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36章 最好是傅恒志身体出问题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天大的翻转,天大的笑话!



       “你说,老爷子大半夜的忽然带人去了傅家的医院?”



       傅景寒挑眉看着宋晨欢,对方肯定的回答让他眼底的笑意更浓,且充满了恶意。修长的手指一下下的叩击着桌面,心底疯狂的欣喜无法遏制。



       “去,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连傅家常备的家庭医生都没有用处,还需要送医,可见情况有多严重。能够这么重视的,似乎就只有傅恒志的身体吧。



       呵,最好他的身体出现个什么大问题。



       傅景寒充满恶意的想着,他现在已经丧失了所有的亲情,剩下的只有偏执和冷酷。



       对所有人的冷酷,对顾心柠的偏执。



       大约一个小时后,宋晨欢回来。



       “抱歉傅总,目前什么都没有查到。消息被彻底封锁了,我们的人短时间内查不到什么的。”



       宋晨欢一脸愧疚的说。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难不成真的是老头子的身体出了问题?”



       傅景寒自言自语的说。他想不通,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有力的解释。如果不是傅恒志的身体出问题,他又何必要大费周章的封锁消息。



       呵,看来他根本不需要等太久。



       傅景寒得意的想着,心里畅快极了。



       “如果老爷子的身体健康真的出了问题,对我来说可真是最好的消息。晨欢,你继续派人盯着,老爷子的一举一动都要告诉我。”



       “是。”



       宋晨欢离开,办公室里只剩下傅景寒一个人。



       他眯起眼,想到了跟在傅恒志身边多年的傅康。如果真的是老爷子的身体出了问题,他不可能不知道。或许,他可以从傅康的身上下手。



       说起来,傅康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对他的感情也不一般。



       做好了决定,傅景寒直接给傅康打电话。



       看了眼手机屏幕,傅康不露声色的把手机放回裤子口袋。整理了一下衣衫,他敲门,然后进去。



       “老爷,您该吃药了。”



       傅恒志的身体的确有问题,但那只是有些小问题。吃些药,多休息休息就能痊愈。主要还是被昨天的消息刺激的,血压不小心高了些。



       这会儿吃的是降压药。



       即使隔了一天,傅恒志的脸色依旧阴沉。



       接过降压药,就着白开水喝掉。



       傅恒志这才开口,声音里满是厌恶:“送走了吗?”



       傅康的眼底飞快闪过一丝怜悯,语气恭敬的回答:“正在联系合适的福利院。老爷,不管怎么说小少爷也是您的亲人。就算他跟傅家有缘无分,也不能真的随便处理了。”



       “哼,只是个废物而已,有什么好在意的。”



       傅恒志毫不客气的说,脸上满是嫌恶。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惨烈。



       想到自己竟然对一个脑瘫自闭儿抱有希望,傅恒志就觉得丢脸,对无辜稚子更是迁怒不已。



       傅康不敢再说。



       “刚刚秘书打电话,说公司那边有个重要会议需要您去主持。”



       “备车。”



       整个傅氏现在只靠着傅恒志在撑着,他这几天身体又不好,所以傅康虽然是管家也跟着他去了傅氏。



       等到了傅氏,傅恒志带着秘书去开户,傅康才找了机会给傅景寒回电话。



       “少爷,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傅景寒挥挥手,示意办公室里等着汇报工作的人都先出去。



       他换了只手拿电话,然后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俯视着楼下微渺的一切。



       “康伯,有件事我想要问您。我希望您能如实回答我。”



       “少爷……”



       傅康为难的声音传来,傅景寒却不在意。他勾唇,惬意的冷笑:“当然,我也不是想要让您为难。这样好了,我来说,您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



       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傅康只能妥协。



       “少爷,您问吧。”



       “那好。”傅景寒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浓,带着森冷和阴戾:“听说爷爷昨天大半夜兴师动众的去医院,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



       傅康犹豫了会儿才回答。



       傅景寒皱眉,似乎不信他的答案:“不是?那医院那边怎么还封锁了消息?不是爷爷身体不适,又会是谁?”



       在傅家,除了傅恒志谁还有那么重要的地位。



       傅景寒嘲讽的想着。



       “算了,我也不想让您为难。”



       既然傅康不愿意说,那就等宋晨欢那边的调查结果好了。



       傅景寒想着就要挂电话,却没想到傅康忽然提起了那个他早就忘记了的厌恶到骨子里的儿子。



       “少爷,您还记得小少爷吗?”



       傅景寒的目光陡然变得阴沉,里面充斥着厌恶:“那个野种。康伯您忽然提起他做什么?”



       平白扫兴。



       “少爷,不管怎么说小少爷他都是您的孩子。您……”



       “够了。”



       傅景寒粗暴的打断傅康,他一点都不想听到那个野种的事情。他是顾心蕊算计自己才生出来的孩子,是他的污点跟耻辱。



       “少爷,您听我说。小少爷他……”



       “呵,老爷子不是说要把他当做未来的继承人培养吗?那就让老爷子宝贝他吧,跟我可没关系。”



       傅景寒冷笑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他的脸色阴沉极了,显然是想到了顾心蕊,即使顾心蕊现在已经疯了,被关在疗养院里,也难以平息他心头的愤怒。



       那个贱人!



       傅景寒的唇角勾起森冷的笑,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该找时间去看看顾心蕊。



       看看她在疗养院过的怎么样。



       呵。



       恶意在他的眼底不断扩散,狰狞又恐怖。



       收起电话,傅康脸上悲悯的表情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不紧不慢的转身,洗了手出去。



       傅恒志已经开完会了,正要派人去找傅康他就回来了。



       “去哪儿了?”



       傅恒志皱眉,不悦的问。



       “去了一趟洗手间,老爷您有什么吩咐吗?”



       疗养院。



       傅景寒在门口登记,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去了关着顾心蕊的房间。因为她有严重的暴力和自虐倾向,所以她一天中大部分的时间都被绑在床上。



       她已经瘦的脱了形。



       看着毫无生机躺在床上的顾心蕊,傅景寒觉得痛快极了。



       是她活该!



       傅景寒让工作人员打开门,优雅从容的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