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95章 被卖掉带走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三天后。



       “宫少,买家已经找到了。”



       “是吗?”



       宫钺姿态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闻言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角。偏暗晦涩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好似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层阴暗中。



       一室静谧。



       宫钺慢条斯理的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等杯子里的红酒因为指腹的温度而散发出香味儿才仰头一口喝掉。



       啪嗒。



       酒杯被放在茶几上,宫钺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



       他伸手,手底下的人立刻恭敬的地上专属于他的黑色面具。



       宫钺戴好面具,信步闲庭一般离开房间。幽深的走廊只能听到宫钺的脚步声,不断往走廊的更深处走去。最终,停在其中一间房门口。



       他转身,对身后的人吩咐。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把宠物收拾干净,带过来。”



       “是。”



       手下转身走了后宫钺才示意旁边的人开门,踩着昂贵的地毯大步走进去。#@$&



       “您来了。”



       早就等候在里面的买家看到戴着标志性面具的宫钺立刻站了起来,即使同样戴着面具也能看到他脸上的谄媚。毕竟在这个彼此都不熟知的俱乐部,只有宫钺的面具才是最独特,最尊贵的。



       他的面具,代表的是绝对的权势。



       “不必客气。”



       宫钺漫不经心的说,等他坐下后对方才跟着坐下。%&(&



       “你想要买我手里最新调教好的宠物?”



       “是的。不瞒您说,从她第一场表演开始,我就特别喜欢。一直在等着您出手呢,现在总算是被我等到了。”



       对方说着,眼底满是贪婪。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中意的宠物了,把她带回去,肆意按照自己的喜好去摆弄。



       早在看到叶灵珊表演的第一次他就开始想象,把这样一个尤物带回去,用自己精心准备的宝贝调教伺候着,看着她露出痛不欲生又不得不乖顺的表情……



       啊,真是想想就忍不住的兴奋。



       对方的身体有了反应,呼吸也开始变得粗重。



       宫钺自然也看到了。



       “这么久迫不及待了吗?”



       “不好意思啊,让您见笑了。”



       “怎么会呢,这证明我调教的宠物魅力非凡。稍等片刻,宠物马上为您送上。您可以在这儿先过过瘾,然后再把她带走。”



       “我懂我懂,这是这里的规矩。”



       但凡被买走的宠物,都要在俱乐部里被新主人按照自己的喜好调教一次。



       而且是面向所有的高级会员。



       对此,很多买家可是再期待不过了。



       他们都是一群心理变态扭曲的人,追求的是最极致的享受。能够让其他人观看自己调教宠物,那可是极高的荣耀,没人会不喜欢。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叶灵珊不断的大喊,剧烈的挣扎着,可惜根本无济于事。



       钳制着她的人力气大的要命,毫不客气的抓着她往前走。



       她的身体里仿佛燃烧着火焰,渴望将它熄灭,渴望平复那股恼人的、让人发疯的感觉。



       这个感觉很熟悉。



       就像那次清醒的表演……



       叶灵珊狠狠地打了个寒颤,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失控。她要被体内不知名的东西给控制,做出自己也无法控制的事情。



       肮脏,下贱。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惊恐占据着叶灵珊的大脑,她现在只想要离开。



       可惜一点力气都没有的她还是被丢尽了房间里。她跌跌撞撞的坐在地上,身上单薄的纱裙几乎要坠落,露出丰盈的身躯。



       叶灵珊下意识的抱着胸,她看到了宫钺。



       “你要干什么?宫钺,你想要干什么?是不是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我到底怎么了?”



       叶灵珊愤怒的嘶吼着,暂时没看到另一边的中年男人。



       而无意听到宫钺名字的中年男人则狠狠地颤抖了下,肥胖的脸上遍布着汗水。面具下,他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怎么办?



       他竟然好死不死的听到了宫钺的名字!



       要知道,整个俱乐部谁也不知道最高级调教师的名字。他的名字是神秘的象征,知道他的名字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对方想也不敢想。



       看到了他的恐惧,宫钺轻笑了声。



       “陈先生不必紧张,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嘴里说着不会把对方怎么样,可是‘陈先生’三个字就已经表明了他也同样知道对方的身份,是一种无声的威胁。



       我知道你是谁,所以你想做什么得先掂量掂量。



       陈先生干巴巴的笑了笑,摘掉脸上的面具,擦了擦汗。



       “宫少放心,关于您的身份,我死也不会透露一个字的。”



       “陈先生客气。”



       叶灵珊的理智越来越少,身体越来越难受。



       她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宫钺,王八蛋,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正好,见见你的买主吧。以后,他就是你的新主人。”



       宫钺含笑看着叶灵珊,笑容看起来温柔极了,可眼神却是冷酷又残忍的。



       他竟然真的把她卖掉了?



       叶灵珊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没想到宫钺竟然真的惧怕傅池渊。



       她要被卖掉了!



       “不,你不能这么做。”



       “我能。”



       宫钺漫不经心的说,他站起来,走到叶灵珊面前。



       “等最后一场表演结束,你就会跟着自己的新主人离开。恩,后会无期。”



       宫钺笑的残忍极了。



       叶灵珊狠狠地颤抖着,她伸手去抓宫钺,却怎么也抓不到。视线变得模糊,身体里涌出一**陌生的渴望。她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起来,换了个地方,还感觉到一双双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



       令人作呕。



       她想要挣扎,可是身体根本什么力气都没有。



       叶灵珊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迫不及待的喝了很多酒。然后就疯了,彻底迷失了。配合着对方,**又放荡。



       迷迷糊糊中,她记得对方让自己陪着碰了毒品。



       她知道,自己完了。



       最终表演结束后,叶灵珊被姓陈的男人带走,离开了俱乐部。



       而宫钺也迅速的收拾好东西,打算换一个地方重新找到更好的猎物。



       医院。



       “还是没有傅景寒的消息吗?”



       “没有。”



       韩凛摇摇头,懊恼的说。



       本来有了宋晨欢,他的行踪尽在掌控中。却因为一次意外,错过了,之后竟然怎么也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