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62章 求你,不要过来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傅少,有人先我们一步!”



       宋晨欢说完,看向傅景寒,见他阴沉着脸,也不再多说什么。把手里的平板放在桌子上,让傅景寒自己看。



       “给我去查,我倒要看看,除了我还有谁会帮顾心柠。”



       “好。”



       宋晨欢出去,傅景寒拿起平板看着上面他特地搜罗来的消息。一条条的看过去,发现对方做的竟然近乎完美。看不出丝毫水军的痕迹,而且引导性很高明,从私生女的身份入手,悄无声息的把顾心蕊塑造成心理扭曲的恶毒女人。



       哪怕是傅景寒自己,看了这些也忍不住在心里怒骂顾心蕊。



       能做到这一步的,放眼宁城也没有几个。



       可到底是谁?这样的人物,又为什么要帮助一个小小的顾心柠?就算顾氏发展还不错,可在那样的大佬眼里,顾氏又算的了什么。



       该死,本来他就要帮顾心柠搞定网上的事情,然后邀功相胁让她答应自己的条件。



       而现在,他的计划彻底被打乱了,傅景寒怎么可能不生气。



       莫非,这人是顾心柠勾搭的?不然的话,网络上那些流言蜚语铺天盖地,顾心柠又怎么可能不慌张不担忧!

m.quanzhifashi.com

       呵,怪不得她不接自己的电话,也不求他,原来是早就找到了新的靠山。



       顾心柠,好,你好样的!



       带着怒火,傅景寒公司也不待了,驱车直接回了别墅。



       他的胸口憋着一股怒火,迫不及待的想要发泄。而这个发泄对象,自然就只有被他囚禁在别墅里的顾心蕊。



       砰地一声,他一脚踹开门,一边靠近大床一边扯掉领带。脸上遍布着阴沉,一双眼森冷又扭曲。



       大床上,顾心蕊浑身赤裸,身上遍布着青紫的痕迹。看到傅景寒,本能的颤抖着,挣扎的后退。她的脚上拴着链子,跌跌撞撞的下床还没跑几步就被链子绊倒,狠狠摔在地上。



       “求你,不要过来。”



       经过之前的折磨,顾心蕊对傅景寒本能的恐惧着。他的脚步声,他的气息,他的说话声音都让她惧怕。趴在地上,顾心蕊瑟瑟发抖。



       她不断哀求傅景寒,希望他能放过自己。



       傅景寒唇角挂着冰冷残忍的笑,弯腰,揪着顾心蕊的头发让她仰头。跟全身上下密集的各种伤痕比,顾心蕊的脸却丝毫损伤都没有。



       着迷的看着那张跟顾心柠七分像的脸,傅景寒眼里的温情不曾化开就因想到她可能的背叛而在此变得阴鸷。



       他用力拽起顾心蕊,丢回床上。



       “求我啊。”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放过我吧。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以后我保证会躲得远远地的,再也不回来。”



       顾心蕊不断哀求,希望傅景寒能放过自己。



       却不知道,她越是哀求,越能激起傅景寒心里的阴暗和扭曲。



       他想象着顾心柠哀求自己的模样,想象着她被自己压在身下狠狠进出的样子,眼神愈发扭曲。



       “折磨?这可是享受!你不是爱我吗?那就陪着我吧。”



       傅景寒慢条斯理的脱掉裤子,压了上去。捂着顾心蕊的嘴巴,残忍的进入她的身体,肆虐的发泄着,蹂躏着她。



       “唔唔……”



       顾心蕊疼的仰起脖子,露出白皙的脖颈。



       傅景寒眼前一暗,俯身狠狠地咬了上去。



       “唔!”



       好疼,真的好疼。



       顾心蕊痛苦的挣扎着,她怀疑自己来到了地狱。



       而这一切,都是顾心柠害的,都是她。她好恨啊,真的好恨。



       “这是你活该承受的。顾心蕊,你该高兴、该感恩戴德。毕竟我还想碰你,已经是你求之不得的福分了。放心,在我追回心柠的心之前,你会一直重复现在的日子。”



       傅景寒残忍的说,笑容愈发扭曲。



       ……



       “顾总,情况已经被控制了。”



       陈州松了口气,语气里带着轻松和快意。想到顾心蕊这次总算自作自受,他甚至想喝酒庆贺。



       顾心柠闻言,脸上却没有太多的喜悦。



       她在想,是谁做的这件事。



       傅景寒吗?不,那个小人只会以此要挟自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那是,傅池渊?可傅池渊不也如此吗?他最擅长的也是趁火打劫,更何况他一直都想要继续两人之前的关系。



       这两人,无论谁都不可能如此好心。



       可唯一能选的,也只有他们了。



       顾心柠觉得好笑,难不成向来最擅长强取豪夺的傅池渊,如今也转性了?



       这样默默付出,还真不是他的风格。



       傅家。



       傅恒志阴沉着脸把手里的报纸丢在地上,气的胸口不断起伏,嘴里不停嘟囔着‘孽障、孽障’。



       傅康站在旁边,担忧的看着他,生怕傅恒志一个不小心再气出什么毛病来。



       “你看看,你看看这个孽障都做了什么!为了一个顾心柠,他竟然连自己的太太都污蔑。他这是知道我打算公开顾心蕊的身份,故意做给我看的。”



       傅恒志气的恨不得杀了傅景寒。



       他的计划,这下被彻底打碎了。



       现如今,顾心蕊在网上的名声早就臭了。这个时候如果让人知道顾心蕊是他傅家的孙媳妇,那傅家的脸要往哪儿搁?在宁城,还不得被笑话死。



       一想到傅景寒身为傅家人,竟然做出这么愚蠢的事,傅恒志就恨不能掐死他。



       “老爷您先别动气,这件事万一不是少爷做的呢?”



       “哼,不是他还能是谁!”



       傅恒志想也不想就认定了这是傅景寒做的,谁让他最近总是不听话,甚至挑衅。顺着他的所作所为,不是傅景寒在故意打他的脸,又是什么。



       傅康皱眉,想说什么,又担心火上浇油,只能保持沉默。



       傅恒志气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想起今天一整天还没见到自己的金贵重孙子,便让傅康叫张妈抱着孩子下来。



       让傅恒志去抱孩子,他肯定是不会做的。所以等张妈抱了孩子下来,他也只是坐在一旁逗了逗。



       半晌,傅恒志皱眉:“这孩子不是都快满月了吗?怎么逗弄起来没什么反应?”



       张妈闻言,心里咯噔了下。这问题她也发现了,不过应该是孩子太小的缘故,毕竟现在也确定不了。她稳下心神,说:“兴许是小少爷还太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