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06章 傅氏开始动荡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说完席州就发现电话被挂了。



       “没有人吗?”



       傅池渊皱眉,自言自语的低喃了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子里,气氛很沉默。



       顾心柠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街景,不知道该说什么。陈云清透过后视镜看着她,眼里带着歉意:“抱歉,我没想到她会跟踪我。”



       本来好好地晚饭却被破坏殆尽。



       “吃了东西再回去吧,已经不早了。”



       不能让顾心柠跟着自己饿肚子。



       “没关系,送我回家后你不是还要找宋小姐吗。我回去随便吃点什么就好,这会儿宋小姐更重要。她好多年没回国,对宁城肯定不怎么了解,万一迷路就不好了。”



       顾心柠笑着安抚陈云清,见她态度坚持,陈云清又真的记挂着宋茜茜也就没有勉强。



       忍着心底的焦躁把顾心柠送到顾家别墅门口,连车都没有下,调转车头直接离开。

m.quanzhifashi.com

       站在门口目送车子离开,顾心柠这才裹紧了外套,转身进了家门。



       希望宋小姐平安无事。



       在客厅遇到了董婉云。



       “这会儿才回来,吃饭了吗?”



       “吃了的。”为了不让董婉云担心,顾心柠撒了个小谎。她走过去挨着董婉云坐下,抓着她的手:“今天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好多了。”



       董婉云悄悄的观察着女儿,见她没有什么难过的才小心翼翼的问:“云清他,有没有去找你解释什么?”



       “去了,我们刚刚分开。”



       “是吗?云清怎么说的?那个宋茜茜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婉云立刻紧张起来,抓着顾心柠的手问。



       “他们两家是世交……”



       “就算是小时候养在他家里也不能就这么任由她的性子胡来!别人家的女儿是宝贝,我的女儿也是宝贝。哪儿有为了别人家女儿就委屈我的女儿的道理!”



       “别担心,云清会处理好的。”



       “哎,能处理好就好咯。”



       董婉云显然也不怎么看好这件事,但是事到如今,除了相信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



       如果真的解决不了,大不了就是一拍两散。



       这么想着,董婉云心里又是一阵难受,身体也开始不舒服起来。



       “好了,时间不早妈去休息了。你也是,早点睡。”



       “好。”



       顾心柠起身,陪着董婉云回房间,然后才转身离开。



       门关起来的刹那,董婉云挺直的脊背立刻弯了下去,她捂着嘴快步走到床边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药直接吞了。



       跌坐在床上,她捂着胸口喘息。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比上次的时间还要久!



       董婉云忧心忡忡的想。



       而顾心柠对母亲房间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她回到自己的卧室,草草洗了澡出来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



       遇到傅池渊是个偶然。



       不可否认的是,再相见,她心底被深藏的悸动已经没有之前明显了。她不知道是自己真的对他的感情淡了,还是自欺欺人的多了就成了真。



       翻了个身,顾心柠抱紧了毛绒玩具,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傅池渊。



       她做了一晚上的梦,走马观花似得。



       第二天醒来什么都不记得,却疲惫的紧。



       顾心柠下楼的时候董婉云没有在客厅,她皱了皱眉,没一会儿就见董婉云从楼上下来。



       “妈?”



       董婉云的身体微不可见的僵了一瞬,很快就放松下来,笑着应了声:“哎呀,难得今天早上多睡了会儿。”



       “的确挺难得的。”



       人上了年纪,睡眠就会特别少。往常董婉云都是早晨五点半就醒了,今天却足足晚了一个多小时。见董婉云气色不错,顾心柠也没多想。



       吃了早饭,顾心柠开车去公司。



       “顾总,突发消息!”



       办公室门忽然被推开,事情太紧急,陈州竟然连敲门都没有就闯了进来,手里还抱着平板电脑。



       “什么事?”



       “是傅氏,傅氏出事了!”



       陈州把平板递过去,指着上面的最新新闻资讯说。



       “傅氏的股价突然大幅度走低?”



       顾心柠惊讶的挑眉,傅氏自从傅景寒接手后股价一直挺稳的。虽然比起之前,傅氏有些失了元气,但是对宁城的其他企业来说依旧是庞然大物。



       当然,这是在他们并不知道傅恒志暗中的势力被蚕食侵蚀的情况下。



       而实际上,傅氏的损失无法估量,甚至严重到未来几年内都不可能有大的突破。这种时候,随意一个比傅氏有分量的公司出手,都可能让傅氏喘不过气。



       显然,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查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吗?”



       “还没有,不过应该是有人开始大张旗鼓的对付傅氏了。”



       “是傅池渊。”



       顾心柠突然说,语气笃定。



       陈州惊讶的挑眉:“都是傅家人,就算傅池渊没有管理傅家的任何产业,也不用这样极端的对付傅氏吧?要知道,如果加大力度,最终面临巨大问题的是傅氏。万一傅氏倒了,对傅池渊这个傅家人有什么好处?”



       “傅池渊从回国就是为了对付傅恒志跟傅家,傅家的死活对他来说原本就不重要。”



       陈州愕然的瞪大眼。



       他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内幕,因为是顾心柠说的,所以他丝毫怀疑也没有。



       “为什么?傅恒志是傅池渊的伯父,同样都是傅家人。有什么仇怨?”



       “不知道。”



       傅池渊从未说过。



       不过显然傅家的问题从很多年前就有了,否则傅池渊怎么会小小年纪就出国打拼。他当时在国外的处境很糟糕,甚至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如果不是遇到了叶家……



       算了,这些都跟自己无关。



       “傅池渊跟傅景寒叔侄两人斗法,对我们是好事。至少不管是傅氏还是sj集团,都没有功夫盯着我们。”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会有时间来骚扰自己。



       她可以过一段平静的日子,喘口气。



       最终的输赢,她也丝毫不关心。



       “也是。”



       陈州了然的说:“我会持续关注的,希望傅池渊能干掉傅氏,赢了傅景寒。”



       比起来,了解不太深的陈州更厌恶傅景寒,所以他希望傅景寒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