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95章 千金难买后悔药

作品:《 顾心柠傅池渊

       顾心柠笑笑,避开了杜靳之的话。



       “我去做饭,你要吃什么?今天可以点餐,我保证做的尽善尽美。”



       “宁宁喜欢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杜靳之笑容不变,依旧是平日里跟顾心柠说话的语调,她什么异样都没有察觉。



       好吧,即使有什么异样,以顾心柠现在的心不在焉也根本不可能察觉到。



       “我去做饭。”



       她说完,拎着买来的食材转身去了厨房。



       杜靳之双眼紧紧地盯着顾心柠,眼神晦涩不明。



       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心里疯狂的念头给强行压下去,杜靳之强迫自己转身离开。他不能再看顾心柠,不能再留在她的身边,他担心自己会失控。



       回到卧室,杜靳之的脸上爬满了暴怒跟阴霾。



       一定是遇到了谁,否则她怎么会这么不对劲。

m.quanzhifashi.com

       早知道,他绝对不会带着顾心柠回国。如果一直待在国外,她没办法接触国内的一切、没办法想起自己的过去。那样,如果纯洁白纸一张的宁宁就是他的。



       他的!



       可惜,千金难买后悔药。#@$&



       杜靳之在卧室待了好久,直到情绪沉淀的差不多,绝对不会再失控伤害到顾心柠后才走出来。



       他本来要等着顾心柠把饭做好,却不成想刚走到客厅就听到厨房里传来一声响。



       “宁宁!”



       杜靳之脸色一变,慌忙跑到厨房。



       地上一片狼藉,汤汁洒在地板上,脏了一大片。上面还有摔碎的玻璃、食材等等,看起来像是失手打翻了。%&(&



       而顾心柠怔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还在发呆还是被吓到了。



       “宁宁,怎么了?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



       顾心柠这才回过神来,弯腰就要去捡地上的碎玻璃。她的动作太快,杜靳之连阻拦都来不及。



       “嘶。”



       魂不守舍还去捡地上的碎玻璃,后果就是手指被划破,大滴殷红的血从伤口往下滴,染红了玻璃也染红了地板。



       “别动。”



       杜靳之连忙低声说,快步上前拉着顾心柠起来,避开地上的碎玻璃跟脏东西离开厨房。



       “坐着别动。”



       说完,杜靳之转身去拿急救箱。



       顾心柠呆愣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连自己受伤还在流血的手都没有过多关注一眼。



       这让拎着急救箱过来看到的杜靳之神色一暗,心里被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猛兽又开始蠢蠢欲动。他的眼神变得阴鸷,里面充斥着独占欲。



       被那样的眼神看着,会让人喘不过气来。



       而顾心柠陷入自己的思绪中,错过了看清楚杜靳之的最好的机会。



       等到她回过神,杜靳之正低垂着头半跪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给她割伤的手指消毒。酒精的刺激让她的手指微微颤抖,下意识想收回来。



       “别动。”



       杜靳之动作更快的伸手握住顾心柠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动作。



       “抱歉,我刚刚……有点走神。”



       顾心柠的声音里满是歉意,还带着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悲伤和难过。杜靳之的瞳孔骤然紧缩,庆幸自己这会儿低着头,这才避免让顾心柠看到他眼里的阴霾。



       “幸好伤口不深。”



       杜靳之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脸上只留有明显的担忧跟温和。



       处理完伤口后他松了口气。



       “以后做饭的时候不要走神,还好这次只是割破了。再有下次,我可不敢再让你进厨房了。”



       “抱歉。”



       “好了,我不是在责怪你。先坐着休息会儿,我去厨房看看。”



       “说了要给你做大餐的。”



       虽然杜靳之的态度自然,也毫不在意,但顾心柠还是觉得愧疚。



       先是欺骗杜靳之在先,说给他做饭却又因为自己的心不在焉而搞砸在后,杜靳之还能依旧用温和的态度对待自己,她更觉愧疚。



       “有什么关系,等你的手指好了,天天给我做也行啊。”



       杜靳之把真心话掩藏在玩笑中。



       他把急救箱放回去,挽起袖子去了厨房开始收拾地板。



       等地板收拾干净,又看了遍顾心柠买的菜,开始做饭。独自生活了好几年,做饭这种事杜靳之还是会做的。



       虽然换了杜靳之做饭,但菜色依旧丰富。



       两人像往常一样吃晚饭,偶尔聊几句。



       即使看到顾心柠偶尔心不在焉的出神,杜靳之也假装没看到,神色自若的跟她相处。吃了饭,杜靳之以她的手指受伤不宜碰水为由,自己去厨房洗碗。



       “今晚早点休息,我看你气色不太好。”



       杜靳之笑着说。



       “恩,那我就休息了。”



       顾心柠总控制不住的走神,她不想让杜靳之看到担心。所以他提出让她早点去休息时,顾心柠没有拒绝,顺从的点头。



       笑着目送顾心柠回了自己的卧室,杜靳之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冷着脸进了书房,给自己的人发了条消息过去,让对方尽快查清楚顾心柠的身份。



       之前他抱着自私的目的,只是草草在她出事的地方调查过,确认找不到有价值的信息后就让人撤了。之后就心安理得的把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还投注了感情。



       既然走了今天这一步,他就绝对不会放手。



       所以顾心柠此时表现的异样让他警惕,出于本能的想要调查清楚她过去的一切,然后再想对策。



       要守住自己的女人,就必须知道他将要面对的困难是什么。



       他要确信,自己能够完全的掌控顾心柠,能够让她一辈子都留在自己身边。



       而顾心柠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



       一觉醒来,她把缠绕着自己思绪的那副父女尽力抛在脑后。而杜靳之也罢昨天的一切假装忘记,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无论目的是什么,各自也算是粉饰太平了。



       宁城。



       “好点了吗?”



       “爸爸不用担心,我很好的。”



       傅依然笑眯眯的说。



       虽然是确认傅依然身体好了之后才回程,但傅池渊不免还是担心,只有确认过真的没事,他才能彻底放心。



       这会儿见女儿的小脸红扑扑的,真的很健康没有一点不舒服,他才安心。



       “走吧,咱们回家。”



       离开两天而已,却格外想念他们的家。



       如果心柠在,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