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89章 清醒的表演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先生,您感觉怎么样?”



       傅池渊垂眼看了眼缠绕着绷带的腹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无碍。”



       不过是腹部中弹而已,对傅池渊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当初初到国外的时候,他为了生存不得不游走在最危险的边缘,接触到的从来都是刀光剑影跟肮脏黑暗。



       受伤是家常便饭,甚至好几次差点死掉。



       所以只是腹部中弹,真的不算什么。



       “把警局那边打点好,我不希望有任何负面消息传出来。另外,我住院的消息也要封锁,不要让外人知道。”



       一旦他中枪受伤的消息被外界知道,媒体肯定会在网络上大肆宣扬。到时候即使顾心柠在云市也能看到,他不想让她担心。



       尤其现在顾心柠还不是一个人。



       “是。”



       韩凛只以为傅池渊是不想节外生枝所以才要封锁消息。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见傅池渊神色间带着疲惫,韩凛嘱咐他赶紧休息。



       灯光迷离的房间,一身薄纱的叶灵珊猛地睁开眼。在看清楚周围的环境时,她的脸色登时变得煞白,猛地坐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她惊呼道,看到身上衣不蔽体的玩意儿,脸色更是变得铁青。



       “宫钺!宫钺!”



       她记得自己让宫钺陪着去酒吧喝酒,还让他给自己弄些更刺激的东西玩儿。后来喝多了,再之后的记忆就没了。



       可是她为什么会在这种鬼地方醒过来?身上的薄纱又是怎么回事?



       任凭叶灵珊怎样大喊大叫,都没有人回应。



       她愤怒又惊慌,即使薄纱跟没穿衣服没什么两样,她也不得不攥紧了唯一可以蔽体的东西。



       下了床,叶灵珊想离开。可她走到门口才发现,自己根本打不开门。



       房间里除了暧昧迷离的灯光,她刚刚醒来的一张床,打不开的门,还有占据了一整面墙壁的奇怪玻璃。



       从里面根本看不到外面,所以叶灵珊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根本不知道,那面玻璃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



       而此刻,布置的如同小型奢华影院的大厅里,一个个西装革履戴着面具的男人正一脸兴致勃勃的看着房间里慌乱无措的叶灵珊。



       她越是慌乱,越是惊恐,外面的看客就越是兴奋。



       尤其她身上还裹着薄纱,若隐若现,妩媚极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宫钺,宫钺你给我出来!”



       房间是经过特殊设置的,所以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就好像在欣赏一出哑剧。



       叶灵珊惨白着脸,不断的拍打着门扉。



       愤怒的大喊着宫钺的名字,声嘶力竭。



       渐渐地,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燥热起来,手脚发软。与此同时,她的心底忽然生出一阵阵诡异的渴望,让她快要疯掉。



       “怎么会这样?”



       她到底怎么了?身体变得好奇怪?



       叶灵珊的呼吸开始急促,她焦躁不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她觉得特别渴,想要喝点什么,身体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饿了三天三夜的人,忽然看到面前一桌的珍馐美食正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儿,可在她走上前时才发现有一道玻璃阻隔了一切。



       明明只要敲碎玻璃就能吃到心心念念的食物,可她无论怎么努力也打不碎。



       “好难受,好难受啊。”



       叶灵珊难受的喃喃自语着,一手抓着身上的薄纱,一手捂着自己的脖子。



       好渴啊。



       忍不住吞咽了口水,叶灵珊烦躁到抓狂。



       她想要喝点什么东西,想要控制变得越来越奇怪的身体。



       可是不行。



       从身体内部涌上来的感觉越来越深切,越来越无法控制,她开始难受的撕扯着身上的薄纱。



       外面观看的人变得更加兴奋,面具后的眼睛里闪烁着邪淫的光芒,迫切想看叶灵珊撕开身上的薄纱,露出鲜美的**。



       仿佛能够听到薄纱被撕裂的声音。



       当叶灵珊的身躯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配合着她脸上夹杂着恐惧和慌乱的表情,大厅里的男人们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身体变得更加兴奋。



       “难受吗?”



       耳边忽然想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如果是清醒的叶灵珊肯定能听出来,那是宫钺的声音!



       可她现在正被难受的焦躁操控着神经,被惊恐压抑着理智,根本分辨不出什么来。



       只是听到了声音,她高兴极了。因为终于有人跟她说话,她可以弄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以要点东西喝。



       “口渴,我要喝水。”



       “想喝水?”



       “给我水!”



       叶灵珊抓狂的大喊,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想喝水就要乖乖听话。”



       叶灵珊想发脾气,可又一波的干渴让她不得不屈服。她的声音软下来,哀求的说:“你要我怎么做?”



       “乖孩子,跪在地上,屁股撅起来。”



       叶灵珊还记得自己衣不蔽体的样子,心里满是抗拒,下意识的摇头。



       “那就没水喝。”



       “不要!”



       叶灵珊立刻摇头!



       她要喝水,特别特别想喝水,不然会渴死的。



       对水的渴望超越了一切。



       叶灵珊按照宫钺的命令,趴在地上,白嫩的臀部高高的撅了起来,而且是对着玻璃。



       “乖孩子。”宫钺轻笑,声音温柔又邪恶:“看到地上的东西了吗?只要你乖乖的自己弄进去,我就给你水喝。”



       一旦开头,心底的那点羞耻就会被逐渐抛开。



       叶灵珊就是如此。



       她只犹豫了几秒就按照宫钺说的做了。



       很快她面前就出现一杯水。



       叶灵珊急切的抓起来,一口气喝光。



       可是身体里奇怪的感觉还是没有被压下去,口渴的感觉愈发强烈。



       她难受的皱眉,嘴里呢喃着:“不是水,没有用!是什么?”过了许久她才找到答案:“是酒!我要宫钺以前给我喝过的酒!”



       莫名的,叶灵珊觉得酒肯定能缓解自己的症状。



       一旦想起来,心底的渴望一下子被放大了百倍。



       “宫钺,给我酒!”



       “想喝酒的话,就乖乖配合,知道吗?”



       “我会配合的。”



       “很好。”低低的笑声传来,邪恶的如同魔鬼:“待会儿会有人进去,你要乖乖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