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88章 她比我自己还要重要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是又怎样?对我来说,她比杜家比我自己还重要。宋家又怎样?你又怎样?加起来也比不过宁宁的一根头发!”



       从小就被人捧在手心娇宠着长大的宋美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除了在杜靳之的身上一次次铩羽而归,在任何人面前他都是趾高气扬都是骄傲的。



       可现在竟然听杜靳之亲口说自己甚至自己的家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她眼里的贱人,宋美云怎么可能甘心。



       她扭曲着脸,愤恨的瞪着杜靳之。



       “好,很好。杜靳之,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宁愿跟宋家作对。很好,既然你要这么做,那就尽管试试好了。我倒要看看,杜家跟杜伯伯是不是会站在你这边。”



       宋美云咬牙切齿的说。



       “不劳烦你操心。”



       杜靳之冷声说,满是厌恶的命令:“让你的保镖滚蛋。”



       “不让,有本事你打我啊。”



       宋美云冷笑,高高的抬着下巴,挑衅的看着杜靳之。



       这时,杜靳之的人也赶了过来。看到休息室里的情况,立刻上前。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把他们抓起来。”



       杜靳之冷声命令,他的人立刻上前把两个保镖团团围住。他们不过是两人,这里又是杜家,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抱歉,待会儿我带你去处理伤口。”



       杜靳之看着顾心柠已经停止流血的脸,一脸歉意的说。



       他甚至想给顾心柠一个拥抱,可是他担心会吓到她,只好强忍着。



       “把宋美云也给我抓住。”



       杜靳之冷声命令,眼神锐利的看向趾高气扬的宋美云。



       她笃定杜靳之不敢把自己怎么样,毕竟她的背后还有整个宋家。杜靳之再怎么样也是杜家人,上面还有父亲在压着,不敢真的把自己怎么样。



       所以即使被抓住,她依然有恃无恐。



       “宁宁,你先去隔壁等着,医生马上就过去。”



       杜靳之扭头对顾心柠温柔的说。



       顾心柠有些犹豫,她担心杜靳之会对宋美云做什么。



       并非她圣母,而是因为杜靳之现在在气头上,她担心他失控对宋美云下手太狠。万一真的得罪了宋家,杜家也会有麻烦。



       “靳之……”



       “没事,别担心。”



       杜靳之笑笑,他到底还是没忍住,走上前轻轻地拥抱了一下顾心柠。



       克制着亲吻她的冲动,很快放手。



       “去吧,先把脸上的伤口处理好。”



       “好吧。”



       顾心柠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只好点点头离开。



       怎么说这也是杜靳之跟宋美云的事情,她也不方便插手。



       等顾心柠一离开,杜靳之的眼神登时变得锐利又冷厉。他冷笑着看向宋美云,充斥着厌恶的眼神让她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笃定变得不确定起来。



       “杜靳之……啊!”



       宋美云刚喊出杜靳之的名字,他就出手飞快的用擦干净的匕首划破了她的脸。剧痛让宋美云发出一声惊呼,下一秒就在杜靳之的眼神示意下被旁边的保镖给捂住嘴巴。



       她带来的两个保镖也迅速挣扎着,想要赶过去保护她。



       无奈被人钳制,根本没办法挣脱。



       “唔唔!”



       宋美云想发出声音,可是嘴巴被紧紧地捂着,只能呜咽。她瞪大眼,不可置信又愤怒的盯着杜靳之。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杜靳之竟然真的会对自己下手。



       脸上被划破的伤口比顾心柠脸上的要严重的多,火辣辣的疼!被毁容的恐惧让她的脸色变得煞白,眼里也带着几分恐惧。



       “这是还给你的!”



       杜靳之森冷的声音贴着宋美云的耳边响起,让她毛骨悚然。



       那一刻,宋美云有股被毒蛇给盯上的感觉。



       她这时才意识到,杜靳之说的之前看在宋家的面子上躲避自己是真的,而并非说说而已。因为如果他不把宋家放在眼里,不再顾忌宋家,那么自己就成了可以随意伤害也无所谓的人。



       宋美云感觉到惊恐。



       她开始拼命挣扎,杜靳之却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他握紧了匕首,冷笑着在她的脸上划出两道交叉的伤痕。



       剧痛让宋美云不断的冒冷汗。



       她红着眼睛,带着哀求的看着杜靳之,可杜靳之却不为所动。



       “我给过你机会的。可惜,是你自己不愿意把握。如果不是你伤了宁宁,我也不会这么对你。怪就怪你自己!宋美云,以后不要招惹我,更不要再伤害宁宁。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杜靳之的薄唇贴着宋美云的耳朵,轻飘飘的语气却让她浑身发冷,胆战心惊。



       说完之后,他给保镖使了个眼色。



       会意的保镖立刻带着宋美云跟她的保镖离开,很快就从另外的通道离开杜家。



       杜靳之过去的时候,顾心柠脸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幸好都不深,所以不会留疤。



       只是订婚宴是注定不能举行了。



       “还疼吗?”



       杜靳之皱眉看着顾心柠脸上的伤口,想要伸手去碰,又担心会弄疼了顾心柠。



       “没事,早就不疼了。只是小伤口而已,养几天就好了。”



       顾心柠笑着摇头。



       她是真的不觉得疼,只是杜靳之太紧张了。



       “不疼就好。”



       即使顾心柠说过不疼,杜靳之的眼神里依旧充满了愧疚。是他没有保护好顾心柠,给了宋美云可乘之机,让她伤害了她。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自责什么。只是现在这样,订婚宴是没办法举行了。怎么办?外面宾客来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没办法举行订婚宴对杜家对你都会有影响吧?”



       “放心,交给我处理。”



       杜靳之自然也觉得遗憾,明明就差一点就要跟顾心柠举行订婚宴了。



       即使对她来说一切都只是假的,是配合自己演戏。



       说来说去,都怪宋美云。



       她以前对自己怎样,杜靳之看在宋家忍了,不跟她计较。但是这一次她触及了自己的底线,杜靳之不想再继续放任。



       看来,是时候跟父亲好好谈谈了。



       没有永远的朋友不是吗?



       宋家现在正在走下坡路,想要吞并了也不是不可能。



       父亲会感兴趣的。



       “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去找父亲。饿了的话就找佣人,别想太多。这件事是宋美云引起的,我会处理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