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78章 爱到最后难道不会分离吗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傅先生还想要怎样?”



       “如果我说,我想让你留下,你会留下吗?”



       傅池渊紧紧地箍着顾心柠,不让她动,更不让她走。压低的声音听起来苏的要命,顾心柠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要怀孕。



       她让自己坚定,狠狠地咬了一下口腔内壁。



       “傅先生,你还不明白吗?不是你想让我留下,我就一定会留下的。你自己也清楚的不是吗?你根本不爱我,为什么要纠缠我呢?你可是傅池渊,只要勾勾手指,有多少女人想要投怀送抱。其中不乏比我优秀比我听话比我能讨你欢心的,不是吗?”



       “我也说了,她们都不是你。”



       傅池渊冷冷的打断顾心柠的话,他认为顾心柠就是为了逃避自己。



       更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强调爱不爱这个问题,难道他想让她留下这个理由还不够吗?为什么非要去在意爱不爱这个问题?爱了,又能怎样?



       爱到最后,难道就不会分离吗?



       傅池渊想不通,更加郁闷。尤其听着顾心柠不断用他不爱她做借口,倔强的要离开。那一刻,傅池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



       可那句话,就是脱口而出了。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你不就是想让我说一句我爱你吗?顾心柠,你听好了,我爱你,所以你必须留在我身边。”



       傅池渊以为自己这样说了,顾心柠就会得到想要的答案,就会打消心里的那些顾虑留在自己身边。只不过他却没想到,怀里的人的身体瞬间僵硬。



       然后是顾心柠嘲讽的低笑。



       不知道怎么,傅池渊竟然觉得自己的心很疼,像被一只手狠狠地攥紧。



       胸口像堵着棉花,让他无法呼吸。



       “你什么都不懂,傅池渊,你根本就不明白。”



       顾心柠自嘲的笑,她跟傅池渊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不懂爱情,没有心,只有蛮横和霸道。而她,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这些。



       很累。



       “放开,我很累,想回去休息了。”



       听着顾心柠哀莫大于心死的语气,傅池渊忽然惶恐起来,他下意识的松开手。



       “傅先生再见。”



       顾心柠很平静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房门在傅池渊的眼前被一点点关上,他紧紧地抿着唇,盯着顾心柠纤细的背影。看着她一点点消失在自己眼前,仿佛整个人都变得飘渺起来。



       他大跨步上前,却没有追出去。



       咔嚓。



       关门的轻响仿佛一道惊雷,狠狠地劈在傅池渊的脑海里。



       他握紧了双手,满脸颓然。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已经说了顾心柠想要听的,为什么她不但没有留下,还露出更加悲伤更加决绝的表情来?



       傅池渊是真的不懂。



       他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好半晌后才决定打电话找人问问。



       攥着手机,打开电话本,翻看着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傅池渊最终选了席州。比较起来,席州这个花丛高手显然更懂女人的心。



       因为隔了半个地球,所以这会儿席州正在过纸醉金迷的生活。



       怀里是他好不容易才把到的女人,今天终于开口跟他共度良宵。气氛一直很好,就在他提枪上阵的时候,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吓得他差点软了。



       “亲爱的,电话。”



       “草。”



       席州不爽的爆了句粗口,还是起身去接电话。这个是他的私人号码,会打过来的都是重要的人重要的事。



       “傅池渊,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否则……”



       席州不爽的朝着电话另一端的人吼,完了还冲着床上搔首弄姿的女人抛了个媚眼,低声说:“宝贝儿,等我。”



       他的声音虽然低,傅池渊却也听得清清楚楚。



       瞬间就想到这个好友在做什么,傅池渊嫌恶的皱眉。



       “给你五分钟,收拾好打过来。”



       说完,傅池渊竟然直接挂了。



       “我去,搞什么啊!”



       席州傻眼儿了,这是把他当手下吗?竟然还随叫随到,也不管他在做什么。可偏偏,碍于傅池渊的势力,他纵然心里百般不愿也只能妥协。



       “宝贝儿,今天先这样,我们改天再约。”



       席州说完,把自己刚才心急都没来得及脱掉的衣服裤子又给整理好,抛给床上脸色铁青的美人儿一个飞吻,毫不留恋的大步离开。



       咚。



       关门的瞬间,床上的美人儿抓过床头柜上的灯砸了过去。



       席州躲过,转身看了眼:“恩,灯是你砸的,我是不会赔的。”



       说完,不顾美人儿更加难看的脸色,哼着歌惬意的离开。



       “到底什么事?”



       坐在车子里,席州点了根烟提神。



       傅池渊很快组织好语言,把他的疑惑问了出来。



       “你问我,顾心柠是什么意思?”



       席州嘴里的烟差点掉在地上,他怀疑自己在做梦。傅池渊是谁?那可是出了名的冷心冷情,竟然也会为了一个女人跟自己咨询感情的事情。



       不过,他确实该咨询。



       “这个问题不得问你自己吗?顾心柠说的挺对的,你又不爱她,干嘛要纠缠不休?就说顾心柠对你的计划有帮助,可你又不是非她不可。再说了,傅恒志跟傅景寒爷孙俩的关系都已经挑拨的差不多了,根本不需要再利用顾心柠不是吗?她既然看不上你,我们堂堂傅先生干嘛还要纠缠不休?显得多没面子。”



       席州吊儿郎当的说着,半真半假。



       所谓真,那是基于大家都是朋友的份儿上,所以帮个小忙,所谓假,当然是因为被他坏了好事,心里有气又想看好哥们儿的笑话,所以故意的。



       “喜欢跟爱那种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有了那些虚假的承诺就能维持一辈子的亲密关系?”



       傅池渊冷笑着反问,席州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对啊,你这论调没错。比如我,我跟女人上床从来不谈感情。不过,我是因为上过床就分,图的是一时痛快。可你不是啊,你这是打算做长久的买卖。不把人哄得心甘情愿,人家会天天被你睡?”



       傅池渊皱眉,不喜欢席州这种论调。



       太轻佻了,听起来像是在侮辱顾心柠。傅池渊的眼神冷了下来,后悔自己脑抽来找这个风流浪子咨询感情问题:“延长在c国的时间,没我的命令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