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27章 恩,那就做三次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你什么时候让我离开?”



       距离她被傅池渊带回家已经一周了,身体早就休养的很好,完全没有必要再继续待在这儿。最重要的是,她挂念着董婉云的身体。



       “多陪陪我不好吗?”



       “不好。”



       之前他们从未如此长时间的近距离单独接触,而这一周的相处下来,顾心柠发现自己快要受不住自己的心了。



       所以她必须离开。



       傅景寒就是她今生最大的教训,所以她百般告诫自己,不该沉沦的时候千万不要沉沦。



       “好吧。”



       傅池渊一副很容易妥协的样子,顾心柠惊讶的微微瞪大眼,看着他。那副傻呆呆的可爱模样让他爱极了,忍不住伸手把她拽到怀里。



       “宝贝,你这样是在引诱我犯罪。”



       “呵呵。”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顾心柠翻白眼,她什么时候引诱他了,明明就是他自己下流还要找借口。



       傅池渊挑眉,忽然一个翻身把顾心柠压在沙发上,有力的手轻而易举的扣押着她的双臂。俊美的脸带着邪肆,不断靠近,然后张嘴……轻咬了一口她水蜜桃般丰润柔软的唇。



       “你属狗的吗?”



       “做一次?”



       “不要!”



       “好,那就两次。”



       “喂,我说的是不要。”



       “恩,你说做三次。”



       顾心柠崩溃,傅池渊这个混蛋,居然装傻。她还没有奋起反抗就被男人给镇压,他轻而易举的把她剥的干干净净,然后肆意妄为。



       “宝贝,会很舒服的。”



       “闭嘴,要做就做。”



       “呵。”



       傅池渊轻笑,毫不客气的侵入顾心柠的体内,蛮横又霸道的亲吻她,极尽挑逗的抚摸着她的身体,让她的身体开始发热,让她跟自己一起坠入欲望的深渊。



       男人像狼一样,永远都那么凶猛,永远都不会累似得。



       顾心柠也不知道他到底要了多少次,到了后半夜,她精疲力竭的昏睡过去,模模糊糊记得身上的男人还在耕耘。



       他这么频繁,自己该不会怀孕吗?



       这个念头是在顾心柠昏睡之前闪过的,太快了,迷糊的大脑自然没有抓住。



       天亮。



       顾心柠还在沉沉睡着,干净的睡颜看起来像个天使。



       傅池渊睁开眼,看到身侧躺着的人,幽冷的眼神瞬间变得柔软。



       “早安,宝贝。”



       他凑过去,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咬了一口。换来她不情愿的皱眉,还撒娇似得哼了几声,听的傅池渊晨起精神的地方差点爆炸。



       “真是个劫难。”



       傅池渊一脸无力的说,眼神却宠溺。



       为了不打扰顾心柠,他只好迅速起身去浴室洗了一个小时的冷水澡。



       他悄无声息的离开卧室,下楼去客厅。



       韩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正等候在客厅。



       “先生。”



       傅池渊微微点头算是招呼,想着顾心柠昨晚累了那么久肯定已经饿了,径自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找早餐的材料。



       厨房是看开放式的,装修的特别有格调。



       傅池渊穿着干净的居家服,袖子挽上去,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拿了面包片放进烤面包的机器里,打开锅子准备煎蛋。



       有些男人永远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魅力,哪怕只是下厨做饭也可以赏心悦目。



       谁又能知道,让整个金融街都震荡的傅池渊竟然也有如此居家的一面。



       他精心烹饪着给顾心柠的早餐,韩凛就安安静静的站在外面等着。



       叮的一声,面包烤好了,傅池渊拿出果酱跟小刀开始给面包抹果酱。



       “傅氏最近怎么样?”



       “运营照旧。”



       “我记得傅氏在海外有一家最近几年才拓展的新公司吧?”



       “是的,在M国。”



       “让我们那边的人给它找点事做,让傅景寒亲自过去处理。拖两个月的时间,记住,要做得漂亮。”



       “是。”



       韩凛听到了自己的任务迅速离开,傅池渊也很快做好了早餐,心情愉悦的端着上楼投喂他的小野猫。



       顾心柠是被他亲醒的。



       “傅池渊,你脏不脏,我都没刷牙。”



       “没关系,我不嫌弃你。”



       “可是我嫌弃你。”



       顾心柠鼓着脸,一脸咬牙切齿的说。



       “去洗漱,吃点东西。不然,我抱你?”



       傅池渊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心柠,眼底的认真吓得她立刻坐起来,掀开被子逃也似的朝着浴室跑。



       “混蛋,变态!”



       浴室门被用力关上,还上了锁。



       傅池渊勾了勾唇角,弯腰把床铺整理好。等顾心柠再出来,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



       “宝贝,快过来,先把牛奶喝了。”



       顾心柠看向托盘里的早餐,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她确实饿得不行,还很累。大步走过去,坦然的享用着傅池渊准备的早餐。



       “我什么时候能离开?”



       “就这么着急要走?”



       “是啊。我怕再留下会被你吃的渣都不剩。”



       顾心柠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我怎么舍得。”



       傅池渊轻笑,捏着她的下巴索吻。黏黏糊糊的,亲不够。顾心柠原本要挣扎,可想到她就要走了,忽然就舍不得。



       “真乖。”



       傅池渊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眼底的愉悦更浓。



       呵,小野猫很快就被自己驯养了。



       这种感觉,真是爽爆了。



       傅池渊越吻越深,越吻越想要更多。趁着顾心柠意乱情迷,狡黠的把人压在床上,迅速脱掉她的衣服毫不客气的进入。



       “唔。”



       顾心柠瞪大眼,她不是要离开吗,怎么又滚在一起了?



       “宝贝,专心点。”



       傅池渊轻轻地咬了口她的唇瓣,拉回顾心柠的注意力,很快就让她沉沦在凶猛剧烈的快感里。



       傅家。



       “M国?”



       傅景寒皱眉,爷爷这个时候派他去国外,不是为了隔开他跟顾心柠的距离又是什么?



       先是把心柠给带走,后又把自己赶到国外。距离顾心蕊可以做羊水穿刺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自己这一走,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傅景寒冷着脸,直接拒绝。



       “换人去处理也一样,我国内还有事。”



       傅恒志听了,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这次的事情很重要,稳定下来的话我们在M国的局面会变得越来越好。这一块儿是好不容易才开辟出来的,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你现在就收拾东西,马上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