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75章 被打砸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本来客栈装修完毕,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开业是好事。可谁也没想到,就在即将开业的前一天晚上,客栈突然被一群不明人士深夜打砸。



       等顾心柠得到消息的时候,新装修的客栈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就连她跟董婉云精挑细选的花也被糟蹋的惨不忍睹。



       “妈,您先回酒店去。”



       顾心柠转身看向同样焦急担忧的董婉云,现在还是半夜,她担心董婉云的身体。



       之前就是听说客栈出事,董婉云非要跟过来,顾心柠实在拗不过才答应的。



       “可是客栈怎么办?好好地怎么就忽然有人把我们的客栈给砸了?我们这才刚来,又没有得罪什么人。”



       董婉云焦急的说着,眼底满是担忧和愤怒。



       她跟女儿好不容易才弄好的客栈,眼看着就要开业了却又闹出这种事。



       “您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时间太晚了,您先回酒店休息。不管客栈怎么样,您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顾心柠忍着心里的愤怒,轻声细语的安抚着董婉云。



       她的身体的确因此有些不舒服,董婉云也就没有拒绝,点点头先一步回了酒店。

m.quanzhifashi.com

       幸好两人住的地方不远,就隔了一条街,董婉云又是在一名女警的陪同下回去的,所以顾心柠才没那么担心。等董婉云离开后,她才大步走向办案民警。



       “有什么线索吗?”



       “我们已经调取了周围的监控,锁定了打砸成员里的几个人。其中有个是熟面孔,经常在这一片惹事。不过按理说,您跟您母亲初来乍到,不应该招惹上这种人才对。”#@$&



       民警一脸疑惑的说着,顾心柠也同样疑惑。



       她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故意针对自己。



       “麻烦您尽快把人抓到,查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们会尽力的,只是你的客栈暂时没办法开业了。这段时间您跟您母亲也最好都在人多的地方活动,以免再遇到什么麻烦。”



       “我知道了。”%&(&



       顾心柠点点头,皱眉说。



       一番忙碌后回到酒店已经差不多凌晨五点了。



       “心柠,怎么样了?警察怎么说?”’



       “您怎么还没睡?”



       顾心柠连忙走过去,担心的问。



       “我心里有事,睡不着。这些没天理的混蛋,凭什么砸了我们的客栈!咱们母女俩初来乍到,又没有得罪过谁。”



       董婉云气愤的骂着。



       两次听到同样的疑问,顾心柠的心里其实已经答案。



       这件事应该是客栈的前任老板以及那位政府的某个工作人员有关,自己参合进去才解决了问题,前老板离开后对方或许怀恨在心,所以才报复自己。



       顾心柠不由皱眉,她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和和气气的人背后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刚准备在这儿稳定下来就遇到这种麻烦事,如果不彻底解决,以后就不可能会有安生日子。



       呼。



       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顾心柠无奈的想着,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没事的,您不用担心。警察说会尽快解决问题,人也盯准了,会尽快抓到。”



       “哼,抓到了咱们一定要告他们!”



       “肯定要告。好了妈,时间真的不早了,您快去休息吧。”



       顾心柠实在担心董婉云的身体。



       见状,董婉云也只好回卧室去睡觉去了。



       疲惫的呼出一口气,顾心柠抬手捏了捏眉心。



       事情究竟要怎么彻底解决,她现在还一点想法都没有。一夜没有休息好,现在头昏脑涨的厉害。



       躺在床上,顾心柠翻来覆去,过了好一会儿才睡着。



       而同时,宁城。



       “呵,找死。”



       傅池渊冷笑,眼神里满是戾气。



       “我已经让人暗中把那些人抓了,送到警察的手里去。另外背后指挥者的身份也锁定,证据也会马上送到警局。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对方暗中做的坏事。一旦揭发,他不进去住个十年八年是出不来的。”



       “太轻了。”



       傅池渊声音冷冽,字里行间透出的戾气让韩凛不禁身体一抖。



       “先生,您的意思是?”



       “既然敢招惹我的人,那就让他进去一辈子好了。”



       “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韩凛连忙正色,恭敬的点头答应。



       窗外是即将黎明前最深重的黑暗,一如此刻的宁城。



       傅池渊的脸上遍布着阴霾,他掀开被子下床,赤脚走到落地窗前,刷的一下拉开窗帘。冷冽的空气随之涌进来,清新又强势。



       傅池渊满脸阴冷,想到顾心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地方安定下来却被那些人渣给破坏,他的眼神就愈发凌厉。



       烦躁。



       还是尽快解决傅恒志的好,这样他才能彻底的放下宁城的事情去云市找顾心柠。



       这一次,他会慢慢来,让她感受到自己的感情,心甘情愿的留在他身边。



       一整天都在开会,高强度的工作就算是铁人也会疲惫。



       到了晚上回去时,傅池渊靠在后座闭目养神。车子起初开得很稳,过了会儿却突然晃动了下。



       傅池渊立刻睁开眼。



       “怎么回事?”



       “先生,车子被动了手脚。”



       司机声音冷静的说,好像被动手脚的车子不是他们的。



       “刹车?”



       “是。刹车线被剪了,我现在找不到刹车。幸好现在已经晚了,公路上人不多,我先想办法让……”



       砰!



       司机的话还没说完,车后方忽然被猛地撞了一下。



       “先生小心!”



       车子是从另一侧的路口突然冲过来的,如果不是司机反应及时,被撞到的就不单单是车后方接近车尾的地方,而是傅池渊所在的后座。



       傅池渊眼神冰冷,面不改色的看向窗外。



       车子前后的保镖车开始呈保护的姿势,一左一右的护着傅池渊的车子。



       嗡嗡嗡。



       傅池渊的手机响了,是韩凛打的。



       他接了。



       “先生,您没事吧?”



       “没事。”



       “我们的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很快就会把这些杂鱼给解决了。您先走。”



       “刹车出了问题。”



       傅池渊不紧不慢的说,一副事不关己的镇定模样。



       韩凛沉吟片刻,说:“我在前面开路,您让司机跟着我的车。往人少的地方开,然后想办法把车子弄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