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11章 你太让妈妈失望了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接到陈州的电话,顾心柠知道顾氏的股价暂时稳定下来,又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担心吵到董婉云,电话是她在走廊接的。



       “小姐,您一上午都没吃东西了,吃点垫垫肚子吧?”



       张妈担心的看着顾心柠,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不管怎样,饭总是要吃的。夫人还没醒,小姐再不注意着身体,万一也跟着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我不饿。”



       “胡说,怎么会不饿呢。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做了水蒸蛋,小姐您多少吃点。”



       “谢谢张妈。”



       “客气什么,小姐照顾好自己才是真的。”



       张妈摆摆手,动作麻利的回厨房端着水蒸蛋出来。远远地就闻到水蒸蛋的香味儿,上面洒着一层小葱,看起来特别漂亮。



       “小姐,快趁热吃吧。”



       顾心柠不想让张妈跟着担心,勉强把水蒸蛋吃掉。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我去看看妈醒了没有。”



       “去吧,我在厨房温夫人爱喝的粥。等夫人醒了,我给她送去。”



       “好。”#@$&



       顾心柠转身上楼,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进去。她刚关上门,转身就对上董婉云的目光。愣了一下,继而差点喜极而泣。



       “妈,您醒了?”



       顾心柠扑过去,用力抓着董婉云的手。



       紧紧地抓着,像是担心一松开面前人就会消失掉似得。



       “妈没事。”%&(&



       董婉云声音很轻,透着疲惫。顾心柠愈发愧疚,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既紧张又害怕。看到董婉云醒来的激动平复后,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董婉云。



       母女俩沉默着,谁也没有先开口打破。



       可是该来的总会来的,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那些照片,都是真的吗?”



       董婉云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想到照片上的东西,她的眼神就不由变得痛苦。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顾心柠可以撒谎否认,可是面对董婉云的目光,她做不到。惨白的嘴唇抖了抖,她想开口,可说不出话来。所以顾心柠只能点头。



       之后,她看到董婉云的眼底写满了失望。



       对她的失望。



       那些失望像一把把的刀子,狠狠地切割着顾心柠的心脏。



       好难过。



       她张嘴想解释,却无话可说。



       一切都是事实,解释又有什么用。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心柠,你告诉我妈,你从什么开始跟……跟傅池渊的关系那么亲密?是你跟景寒离婚后,对不对?”



       董婉云一脸急切地看着顾心柠,追问。



       她可以接受女儿跟前夫的小叔在一起,却无法接受她在跟傅景寒的婚姻期间就已经跟傅池渊纠缠不清了。因为她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那样的人。



       可如今,她的女儿……她的女儿也变成了那样的人。



       顾心柠当然看得懂董婉云的眼神,她却没有否认。



       因为董婉云总会知道的,她不可能一辈子隐瞒下去。



       “我们,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纠缠了。”



       顾心柠看着董婉云,把该说的都说了,至于交易的部分则被她给刻意隐瞒。那些更加不堪的事情,她独自一人承受就够了。



       “你……你竟然……”



       董婉云不可置信的瞪着顾心柠,脸上的失望让她难受极了。



       “妈,我……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还能说什么?



       “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啊!傅景寒在新婚第一天就跟自己的小姨子在一起,你呢?你竟然跟自己的……心柠,你太让妈妈失望了。”



       失望两个字说出口,比顾心柠用眼睛看到更加具有冲击力。



       她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丢进黄连水里,苦涩极了。



       “妈妈告诉过你,对婚姻最基本的就是忠实。你难道忘了顾心蕊是怎么来的吗?你难道忘了那段时间妈妈的痛苦和绝望吗?没想到,没想到我的女儿居然成了我最痛恨的人。”



       “妈,我……”



       痛恨吗?这个词可真沉重,她也好难过啊。



       “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怎么能!心柠,你忘了你爸爸是怎么去世的吗?如果你真的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就不该到现在还跟傅池渊纠缠!”



       提到顾州城,董婉云的情绪明显失控。



       她眼里的愤怒更浓,恨恨的盯着顾心柠。



       “你爸爸的逝世居然也没有点醒你,你竟然自甘堕落到这种地步。心柠,妈妈真的很失望。你跟顾心蕊又有什么差别?”



       她跟顾心蕊没有差别吗?



       先出轨的是傅景寒,她只是无法忍受痛苦和煎熬,只是不小心开始了一场不该开始的纠葛而已。



       她难道就想一直这样下去吗?



       顾心柠握紧了双手,心很痛,也几乎麻木。



       董婉云的话不断撕扯着她的心,让她愧疚也让她痛苦。



       “你出去吧。”



       董婉云闭上眼,一副不想看到她的模样。



       显然是真的失望透顶。



       顾心柠死死的抿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她静静地看着董婉云,许久后才站起来。



       “您好好休息。”



       她声音沙哑的说。



       董婉云没有回应,顾心柠带着失望和难过转身离开。



       她让张妈给董婉云送了些吃的,然后等在外面。等张妈出来,仔细的询问了董婉云的情况,然后才回自己的房间。



       一整天董婉云都没有再见她。



       “妈睡了吗?”



       张妈小心的关好门,看着顾心柠担忧的模样,忍不住叹息。



       “夫人已经睡了。”



       “那就好。”



       “小姐,你别太难过了,夫人她不会真的生你的气,夫人那么疼你。”



       “我知道。”



       顾心柠勉强笑了笑,她不想让张妈担心。



       “你也累了一天了,去休息吧,夫人这儿有我守着。”



       “麻烦您了。”



       顾心柠也没强求什么,看了眼关着的房门就离开了。



       回到卧室,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站在落地窗前,任由冷水吹拂着脸颊,顾心柠回过神的时候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风吹的太久,她的身上早就变得冰凉。



       顾心柠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瞪大了眼睛。



       床头柜上的手机无声的闪烁着,上面写着傅池渊三个字。



       明明灭灭,始终没有人接听。



       “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