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14章 风雨欲来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想我了吗?所以才这么晚了还醒着。”



       “傅先生,您的脸可真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傅池渊在这个时候也没睡,可顾心柠却一点都不想承认所谓的缘分。说不定她刚才会打喷嚏也是因为傅池渊,他肯定没说自己的好话。



       “我要睡了,麻烦傅先生不要再打电话过来。”



       顾心柠说完就挂了电话,还直接关了机。不想跟傅池渊在同一片天空下失眠,顾心柠转身回去躺在床上,强迫自己入眠。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顾心柠接到了陈云清的电话,说中午来找她吃饭。结果到了中午,眼看已经十二点半了,陈云清还没来。



       就在顾心柠考虑着要不要给他电话问问的时候,陈云清的电话先一步打了过来。



       “心柠。”



       他的声音里满是疲惫,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顾心柠一下子就想到了宋茜茜,心里一紧,难道又是她出了什么事?



       “抱歉,我不能陪你吃饭了。突然……有点事。”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中间的停顿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顾心柠没有多问,还反过来安慰了陈云清几句。



       “抱歉,我会尽快处理好的。”



       陈云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顾心柠看着逐渐变成黑屏的电话,忍不住叹息了声。她忽然有股自己跟陈云清就此错过的预感,心里说不出是失落还是难过。



       陈州吃饭回来,见顾心柠还在办公室,疑惑的问:“不是跟陈先生去吃饭?”



       “临时有事,推了。”



       “那你吃饭了吗?”陈州皱眉,看了眼时间:“都这个时间了,我去员工餐厅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麻烦了。”



       陈州没说什么,点头快步离开。



       幸好餐厅里还有饭,陈州按照顾心柠的口味给她买了一份,送到总裁办。



       匆忙吃了饭,顾心柠开始工作。



       每天关于sj集团跟傅氏的消息不断变更,宁城商圈的内部总隆重着一层阴云。观望的,等着战队的,想要分一杯羹的,各路牛鬼蛇神都开始冒出来。



       “我看傅景寒这次是撑不下去了,听说傅氏那边最近丢了好几个大项目。之前还被爆出高层贿赂官员的消息,正被公检部门检查。内忧外加上患,除非走狗屎运,否则很难撑过去。”



       听到这些消息,顾心柠的心情无比平静。



       傅景寒是破产也好,甚至坐牢也罢,跟她都毫无关系。



       “加强保安的巡逻,别给陌生人闯入公司的机会。”



       以傅景寒的为人,说不定还会再次上门来找自己的麻烦。



       “我知道了。”



       陈州也想到上次她被傅景寒醉酒骚扰的事,语气顿时变得严肃。



       这些天,宁城充斥着风雨欲来的低气压。



       转眼就过了一个月。



       期间陈云清只给顾心柠打过寥寥几次的电话,每次都只匆忙说几句就挂断。顾心柠也试着联系陈云清,她想要相信他,所以主动试一试给两人制造机会,只可惜每次都不能圆满。



       渐渐地,顾心柠也不再主动。



       她知道,宋茜茜的问题根本不可能解决。



       而自己跟陈云清,也已经不可能了。



       虽然有些怅然若失,顾心柠还是强迫自己走出来,不要继续深陷在这件事里。



       “池渊哥哥,你最近为什么都回来的这么晚?”



       自从献身那晚之后,叶灵珊就开始变本加厉的掌控傅池渊的行踪。只要他晚回来一会儿就要盘问,还要检查他的电话。



       “小丫头怎么还没睡?不怕有黑眼圈,长痘痘吗?”



       傅池渊纵容的哄着她,丝毫没把她的质问放在心上。



       “你骗人!你明明早就离开公司了!”



       叶灵珊冷着脸,毫不客气的指责。



       傅池渊的眼底带着无奈:“说过几次了,小丫头不准监控我的行踪。仗着我宠你就胡作非为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抽掉领带,傅池渊侧身换鞋。



       俊美的脸被隐藏在昏暗中,鸦羽般的睫毛遮住眼底深处的烦躁和不耐。



       一直这样下去,早晚有天傅池渊会把过去给予叶灵珊的宠溺和纵容全都收回。



       “我先上楼休息了,你也要点睡。”



       傅池渊若无其事的说,踩着拖鞋大步上楼。叶灵珊却猛地站起来,不甘心的握拳对着他的背影大喊:“池渊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当做小孩子了!我是你的未婚妻,想要随时掌握你的行踪这很正常。我只是想知道我的未婚夫每天都去了那儿,在做些什么。”



       脚步顿住,傅池渊回头,眸光锐利:“小丫头,你要把自己定位成未婚妻。那么……”黑暗中,傅池渊的眸光像一把锋利的刀子,让人毛骨悚然:“现在你所享受的一切纵容,我会统统收回。”



       “什……什么意思?”



       叶灵珊勉强压住心底的恐惧,一脸不明所以的问。



       “意思就是,我的未婚妻无权过问我的任何事,只要乖乖的扮演一个合格的未婚妻就好。如果你觉得做我的未婚妻更好,就遵守我的规则。还想要继续任性,就要忍耐我现在的态度。”



       说完,傅池渊转身大步离开。



       挺拔的身姿给人一种淡漠冰冷的感觉,好像生生被他拉开了距离。



       此时的傅池渊对她不再满是纵容,语气也变得冰冷。



       他在用事实告诉叶灵珊,对待未婚妻是什么态度。



       这是傅池渊给叶灵珊的警告。



       可惜被他从小纵容宠溺的叶灵珊根本就不会明白,她只是在一瞬间的惶恐和不安后迅速冷静下来,甚至把一切都归咎到顾心柠的身上。



       “都是因为那个贱人!”



       如果没有她的出现,池渊哥哥永远都不可能对她这么残忍。



       都是她的错!



       池渊哥哥喜欢的不就是她的身体吗,如果把她的身体给弄脏,池渊哥哥还会迷恋吗?不会的,池渊哥哥只会觉得恶心。



       “顾心柠,你可别怪我。”



       叶灵珊握紧了双手,表情扭曲的自语。



       顾氏。



       “我送你吧?”



       陈州看了眼时间,有些不放心的说。



       “不用,我今天开车来的。时间不早,你早点回去吧。”



       陈州一直陪着她加班,现在都快要凌晨一点了,两人才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