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26章 猜忌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连续熬了几天的夜,终于把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完。傅景寒带着一身的寒气离开,直接驱车赶往他的秘密别墅。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



       停下车子的瞬间,傅景寒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他皱眉看了看四周,忽然发现自己留下的保镖都不见了踪影。这个时间,难道他们不该在院子里守着吗?



       “人呢?都死哪儿去了?”



       傅景寒一边怒斥一边走进别墅,在看到被五花大绑丢在地上的保镖时,傅景寒脸色难看到极致,大步跑到楼上。



       “顾心柠!”



       之前关押顾心柠的房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傅景寒又一阵风似得下楼,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保镖面前,一把撕掉他嘴巴上的胶布,抓着他的衣领怒吼:“人呢?到底怎么回事?”



       “傅……傅少……您先……咳咳……冷静。”



       这么多天,只每天被喂些水,保镖可谓是遭了大罪,说话声音都沙哑的要命。只是简单的几个字说完就气喘吁吁,一副随时都能断气的模样。



       傅景寒气恼极了,他没想到自己的保镖竟然会轻而易举就一网打尽,甚至还丢在这儿跟嘲讽自己似得。

m.quanzhifashi.com

       再气他也看得出来,再不给这些保镖松绑,找些东西吃,恐怕没多久就会饿死。



       只能忍耐怒火,挨个把他们的绳子给解开,胶布撕掉,又去厨房弄了水过来让他们喝。还好冰箱里有面包,虽然过期了,但至少比饿肚子强。



       那些保镖一个个喝了水,看到面包想狼吞虎咽又不敢,只能忍着饥肠辘辘,先吃了点垫垫肚子,让胃里有些存货。



       傅景寒的耐心没多少,见最初被自己松绑的保镖脸色缓和了些,立刻询问。



       “到底怎么回事?”



       “傅少您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进来把顾小姐给带走。他们把我们绑起来,每天都只喂一点水。在傅少您回来大概一个小时前,那些人把我们的嘴巴都堵住,然后就走了。”



       “也就是说,带走顾心柠的人这几天一直都在这儿待着?”



       “是。”



       “妈的!”



       傅景寒忍不住爆粗口,对方简直太嚣张。大摇大摆的在他的地盘儿把他的女人给带走,甚至还敢留在他的地盘!



       该死,最好别让他查出来是谁做的!



       “傅少,对方手脚利落,很像是……很像是专业的雇佣兵出身,我们……”



       傅景寒冷冷的看了眼在替自己狡辩的人,一脸的不屑:“能爬起来就自己滚去医院!”



       说完,他转身离开。



       能找到这儿来,还把顾心柠给带走,对方到底是谁?



       顾心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厉害的人物?难道是爷爷?他不准自己忤逆他,明面上给自己机会,背地里却出手阻止?



       如果真的是这样……



       傅景寒紧紧地抿着唇,眼底满是阴霾。



       他正想打电话给傅恒志问清楚,没想到他的电话先一步打了过来。



       看到屏幕上闪烁的爷爷两个字,傅景寒的眼神变得阴冷而淡漠。



       “爷爷,有什么事吗?”



       “混账!刚解决完公司的事情就跑到不见踪影,不知道回来陪陪心蕊跟孩子吗?”



       果然是爷爷吧。



       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如此精确地知道自己的行踪?明明跟自己说的是要给顾心蕊肚子里的孩子多羊水穿刺验DNA,却三不五时的打电话喊他回去陪顾心蕊。



       不是早就认定了顾心蕊肚子里的种就是傅家的,又是什么?



       呵,什么机会,都是骗人的。



       老头子好不容易有了可以掌握的下一代继承人,又怎么可能再让自己这个不听话的孙子得逞呢?



       原本要直截了当质问的念头被傅景寒收起来,他不想再跟傅恒志虚与委蛇。他这辈子,想要摆脱老爷子的钳制,就必须拥有自己的势力。



       “我在跟你说话,你是聋了还是哑巴?”



       傅恒志气急败坏的声音打断了傅景寒的思绪,更坚定了他的决心。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我马上回去。”



       既然爷爷把顾心柠给带走,不允许自己跟她生孩子,那就只能暂时妥协,装乖。然后,忍辱负重。表面听老爷子的安排,暗地里却发展自己的势力。



       只有这样,他才能自由的决定自己的事。



       爷爷,您可不能怪我。



       傅景寒冷冷的勾着唇角,车子开的飞快。



       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傅家本宅。



       傅恒志大刀阔斧的坐在客厅,面前杵着自己的龙头拐杖,冷冷的抬起眼皮扫了眼傅景寒。



       “爷爷。”



       等傅景寒走过来,恭敬的站了好一会儿,傅恒志才不冷不热的嗯了声。



       “公司的事情都解决好了?”



       “是。”



       “哼,不过是一个小小危机你竟然处理这么久!我教你的那些都教到狗肚子里了吗?你这样,要怎么跟sj怎么跟傅池渊抗衡?同样是傅家人,你就不能给我有用点?”



       傅恒志嫌弃的看着傅景寒,越看这个孙子越不顺眼。



       傅池渊的sj发展那么好,势力一天天壮大,再过不久就能傅氏分庭抗礼。可他寄予厚望的孙子呢?呵,整天只知道儿女情长,真丢脸。



       傅景寒垂下眼睫,没说话。



       傅池渊,又是傅池渊!从小到大,即使这位小叔在国外也总是被拿来跟他做对比。更别提他回国发展后,不靠傅家分毫就创立了sj。在老头子的眼里,自己空飘连傅池渊的一根头发都比不过。



       既然那么看重傅池渊,为什么不把傅氏直接交到他的手上?



       还是说,打算先磨练一下自己,再用自己当傅池渊的磨刀石?如果堂叔真的变成跟他父亲一脉相承的亲叔,这个设想瞬间就再合理不过。



       傅景寒越想越无法控制,他的眼神变得阴郁无比,里面全然是不甘心和疯狂扭曲的嫉妒。



       傅恒志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见他态度还算诚恳,因为这个忤逆自己的孙子总算知道收敛,这才大发慈悲的放过他。



       “好了,时间不早,上楼吧。心蕊跟孩子还在等着你,没事就多陪陪她,多跟肚子里的孩子沟通,培养感情。”



       “是。”



       傅景寒压下心底翻涌的情绪,恭顺的点头,后才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