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46章 傅景寒的追求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先生,请问您是哪位宝宝的家长?”



       护士尽职尽责的看着傅景寒,询问他。收回巡视的视线,傅景寒看向护士,高大英俊的五官让小护士一下子红了脸。



       “在暖箱里,母亲顾心蕊。”



       “我带您去。”



       护士羞涩的笑了笑,率先走在前面。被他的长相迷得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哪儿还顾得上他诡异的形容词以及脸上森冷的表情。



       很快傅景寒就看到了在暖箱里的小小身影,因为刚刚三天,所以身上依旧皱皱巴巴红彤彤的。跟其他的婴儿比,足够丑。



       傅景寒的眼底闪过厌恶,冷冷的看着暖箱里小小的婴儿。



       “您的孩子因为是早产,加上身体不太好,所以得长期放在暖箱里。不过宝宝很好,这两天已经比刚出生时的状态好多了。以后只要照顾的精心一些,宝宝一定会很健康的。”



       护士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她认为这么英俊高大的男人一定是个温柔的好爸爸,不自觉的宽慰起他来。



       傅景寒听着她的话,表情却更加阴冷。



       这么一个肮脏丑陋不讨喜的小鬼,活不长才最好。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还妄想健康?呵。



       傅景寒忍着心底的暴虐,和颜悦色的对喋喋不休的护士说:“抱歉,我想单独跟……他待一会儿,可以吗?”



       “当然可以。”



       护士想,这个英俊的爸爸肯定是不想让自己看到他的伤心和难过,所以才让自己离开。



       她很理解,还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这才转身离开。



       周围终于安静下来,傅景寒的眼神瞬间变得阴冷残酷,面无表情的盯着保温箱里的孩子。



       “真丑!”



       这么恶心的东西怎么可能是他傅景寒的孩子!



       “真是碍眼啊。”



       真相把这个小东西给掐死,让他再也没办法活着碍眼。一个顾心蕊已经让他在挽回顾心柠的路上苦难重重了,再加上这个孩子……



       不,他绝对不能活着。



       傅景寒握紧了双手,眼神越来越阴冷。



       他要想个办法把他弄死,反正他的身体也不好,注定活不长,不是吗?



       傅景寒冷笑,再也不愿多看这个让自己恶心嫌弃的孩子一眼,转身离开。



       “傅少。”



       宋晨欢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恭敬地看向傅景寒。



       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傅景寒晃动着手里猩红的液体,仰头一饮而尽。



       “让你查的东西,查到了吗?”



       “已经想办法联系到了医院那边的主治医生,不过……他不肯答应我们的条件。”



       “那就想办法让他答应。”



       傅景寒冷冷开口,语调不带一丝感情。



       宋晨欢心神一滞,忙点头:“我这就去做。”



       “记住,要做的干净点,不要被老爷子察觉到什么。呵,他想要等着那么一个恶心的孽障长大好接管傅氏,简直是异想天开。我倒要看看,那个孽障死了后,他还能怎么办。”



       手里的杯子被重重的砸在茶几上,不堪重负的多了几道泪痕。



       宋晨欢慌忙低头,不敢去看傅景寒冰冷绝情的双眼。



       那可是……他的孩子。



       顾氏。



       “顾总,您的花。”



       顾心柠皱眉看着陈州手里捧着的一大束玫瑰,这已经是一周来第七束了。也就是说,一天一束,每次都是火红色的玫瑰。



       导致现在顾氏上下都知道,他们顾总有了一个疯狂的爱慕追求着。



       只可惜,送花来的是花店的小弟,而订单是网上下的,对方更没有留下卡片,所以就连顾心柠也不知道是谁送的花。



       陈州抱着花进去,放在顾心柠面前。



       她随意看了眼花,发现里面这次多了一张卡片。



       想知道是谁,她伸手把卡片拿过来。



       “我送你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喜欢吗?”



       一周不间断,每次一大束,原来加起来竟然有九百九十九朵。



       而且这个熟悉的字迹,是傅景寒。



       顾心柠一阵生理性厌恶,看着玫瑰花的眼神更是冰冷又嫌弃。



       “拿出去,丢垃圾桶。”



       陈州一愣,以前的花好歹还会在总裁办呆一天,今天的……



       “好的。”



       虽然心里疑惑,陈州却没有多问,重新拿起花束,转身就走。



       “告诉前台,任何人没有预约都不能直接上来。”



       “是。”



       即使花被拿走,整个办公室里也充斥着玫瑰那股甜腻的香味儿,也让顾心柠觉得恶心。她冷着脸站起来,大步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



       对傅景寒这种手段,她觉得恶心透了。



       在窗边站了好久,直到那股令人作呕的甜腻味道散去她才重新回到办公桌前。还未曾坐下,手机猛地震动起来。



       是傅池渊的电话。



       她神色复杂的盯着手机闪烁不停地页面,双手紧握。



       从那次离开后她就刻意避开了傅池渊,克制着不去想他,电话也是十次有八次不不接,就算接了也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尽快挂断。



       那个男人,太危险,比傅景寒还要危险,她本能的想要远离。



       他是腹黑的狼,吃人不吐骨头。顾心柠深知自己根本斗不过傅池渊,更看不透他的想法。跟他继续待在一起无异于与虎谋皮,她没有勇气再继续下去。



       电话终于自动挂断,顾心柠这才松了口气。



       她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重新投入到工作中,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呼。”



       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顾心柠关掉电脑,揉了揉酸痛僵硬的脖子。



       “陈秘书,下班吧。”



       “好。顾总晚上开车注意安全。”



       陈州点点头,收拾完东西先行离开。顾心柠也没有多留,拿着包包离开。



       她的车子在负一楼的地下停车场。



       加班到现在,停车场的车子几乎少了大半,安静的吓人。



       顾心柠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专注的寻找自己的车子。



       突然,一只手臂猛地伸过来,一把搂住她的腰用力把她往后拖。



       “啊!”



       顾心柠惊恐的大叫,手肘用力朝着身后人撞击。



       “是我。”



       “傅池渊?你他妈有病啊!”



       突然蹦出来抱住她,是人都会被吓到的好吗。



       顾心柠怒气冲冲的大吼,第一次不顾形象的爆了粗口。



       她现在别说是爆粗口了,就是杀了傅池渊的心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