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76章 傅康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眼看着傅池渊的车子离开,对方想要追,无奈被咬得太紧,根本连追的机会都没有。



       在韩凛的护送下,车子一路往偏僻的地方开。穿梭在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之间,光影不断交错。傅池渊始终淡然自若,仿佛陷入危机中的人不是他。



       司机紧握着方向盘,慎重又慎重。



       “先生,前面有一处紧急停车带,让司机开上去。”



       是专门为了出问题又车速过快的车子设置的那种紧急停车带,呈现斜坡状,地面是凸凹不平的细碎石头方便车子一边往上一边减速,而尽头是高高的墙壁。



       车速虽然不低,但是在拐入紧急停车带之后,爬坡加上设置成减速的露面让车速慢慢降了下来。



       剩下的,就是司机的车技了。



       “先生,您坐稳了。”



       司机沉稳的声音传来,车速明显减少,但是前面已经看到了墙壁,马上就要撞上去。



       深吸一口气,司机的眼角余光看了看周围,迅速判断出最有利的角度,车身咚的一声撞了上去。



       剧烈的晃动让人的脑袋不由一阵眩晕。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傅池渊拉紧头顶的扶手,稳稳地撑着身体。



       韩凛等人迅速从车子里下来,飞奔而来。保镖动作敏捷的上前把车门给拽开,担忧的看着傅池渊。



       “先生,您没事吧?”



       “没事。”



       傅池渊镇定自若的摇头,弯腰下车。



       前面的司机跟保镖也随着下车,他们两人不可能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也不严重。



       见傅池渊没事,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抱歉先生,是我失职了。”



       司机低着头,一脸愧疚的说。



       如果他早点发现车子被动了手脚,就没必要有这么一出。



       “我立刻派人去调查。”



       韩凛也走上前,说。



       傅池渊却不为所动的摆摆手,说:“不用了。”



       韩凛不解的看着他,被人算计差点出事,竟然不要调查清楚给对方点厉害尝尝吗?



       “傅恒志做的。”



       不需要调查他也知道。



       “您的意思是,他开始出手了。”



       “这只是开始。”



       傅池渊挑着唇,笑的漫不经心可眼神却愈发冷冽:“或许当年他就是依靠着这一批对我父母的车子动了手脚,这一次还要故技重施,可惜……我是不会给他机会得逞的。”



       提起当年枉死的父母,傅池渊的眼神中再次充满了骇人的戾气。



       “让人盯着傅恒志,我要把当年帮他的人揪出来。”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失败了?你们究竟是怎么办事的?”



       傅恒志气的脸色扭曲,他还在等着对方的好消息呢,结果竟然失败了!



       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傅池渊可并非当年的傅明志。”



       电话另一端的人语气嘲讽的说:“当年的傅明志对你可是全然的信赖,自然不会防备你。可傅池渊不同,他就是来找你报仇的,又怎么可能蠢到毫无防备。”



       “你明知道,难道就不能用点高超的手段吗?”



       傅恒志不满的质问。



       “放心,我可不想丢掉那么大一笔钱。等着好了,迟早会成功的。”



       “哼。你最好动作快点,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傅恒志说完就挂了电话,迅速又直接。



       他阴沉着脸,用能动的那边身体抓过床头的东西狠狠地砸在地上。



       在得知自己偏瘫后,他的情绪本来就变得尖锐暴躁易怒。刚刚又听了一个坏消息,房间不被他给拆了就是好的。



       等胸口的愤怒发泄的差不多了,傅康才敢敲门进来。



       “老爷,当心您的身体。”



       “让人把房间收拾干净。”



       傅恒志说完,闭上眼睛不再开口。



       很快佣人们就战战兢兢的把房间收拾好,低眉顺眼的离开。



       傅康看了眼傅恒志,恭恭敬敬的说:“老爷,您该吃药了。另外今天还要输液,添加了一些新的药物成分,对您的身体有好处。”



       一提到吃药傅恒志的情绪就更加暴躁。



       他一个注重脸面的人,却没想到有天自己成了只能躺在床上的偏瘫,还差一点就要嘴歪眼斜的。这种结果,他怎么可能接受。



       因为潜意识里的不愿意接受,对于治疗他也很抵触。



       “吃什么药!滚出去。”



       傅恒志中气十足的骂道。



       “老爷,您怎么能不吃药呢?吃了药,身体会早点好转,您要配合治疗。”



       “好转?呵?身体好转我的全身都能动吗?我还需要躺在床上吗?”



       傅恒志怒目圆睁的瞪着傅康,他一脸为难的不语。



       过了会儿,才又劝:“您不是要看着傅池渊重新坠入深渊吗?如果您不好好保重身体,到时候只能会让仇者快。我知道老爷您一时无法接受,可就是因此您才更应该配合治疗。”



       傅康仔细的劝慰着,傅恒志总算听了进去,哼了声没再说什么。



       等吃了药,换了新的药瓶,傅康才转身离开。



       他回到自己的卧室,抬头看了眼墙上挂着的壁钟,心里在计算着什么。



       五分钟。



       傅康转身离开。



       傅恒志的门口站着两个保镖,是傅恒志的人。即使傅康想要进去,他们也会询问一番。



       “我去看看老爷的情况,医生说新加入的药物可能会有点副作用。”



       保镖点点头,让傅康进去。



       关上卧室门,房间里只剩下傅康以及床上输液中陷入昏睡的傅恒志。



       “老爷。”



       他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叫着傅恒志的名字。



       没有人回应。



       傅康这才放心。



       冷眼看着傅恒志,他的眼底满是怨恨和嘲讽。盯着毫无知觉的人看了好久,傅康才拿过傅恒志的手机,打开,把他的通话记录拍下来后把手机重新放好。



       做完这一切,傅康转身离开。



       叮咚。



       傅池渊拿过手机,点开新消息。



       扫了眼照片里的号码,他把手机推给韩凛:“照着上面的线索立刻去查,我要查到对方的身份。”



       “是,先生。”



       韩凛立刻捧着手机离开。



       云市。



       “人都抓到了?”



       警局的人办事效率这么高吗?



       “是的。所有参与打砸的人都已经抓到了,所以麻烦顾小姐您能来一趟我们派出所。”



       “好,我现在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