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71章 那就叫我池渊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傅景寒被说的哑口无言,胸口憋着一股怒火,却因为董婉云是长辈不能发泄出来。只在身侧握紧了拳头,下颚紧绷。



       董婉云见状,又重重的冷哼了声,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如果没事的话,傅先生就请回去吧。我们顾家房子小,寒酸,傅先生以后也不必来了。”



       傅景寒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他皱眉看着董婉云。



       “我只是想见心柠一面,有话要跟她说。我们早晚是要见面的,妈您又何必赶我走?我……”



       “傅先生,我们顾家不欢迎你!”



       董婉云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她看着傅景寒,毫不客气的说。



       伸出手指,颤抖着指尖指着他,可见有多生气。



       “我好好地女儿嫁给你,可你是怎么对她的?因为你,我的女儿受尽委屈,我的丈夫甚至身死,甚至连顾家也差点毁在你的手里。傅景寒,你还想做什么?”



       董婉云的话一说出口,傅景寒的怒火机会按捺不住。



       “您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我承认,是我对不起心柠,但是爸的死我也很遗憾。至于对顾氏做的事,如果不是心柠一再的逼迫,我也不可能利用顾氏来威胁她。”

m.quanzhifashi.com

       傅景寒理直气壮的口吻让董婉云气得不轻,她的手抖的更厉害了。



       指着傅景寒:“你……你……”



       你了许久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一口气上不来竟然脸色发白的直直朝着后面倒去。恰好顾心柠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一幕,吓得面无血色。



       “妈!”



       她惊慌的大喊了声,匆忙跑过去,扶着董婉云,拍着她的胸口替她顺气。



       “妈,您没事吧?别着急,放缓,慢慢呼吸。”说着,顾心柠又连忙倒了杯水端着,喂给董婉云喝:“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董婉云终于缓过一口气来,看着顾心柠好怕焦急的样子,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好孩子,妈没事。”



       董婉云极力笑着安慰她,顾心柠这才松了口气。想到另一边的傅景寒,立刻起身,转身,用仇恨的目光冷冷的盯着他。



       “傅景寒,你还来干什么?我们之间早就已经结束了,我家也不欢迎你。如果你还有点了良心,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更不要来打扰我的家人!”



       “心柠,我是来跟你解释的。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打算跟顾心蕊结婚。我也不知道民政局那边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真的没有娶顾心蕊的意思。”



       看着顾心柠的表情,傅景寒也知道不好,连忙解释。



       顾心柠一脸冷漠的看着他,说:“你跟顾心蕊的事情跟我无关,不用跟我解释。现在,请你离开我家。”



       “心柠,我……”



       “滚!”



       顾心柠气的恨不得杀了傅景寒!



       他跟顾心蕊两人一起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还不够,竟然还上门来给她的母亲添堵。明知道母亲身体不好,却自私的只顾着自己。



       她以前还真是瞎了眼。



       “顾心柠,我好好跟你解释,你就是这样的态度?”



       “我的态度很正常。傅景寒,你如果不想让我恶心的话,现在就给我滚。”



       顾心柠冷眼看着傅景寒,眼神里满是冰冷和仇恨。从傅恒志到董婉云再到顾心柠,接连受到冷脸和斥责,高傲如傅景寒怎么可能忍的下去。



       他脸色难看的瞪着顾心柠,面目狰狞的看着她,片刻后,一言不发的离开。



       傅景寒走了,顾心柠才松了口气,又连忙看向董婉云。



       “妈,您真的没事?”



       “别担心,没事。刚才只是情绪有些失控,所以才……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顾心柠松了口气,眉头狠狠皱着:“妈,我下次不在家的时候你别再让傅景寒进来了。”



       “妈知道了。”



       董婉云笑着拍了拍顾心柠的手,安抚她。



       吃过晚饭,顾心柠看着董婉云吃了药回房间休息才放心的回了自己的卧室。



       洗漱完躺在床上,她只觉得浑身疲惫。



       搞不懂傅景寒到底在坚持什么,明明两人之间再无可能。无论是曾经的不信任还是背叛,一桩桩一件件,那么肮脏阴暗且全都摊开来早就说明白的事情,他却要一味的纠缠。



       是不甘心吗?



       顾心柠嘲讽的想,似乎除了这个,根本就没有合适的理由。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



       顾心柠也没看,随手就接了,听到傅池渊的声音才后悔自己手快。



       “傅先生,有什么事吗?”



       “还是更喜欢你叫我小叔叔。”



       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



       傅池渊在心里补充,顾心柠无声在心里唾弃。



       “傅先生以后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好吧,那就叫我池渊。乖,叫一声,我想听。”



       叫池渊似乎也不错。



       想象着自己的名字从顾心柠的嘴里叫出来,傅池渊竟然有股迫不及待的感觉。他想要听,迫切的想要听到,可惜顾心柠是不可能如他愿的。



       “傅先生没事我就挂了。”



       “小柠宝贝真不乖。”



       傅池渊轻笑了声,宠溺的说,顾心柠听了却后背发凉。



       “傅池渊,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的好侄子又去找你了?他还没有死心吗?”



       顾心柠闻言,冷笑,意有所指的说:“对傅景寒的死缠烂打加无耻厚脸皮,傅先生应该最清楚不过。毕竟,你们可是一家人,是亲叔侄,不是吗?”



       一句话骂了两个人。



       傅池渊听了竟然也不生气,反而又轻笑了声。



       低沉的笑声,带着几分沙哑,听在耳朵里竟然感觉痒痒的。



       顾心柠的脸有些红,幸好只是打电话,如果面对面,她肯定要恼羞成怒。



       “小柠呢,你还舍不得他吗?因为对我的侄子还有感情,所以才不愿意接受我?”



       “难道就不能是我不喜欢你,讨厌你,想要远离你?”



       顾心柠没忍住,没好气的反问。



       “当然不能。乖小柠眼前在我身下享受迷醉的表情还刻在我的心里,对我当然是不讨厌的。所以,不接受我就只有一个理由。”傅池渊不紧不慢的补充:“对我的侄子念念不忘。如果不是的话,那小柠就答应跟我在一起,证明给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