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45章 不该存在的孩子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傅恒志的眼底透出幽冷和精光,像是在想什么。



       “阿康。”



       “老爷。”



       空气里的凝重傅康也感受到了,他的精神不由紧绷,看着眼前纵横商场大半生的男人。从年轻的时候自己就跟着他,见证了他的狠辣跟辉煌。



       即便傅景寒渐渐长大,开始参与到傅氏的管理中,即便傅恒志看起来是半隐退的状态,但是他曾经的狠辣和叱咤还是深埋在傅康的心里。



       现在,再次从傅恒志的脸上看到那样残酷又绝情的神色,傅康忍不住心神颤抖。



       “让13暗中注意一下公司,景寒他……怕是要跟我这个老头子作对了。”



       “怎么会呢?少爷一向最孝顺,一直都是老爷说什么就做什么,怎么会……”



       傅康心里一惊,在傅家这么多年,他早把傅家当做自己的家,当然不希望傅恒志跟傅景寒这对爷孙俩发生矛盾冲突。



       要知道,他们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紧密相连的亲人。



       就连医院里那个傅家的小少爷也不能算入其中。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孝顺?哼,那是你没看头那个孽障的心。真不愧是我傅恒志一心教导的孙子啊,竟然把我教的那些运用到我的身上。不过可惜,姜还是老的辣。”



       傅恒志满脸不屑的说,森寒无比的眼眸让傅康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他不由担心起傅景寒来。



       少爷他……该不会真的不自量力到想要跟老爷抗衡吧?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少爷他……必定会被老爷给舍弃,甚至打压的渣都不剩。



       这可如何是好!



       “阿康。”



       傅恒志的声音沉了下来,隐含着不悦。傅康连忙回过神来,恭敬的弯腰鞠躬。



       “老爷放心,我现在就去通知13.”



       傅恒志这才满意思,收回冰冷的视线,坐下。双手握着拐杖上的龙头,脸上一片寒光。



       不敢再说什么,傅康连忙去联络13。



       而所谓的13只是一个代号,他们是傅恒志一直隐藏的底牌。傅家再往上数,是整个宁城势力最大的黑帮。后来是到了傅恒志父亲那一辈开始才逐渐洗白,可傅恒志手里依旧把握着一股专属于他的力量。



       而这个13,是其中之一,也是傅恒志最信赖的手下。



       傅恒志这一生都极少动用这股势力,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用。一是为了调查傅景寒,二是为了保护那个刚出生还脆弱无比的重孙。



       那可是他的筹码,不能被傅景寒给毁掉。



       医院。



       顾心蕊满怀期待的看着傅景寒,脸上露出甜蜜的笑意:“景寒,你去看了我们的儿子吗?”



       “那个孽种,有什么好看的。”



       傅景寒冷笑,眼底的嘲讽让顾心蕊脸上的笑瞬间僵硬起来。眼底飞快闪过一抹愤恨不甘,顾心蕊一副伤心难过的模样,红了眼眶。



       “景寒,那是我们的孩子啊。拜托你,去看看他吧。他还那么小就要挣扎在生死边缘,现在还在暖箱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景寒,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只要是你生出来的,都不可能无辜。”



       傅景寒走到床边,表情阴冷的掐着顾心蕊的脖子。



       “你以为把那个孽种平安生下来我就能接受你吗?做梦!顾心蕊,我不会原谅的,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你悔不当初。呵,你最好早点养好身体。因为……”



       他冷笑着舔了舔舌尖,像隐藏在泥沼里的毒蛇。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狠狠地惩罚你了!现在,你肚子里的孽种已经生了出来,再没有任何仰仗。你说,如果我现在杀了你,老头子会替你出头吗?”



       “不,景寒,你不能这样。”



       顾心蕊被傅景寒冰冷充满了杀气和狠辣的眼神给吓得面无血色,嘴唇哆嗦着,惊恐无比的看着他。



       “我当然可以,但是我不会那么快让你死。你不是想要算计我,想要爬上我的床吗?呵,那我就送你几个男人好了。你这么饥渴,肯定会喜欢的。别着急,等你出院了,我就把你带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让你每天都在不同的男人身下娇喘。开心吗?”



       “不……不要,景寒,你不可以这么对我。爷爷不会同意的!”



       “孩子都生出来了,谁还管你的死活。那个老头子要的只是孩子,可不是你。”



       傅景寒冷笑了声,大手不断用力,狠狠地掐着顾心蕊的脖子,像是要把她纤细的脖子给拧断。



       “呃……”



       顾心蕊发出痛苦的声音,死亡的恐惧让她浑身僵硬。而同时,在又产生了一股隐秘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沦的快感。



       她表情复杂的看着傅景寒,眼神中竟然渐渐没了怨恨,剩下的全都是痴迷。



       甚至是狂热的。



       “恶心!”



       傅景寒厌恶的皱眉,猛地收回手。他嫌恶的拿过一旁的湿巾一根根的擦干净自己的手指,像上面沾染了病菌一般。



       “你真让人恶心。”



       傅景寒说完,转身离开。



       再多跟顾心蕊带一秒钟都觉得恶心,无法接受,像看到了什么臭虫。



       “少爷。”



       张妈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傅景寒还愣了一下。之后又想到顾心蕊被送到医院时凄惨的模样,顿时担忧起来。傅景寒看也没看她,大步离开,张妈顾不得其他,连忙回到病房。



       “太太,太太您没事吧?”



       张妈一脸惊恐的看着顾心蕊脖子上清晰的淤青掐痕,忙走过去替她顺气。



       “太太,您没事吧?”



       “咳咳……没事……怎么会有事呢。”



       顾心蕊摸着脖子,剧烈的咳嗽着,眼睛里却是扭曲病态的痴迷。



       张妈不小心看到她的目光,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忙低下头再也不敢跟她的对视。



       太可怕太诡异了,那样的眼神。



       真是搞不懂,明明少爷都那么残忍的对她了,为什么她还能保持着满满的爱意,还能那么死心塌地的爱着他们少爷。



       哎,年轻人啊。



       张妈不再想这些不是自己该关心的事,扶着顾心蕊坐起来,给她倒了杯水。



       另一边,傅景寒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医院新生儿监护室。



       里面有护士正在照看孩子,傅景寒脚步顿了顿,然后抬脚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