



       不是他不想去,而是担心自己看到顾心柠会控制不住体内的暴虐。他可以毫不怜惜的对顾心蕊,却不能那样对顾心柠。



       她在他的心目中,是特别的。



       爱恨交织,所以才克制不住想伤害她,却又在狠狠伤害之前被理智阻止。



       傅景寒恨透了这样的自己,却无可奈何。



       他只能一遍遍的麻木的告诫自己,是顾心柠先背叛的这段感情,是她先背叛,所以自己无论怎么对她,无论怎么惩罚她都不为过。



       这样说服自己后,每次伤害顾心柠之后的愧疚和痛苦就会消失不见。



       这么长的时间,他都是这么过来的。



       他没错。



       傅景寒坚定不移的认为,然而双拳却紧握,像在拼命忍耐什么。



       ……



       “先生,查到了。”



       韩凛的汇报让傅池渊的表情一变,眼底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急切。



       “在哪儿?”



       “顾小姐应该被傅景寒关在一处别墅里,是很隐秘的私产。如果不是他急匆匆离开傅家赶过去,我们还发现不了这个地方。”



       果然。



       傅景寒真的把顾心柠关了起来,而目的,傅池渊也猜到了。



       明明是早就预料到的,他也做好了准备。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他竟然会遏制不住心底想要把傅景寒碎尸的暴虐。



       想到顾心柠被关了这么久,傅景寒如果狠下心想做什么,肯定已经做成了,他胸口的怒火就更加无法遏制。



       而傅池渊越是生气的时候就越是平静,只有一双眼愈发幽深、锐利。



       韩凛神色一凛,傅先生动怒了。



       他很不解,计划不是都按照傅先生想的那样在进行吗?为什么会生气?难道是因为顾小姐?可如果先生真的在意她,又怎么会放任她被傅景寒抓走关起来?



       韩凛疑惑了会,想到上次先生出国的事,忽然有些了然。



       想到手下还查到的消息,韩凛不敢再隐瞒,立刻汇报:“先生,我们的人查到,就在不久前,傅景寒的保镖从别墅离开去请了医生回去。”



       傅池渊的眼神陡然变得锐利。



       请医生?难道是顾心柠生病了?



       该死!



       向来运筹帷幄的傅景寒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计划简直是狗屎,他可以有无数的办法得到顾心柠的信赖,得到她的心,顺便推动傅景寒跟傅恒志的反目。可他偏偏选择将计就计,偏偏……



       该死,如果顾心柠真的被傅景寒给怎么样,自己会甘心吗?



       傅池渊在心里问自己,而得到的答案让他愈发后悔,也更加坐不住。



       他的脸紧绷着,表情阴冷。



       “给傅氏找些麻烦,引开傅景寒。”



       “是。”



       先生果然很在乎顾小姐,否则也不会在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临时改变注意。



       不过这些韩凛都不会在意,他是傅池渊的手下,当然唯命是从。



       韩凛离开后,傅池渊才允许自己露出懊恼悔恨的表情。



       他甚至祈祷,祈祷顾心柠千万不要有事。



       “该死!”



       他现在是真的想扇自己几巴掌,可后悔也无济于事。只能让韩凛速度快点,让傅景寒立刻离开,用最短的时间把他的小野猫给带回来。



       等待是一种煎熬。



       当接到韩凛说顺利把顾心柠给带回来的电话时,傅池渊的脸上无法控制的浮现喜色。



       “送到我的别墅。”



       傅池渊收拾东西,驱车风驰电掣一般驶向自己的别墅。



       顾心柠吃了药,打了针,迷迷糊糊的陷入昏睡,哪怕是被韩凛给带走也一无所知。



       傅池渊亲自在门口等着,看到车子过来立刻走上前。



       “先生。”



       韩凛连忙下车,打开后座的门,顾心柠就躺在那儿。



       不过是几天不见,她竟然瘦了整整一圈,让傅池渊更加心疼后悔。他弯腰,小心翼翼的把顾心柠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