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72章 离开宁市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决定了落脚的城市,准备起来就快的多。



       宁城她们暂时不打算回来,但是顾家这栋房子却是绝对不会卖的。



       因为这里承载了太多一家三口的美好回忆,谁也不希望让这个曾经充满了一家人幸福欢笑的地方变得面目全非,任由陌生人侵占。



       “心柠啊,咱们虽然短期内不打算回来,但是房子还是留着吧。找两个可靠的佣人看着房子,顺便打扫卫生。剩下的,如果愿意跟咱们去云市咱们就带着,不愿意的就结算多一个月的工资,让大家早作打算。”



       董婉云为人善良,加上这次是她们母女俩突然离开,自然就绝对愧对那些常年在顾家工作的佣人们。



       “您放心,我都会安排好的。”



       顾心柠安抚的拍了拍董婉云的手臂,笑着说。



       很快她就把家里的佣人都叫过来,不多,也就五六个的样子。



       要留下看房子的,董婉云已经选好了,都是家就在宁城而且为人忠厚老实可靠。



       顾心柠把她跟董婉云要离开的消息告诉大家,为了不让傅池渊找到,她并没有说将来会去哪一座城市,只说是外地,问佣人们愿不愿意跟着她们母女。



       听到她说不愿意也没关系,而且离开会多拿一个月的工资。

m.quanzhifashi.com

       在佣人感激的目光中,顾心柠把工资发下去就让他们离开了。



       留下的两个是夫妻,也是在顾家待时间最长的佣人跟司机。



       “夫人小姐,你们放心,我们会看好家的。”



       “麻烦你们了。”



       “您太客气了。”



       家里的事情很快就安排妥当,顾心柠不打算直接带着董婉云去宁市,而是以旅行掩人耳目,打算从国外中转。



       董婉云对此没什么意见。



       机票很快就买好了。



       而同时,傅池渊那边也得知了顾心柠第二天一早就要离开宁城的消息。



       “小野猫还挺聪明,想出国一趟甩开我吗?”



       傅池渊好笑的说,眼神是不同以往的温柔。



       韩凛看的啧啧称奇。



       所以说,再高冷的男人也有温暖的时候,只看什么人能改变他。



       “等小野猫走了,咱们的计划也该重启了。这几天给傅恒志的时间足够多了,他应该得意的以为我很快就会被他踩在脚底。呵,让他放松几天也算是我这个小辈最后为他做的。”



       傅池渊勾着唇角,笑的残酷又阴冷。



       陈州坚持要送顾心柠跟董婉云去机场。



       “到了地方记得打电话跟我保平安,隔一段时间就跟我联系一次。照顾好自己还有伯母,等你们安顿下来我会想办法过去看你们的。”



       “对不起陈哥,做出卖掉公司的决定让你也失去工作。”



       这也是顾心柠觉得愧疚的地方。



       谁知道听了她的话,陈州竟然笑了笑,说:“放心吧,买下顾氏的老板因为手头有其他的事情,所以短期内不打算改变什么,我还会留在顾氏。毕竟除了我,没有人更了解顾氏了。”



       “真的吗?太好了!”



       顾心柠一脸欢喜的说。



       只要陈州没有被自己连累就好了。



       “不用操心我,这么大个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出门在外,你跟伯母要小心点,注意安全。另外,要多注意伯母的身体。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给我,记住了吗?”



       “恩。”



       顾心柠笑着点头,陈州的叮嘱让她心头暖暖的。



       “陈哥,我们会再见面的。”



       顾心柠说着,主动上前拥抱着陈州。



       陈州笑的温柔,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进去吧。”



       “恩。”



       董婉云见两人告别完了,笑容温和的看着陈州:“小陈啊,你要努力把个人问题给解决了。争取等你去看我们的时候带着另一半,也好让伯母早已准备好的红包赶紧送出去。”



       “我会的。”



       陈州爽快的应了。



       董婉云笑得愈发温和,要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城市,她的心头不是不怅然。



       但是为了女儿,她必须坚强。



       “走吧。”



       “陈哥再见。”



       顾心柠满脸不舍得跟陈州道别,然后才挽着董婉云的手转身离开。



       目送两人消失在安检口,陈州才转身离开。



       人群外,一个戴着墨镜的高大身影久久的盯着安检的方向,直到一批人都走光了还没有动。



       “先生。”



       韩凛出声提醒道。



       “走吧。”



       原来戴墨镜的是傅池渊。



       他是来送顾心柠的。



       高大的身影像屹立不倒的巍峨大山,挺拔又气势凌厉。



       送走他唯一牵挂的人,宁城的风雨就要来了。



       “先生。叶小姐还没找到。”



       提起叶灵珊,傅池渊下意识蹙眉。



       自从那晚她离开后竟然一直没有下落,就连曾经她在酒吧频繁接触的男人也找不到了。简直像是被人掩盖了行踪,到现在还没有丝毫线索。



       “继续派人留意,有消息再通知我。其他不用管,她应该没事。”



       叶灵珊当然还没事,她只是有些暴躁,有些无法忍耐。



       已经不止一次想要离开宫钺的房子回去找傅池渊,可她骨子里的那股傲气又咽不下。



       自己都逃走这么久了,池渊哥哥竟然连找过都没有。既然他都不着急,自己凭什么要乖乖回去?简直没面子极了,她才不要先低头。



       不过因为暴躁,叶灵珊对宫钺的态度自然很恶劣。



       颐指气使的。



       宫钺现在自然对她还没有失去兴趣,也乐意哄着她。



       “怎么,心情又不好了?”



       “我要喝酒!今晚就要去,你不要再拦着我了!”



       “好啊。”



       宫钺笑着说。



       叶灵珊微微睁大眼,有些不敢相信:“你不是不让我去吗?”



       “怎么是我不让你去,只是还没准备好担心你的行踪被泄露所以暂时限制你的自由而已。现在都准备好了,你想出去玩儿当然没问题。”



       宫钺笑的纵容,伸手揉了揉叶灵珊的头发。



       她心里有些发虚,脸上却仍旧在虚张声势:“早说清楚不就好了。”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



       宫钺眯着眼,把眼底的兴奋藏起来。



       既然是她亲口说的要喝酒,那今晚就再来一次吧。



       上次的调教效果很不错,这次可以玩儿些更高级的。



       宫钺在心里想着,身体因为兴奋而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