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47章 占有欲无关爱情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呵。”



       傅池渊轻笑,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小脑袋扭到后面来,凑上去亲昵的轻吻她的唇角。因为两人的身高差,这样的动作傅池渊做起来特别简单。



       顾心柠冷着脸,挥手打开傅池渊的手。



       “你到底想干什么?”



       “自己女人都快要被别的男人给追走了,我当然要赶紧出现捍卫一下主权。小柠宝贝,想我了吗?”



       “谁是你的女人,给我放手!”



       这个混蛋!



       顾心柠几次挣扎都躲不过傅池渊的骚扰,他的手臂像灵巧的蛇一般,牢牢地缠着她的纤腰。反复几次,顾心柠累的气喘吁吁。



       她用力咬着牙,无语的盯着傅池渊。



       “你到底想做什么?”



       “为什么躲着我?”

m.quanzhifashi.com

       傅池渊不答反问,唇角邪邪的上扬,整个人都多了几分痞气,可眼神却锋利无比。带着强悍的,不容抗拒的气势。



       顾心柠有些心虚,避开傅池渊的视线。



       “躲着你?傅先生想太多了,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原因就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傅池渊轻笑一声,意有所指的说。顾心柠更心虚了,心跳都有些混乱。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不想让这个男人察觉到什么。



       “时间不早,我要回去了。”



       “对,该回去了。”



       傅池渊附和着点头,拉过顾心柠径自走向她的车子。很自然的拿过她的车钥匙,打开门,把顾心柠塞到副驾驶座,还弯腰凑过去替她系好安全带。



       顾心柠回过神时,傅池渊已经大刺刺的在驾驶室坐好了。



       “傅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的车。”



       “没记错。”



       傅池渊很坦然的说,发动车子,离开地下停车场。



       “我要回的是我家,前面掉头左转才是我家的方向。”



       “你家就是我家,我以为这一点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



       “谁跟你达成共识了!”



       顾心柠恨得牙痒痒,无奈面对他,她一直处于弱势,所以只能被这个男人牵着鼻子走。在抗拒中,还是到了傅池渊的别墅。



       “进去吧,我准备了惊喜给你。”



       顾心柠翻白眼,没好气的想‘能有什么精心’。



       来都来了,不让傅池渊得偿所愿,她肯定不可能离开。



       顾心柠认命的跟着他大步走向别墅。



       像是感应到两人回来,大门打开,机器人小胖从里面出来。



       “主人,夫人,欢迎回家。”



       顾心柠:……



       她什么时候成了傅池渊的夫人,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面对顾心柠恼怒的质问眼神,傅池渊只温柔宠溺的注视着她,让没看到那些不满。



       “哼。”



       顾心柠冷哼一声,大步走进客厅。



       “这……”



       看着地面上用无数玫瑰花瓣摆出的巨大红心,顾心柠整个人愣住。



       这是……怎么回事?



       放眼望去,不但是整个客厅的地面被玫瑰花瓣铺满,甚至是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也全都是花瓣。空气中满是玫瑰花的香味儿,就好像一瞬间置身在巨大的花园。



       “喜欢吗?”



       傅池渊走上前,从后面拥抱着顾心柠,故意压低了声音问。



       他深知自己的声音优势,平时状态下都苏的足以让人脸红心跳,更何况还是在刻意压低变得更加性感沙哑的情况下。



       那种杀伤力,简直无敌。



       顾心柠的心脏狠狠颤抖了下,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反应不过来。



       在她走神的时候,傅池渊竟然亲自走到她面前,半蹲下。替她脱掉鞋子,也脱掉自己的,然后牵着顾心柠的手一路朝着二楼走去。



       脚踩在玫瑰花瓣上,凉凉的,感觉有些怪异。



       顾心柠任由傅池渊牵着自己一步步踩在铺满玫瑰花瓣的台阶上,然后走到主卧门前。



       傅池渊上前,推开门。



       房间里也铺满了玫瑰花瓣,大床上也是。



       “这些花瓣全部加起来,足有九千九百九十九朵。”



       这个熟悉,怎么好像有什么意义?



       不等顾心柠去想,就听傅池渊自己解释。



       “是我侄子的十倍,所以你肯定更喜欢我送你的花。对吗?”



       原来是起了跟傅景寒较劲儿的心思,怪不得是九千九百九十九朵,是傅景寒的十倍。



       所以,这个男人是在炫耀吗?



       顾心柠眼神诡异的看着傅池渊。



       “怎么,不喜欢?”



       不要沉迷,不过是更浮夸的追人手段罢了。别忘了,傅池渊比傅景寒更加危险。



       “傅先生没必要为了我做这些。”顾心柠的态度冷淡下来,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不管你做什么,都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浪费时间又怎样?我愿意。”



       傅池渊霸气的言论把顾心柠所有拒绝的话全都给堵回去,她无语的沉默了许久。



       还是离开吧。



       她的段位太低,根本斗不过这个男人。



       “我该回去了。”



       顾心柠低着头,转身要走。傅池渊忽然一把扛起她,大步走到床前,把她丢上去。



       “你干什么?”



       “我生气了。”



       傅池渊说,尽管他的语气跟表情都很平静。顾心柠还是察觉到危险,本能的后退。



       她就像面对庞然大物的小小玩偶,挣不脱逃不开,很快就被傅池渊给压在身下。他或许真的很生气,因为竟然张嘴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顾心柠的鼻尖。



       “唔。”



       她红了脸,呆呆的看着傅池渊。



       眼睛里满是戒备,像只可爱的兔子。



       “傅景寒给你送那么多花,我很生气。”



       傅池渊又重复了一遍,好让顾心柠知道他真的很生气而不是在说笑。



       顾心柠默默地看向旁边,不敢跟傅池渊对视。



       “又不是我让他送的。”



       不甘心的嘟囔着,顾心柠的脸上写着不满。



       “你那么爱傅景寒,又跟他青梅竹马。现在他知道之前错怪你,浪子回头的话,你是不是会再次爱上他?”



       傅池渊逼着顾心柠跟他对视,听他的声音里,居然透出幽怨和不自信。



       顾心柠惊愕的瞪大眼,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你担心?”



       “不,我害怕。”



       傅池渊的回答比顾心柠想的还要直白干脆,而且语气坦然的理直气壮。



       顾心柠:……



       原本还想要嘲讽一通的,可现在她该吐槽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