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89章 毁了你这张脸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包间距离洗手间并不远,因为是高档私房菜,所以进出都是格调特别高的贵客,素质涵养都很高。每隔几步都会有衣着精致的服务员守着,客人经过的时候会带着标准的微笑弯腰鞠躬。



       林蔚然很享受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一路她的下巴都高高的抬着。



       在她走进洗手间后,一个人从拐角走出来。



       一身得体的衣服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躯,巴掌大的小脸上戴着墨镜。



       举手投足都透出优雅,像是尊贵的贵妇。然而没人知道,在衣服的掩盖下,白皙的皮肤上遍布着的是多么恐怖的伤痕和青紫。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顾心蕊。



       她是偷偷溜出来的,满心都是毁掉林蔚然的执念,几乎要疯掉。失去理智,所以明知道自己轻松逃走是有人故意为之她也不在意。



       她想要的,只是赶紧找到林蔚然,然后毁了她!



       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竟然刚走进来就看到了去洗手间的林蔚然。



       她的脸,早在顾心蕊看到照片的时候就已经铭刻在心里。因为带着刻骨的恨意,所以就算化成灰恐怕她也能认出来。



       一步步靠近,想着很快林蔚然那张勾引傅景寒的脸机会被毁掉,再也不能跟自己抢傅景寒,顾心蕊的心里就一阵悸动雀跃。

m.quanzhifashi.com

       她的手下意识放进风衣口袋,攥紧了里面小巧的瓶子。



       虽然装的不多,但是毁掉林蔚然的脸,足够了。



       墨镜下的眼睛里透出一丝森然残酷的冷光,顾心蕊的心跳不断加速。



       有股无法遏制的刺激感觉,让她的手都忍不住颤抖。



       她很兴奋。



       因为要毁掉林蔚然,所以兴奋的难以控制。或者说,是她在长期被性虐的伤害和压抑下,潜藏在心里的所有黑暗都僵在今天得到释放,所以她才会如此渴望毁掉林蔚然。



       哗啦啦。



       水声掩盖了顾心蕊的脚步声,她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进洗手间,一眼就看到正在洗手的林蔚然。



       那一瞬间,顾心蕊眼底的恨意高涨。



       快,毁了她的脸!



       脑海中有个声音疯狂的叫嚣着,撕扯着顾心蕊的理智。她克制着身体的兴奋,装作不经意的走过去,然后狠狠地撞了一下林蔚然。



       “啊!”



       林蔚然差点跌倒,她不快的转身,狠狠地瞪着顾心蕊。



       “你怎么走路的?怎么那么不小心!如果刚才把我砰摔倒,你赔得起吗?”



       眼前的女人即使戴着墨镜也看的出来比自己更漂亮,脸更小。林蔚然本来就生气,加上她竟然敢撞自己,更是占理似得,看顾心蕊的眼神更加不善。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顾心蕊低着头,口袋里的手攥紧了小小的玻璃瓶。



       她的耳边充斥着林蔚然不屑又轻蔑的质问,没有人看到,她的眼睛里和脸上全都是兴奋。



       马上就要毁掉林蔚然、结束一切痛苦,发泄出所有黑暗情绪的兴奋。



       “你是聋子吗?”



       见眼前人不搭理自己,林蔚然更加恼怒。她毫不客气的伸手推了一把顾心蕊,力道大的让她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这才站稳。



       “神经病!”



       林蔚然一脸晦气的说,狠狠地瞪了眼顾心蕊,抬脚要走。



       “你去哪儿?”



       顾心蕊忽然开口,阴测测的声音扭曲着,让林蔚然有些毛骨悚然。



       她下意识觉得不好,但是又看顾心蕊低眉顺眼的模样,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她可是x局的女儿,那个不长眼的女人敢招惹她。



       “原来不是哑巴啊,那正好,给我道歉。”



       “你想让我跟你道歉?”



       “怎么,你不想?我可告诉你了,你刚刚撞了我,我很生气,当然要道歉。不然的话,哼,我爸爸有的是方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确实,确实是吃不了兜着走。”



       顾心蕊阴阳怪气的重复了一遍,林蔚然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可从小的骄纵和高傲让她不愿意就露怯,更不愿意就这样离开。



       她反而不走了,而是转过身来,趾高气扬的看着顾心蕊。



       “你该不会真的是个神经病吧?呵,也不知道这家私房菜是怎么回事,竟然把你这种女人给放进来。长得还可以,可惜是个神经病啊。我看啊,你这样的货色最多也不过是那个暴发户的小蜜,真让人恶心。”



       林蔚然尖酸刻薄的话刺激着顾心蕊,让她眼底的疯狂更加骇人。



       她诡异的笑出来:“暴发户的小蜜?”



       “怎么,我说的不对?”



       林蔚然挑眉,一脸高傲的说。



       “呵,你看不起暴发户的小蜜。那我就让你连自己看不起的那类人都比不过,怎么样?”



       “神经病啊你,在胡说什么。”



       林蔚然恼怒不已的瞪着顾心蕊,这个女人居然说让她连暴发户的小蜜都比不过。该死,她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我警告你,我可是x局的……啊!”



       “去死吧!”



       林蔚然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变成凄厉的尖叫。



       因为顾心蕊忽然掏出口袋里的东西,毫不客气的泼在林蔚然的脸上。因为两人距离特别近,又是面对面,所以玻璃瓶里的东西毫无遗漏,全都泼在林蔚然的脸上。



       浓硫酸瞬间侵蚀着她脸上娇嫩的皮肤,空气中充斥着皮肉焦掉的味道。



       令人作呕。



       林蔚然疼的跌倒在地,一边凄厉的大喊大叫一边痛苦的扭动着。她想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又不敢。一**的剧痛让她在地上不断的打滚,声音渐渐变了调。



       任何人看到这样的画面都会惊恐的毛骨悚然,可顾心蕊却一直笑着看着这一切。



       “哈哈,毁了,真好。毁了你这张脸,让你再继续勾引景寒。贱人,景寒是我的,是我的!”



       顾心蕊得意的看着地上不断打滚的林蔚然,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她对林蔚然的痛苦开心极了,长久依赖压抑的所有负面情绪都发泄出来,她觉得畅快无比。



       而此时,外面的人显然也听到了动静,服务员赶紧往洗手间的方向感。



       “奇怪,蔚然去洗手间怎么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