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77章 你挺让人悲哀的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云市。



       酒店也是陈州提前订好的,顾心柠跟董婉云在机场打车,直奔酒店。



       在前台核对了信息之后就被服务员领着上楼去房间,母女俩住在隔壁,没有住一间。酒店是五星级的,在这座四季如春的城市,酒店内部也极具特色。



       随处可见的花草,让酒店看起来更加亲近大自然,也更加舒服惬意。



       “真是个好地方。”



       董婉云看到这些花花草草,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脸上带着笑意,看起来也精神的多。



       看来还真来对地方了。



       顾心柠见董婉云开心,她也开心。



       “妈,您喜欢的话,我们改天去找民宿住。据说那里布置的更自然惬意,而且还极具特色。今天太累了,咱们先休息。”



       “当然好。”



       董婉云高兴的一口答应下来,很快就到了房间。

m.quanzhifashi.com

       两人收拾了一番东西,顾心柠看着董婉云休息才离开房间。她正打算回隔壁自己的房间,听到对门有响动,下意识的看过去。



       对面的房门打开,一张熟悉的带笑的脸映入顾心柠的眼帘。



       “傅池渊?你怎么在这儿?”



       惊呼完,顾心柠忽然想到董婉云,忙回头看了眼。确定自己出来的时候关好了门,这才松了口气。她快步上前,抓过傅池渊进了他的房间。



       “你到底想干什么?”



       怪不得上午的时候那么干脆就让她离开,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真巧,没想到会遇到你。”



       哪怕被拆穿,傅池渊依旧可以淡定的让人咬牙切齿。好像真的是巧合的偶遇,而不是他精心查了她的行踪而故意跟过来。



       “傅池渊。”



       厚脸皮到让顾心柠气的不行。



       她冷着脸,没好气的喊着他的名字。



       “是我。”



       傅池渊故意曲解她的意思,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欠揍。他伸手,把顾心柠抱了个满怀。嗅着她头发的香味,惬意的眯着眼。



       “小柠宝贝,我很想你。”



       上午才分开,有什么好想的。



       她带着董婉云来云市,一是为了避开傅恒志,二当然也是为了躲着傅池渊。她不愿意让董婉云看出自己跟傅池渊有关系,极力避免在她面前跟傅池渊相处。



       可这个男人却总是出现,总是打乱她的计划,让她无措。



       顾心柠愤恨,又担忧。



       硬的不行,她现在只能服软。



       “小叔叔,我叫你小叔叔好不好?拜托你不要出现在我妈面前,我不想再让她也伤心了。我跟你的关系已经结束了,更不想再继续。所以,求你放过我吧?”



       “你只是担心被伯母知道,所以才要远离我?”



       傅池渊捏着顾心柠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顾心柠却垂下眼,不说话,睫毛轻微的颤抖着。事实上,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最大的原因,是她不想让自己的心再沉沦。



       她被伤害了一次,虽然不至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但也决定了不再跟傅景寒那类的人有所瓜葛。



       她宁愿找一个普通平凡的男人,过简单的日子。



       显然傅池渊不行。



       他的身份,他跟傅家的关系……等等这些,都成为了她远离的原因。



       “怎么不回答?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借口?”傅池渊一边说一边凑过去,轻轻的吻着顾心柠的眼皮。



       那里是人的皮肤最薄弱的地方,感官最敏锐。温柔的唇瓣贴上去,透出说不出的温情和暧昧。顾心柠忍不住颤抖了下,也偷偷的握紧了拳头。



       不要动摇。



       “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傅池渊,你放过我好不好?”



       “不好。”



       他怎么可能放开她的手。



       “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说过了,你的计划如果还需要我,我会毫无怨言的去做,只求你不要再缠着我。比我好,比我合适你的女人那么多,你又何必强求一个不情愿的人?”



       “再好也不是你。”



       傅池渊只一句话就堵得顾心柠哑口无言。



       她挫败,郁闷,狠狠地咬唇,语气也焦躁又恼怒:“你到底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傅池渊,你难道真的认为自己爱上我了吗?呵,你明知道根本不可能。你不爱我,却要纠缠我,这是什么道理?”



       不爱吗?



       或许是。



       但是那又怎样?



       在他还不想让她离开的时候,怎么能允许她走掉。在他傅池渊的人生信条里,从来都只有自己不要的,而没有把自己甩掉的。



       他对顾心柠或许是独占欲,或许是大男人性格在作祟,但他不在乎。



       “小柠宝贝,不要这么说。”傅池渊眯着眼,敛去眼底的危险,笑容却温柔无比:“你必须留在我身边,哪儿也不准去。知道吗?我可以陪你玩儿,但是不会允许你离开我的范围。”



       “傅池渊,我是你的玩具吗?是最新奇的,所以你还没有玩腻,是吗?”



       顾心柠气的咬牙切齿,她都已经戳破这个男人的虚伪了,为什么他还能如此坦然?



       不爱却要纠缠不烦,怎么能这么渣!



       “小柠宝贝说是,那就是。所以,乖乖的留在我身边。嗯?”



       尾音上扬,像小钩子,勾得人心痒痒。



       他的眼神温柔又专注,看起来特别深情。被他这样看着,任何女人都会觉得自己被他深爱着,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顾心柠知道,这些温柔和深情只是傅池渊的一种情绪,跟感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他没有心,不懂爱。



       面对这样一个人,她不挫败还能怎样。



       “傅池渊,你挺让人悲哀的。”



       是啊,就是悲哀。



       而被这样一个没有心不懂爱却又霸道无比的人缠着,自己才更加悲哀。



       顾心柠自嘲的想,如果能穿越回去,她就是在酒吧随便找个男人做也不会挑上傅池渊。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累了。”



       顾心柠说完,推开傅池渊站起来。



       看着她纤瘦的背影,傅池渊狠狠皱眉,突然有股放任她离开自己会后悔的强烈感觉。他脸色很不好,在顾心柠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暴起,迅速走过去从后面拥抱着她。



       “不要走。”



       顾心柠僵硬着身体,靠在傅池渊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