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杨清清之狠

作品:《 最后一世劫

        “就拿三嫂的事儿说吧,我真不是狡辩,只是不知道咋跟她说。”

        “当年我娘曾听说张家女儿不仅生的好相貌,还勤快能干,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我娘想着她跟我一般大,自认为我们自家条件也不差,便让媒人去张家打听。”

        “后来更是为了表达我们家的诚意,我爹娘两人亲自上门去走了一遭。可人家张家眼光高,我爹娘就连凳子都没坐热,就被人推出来了。这事以前我真不知道,直到我跟兰花成亲之后,有一回我娘跟我爹说闲话,我听见的。我娘说还以为张氏真长得赛天仙呢,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的。”

        “张家的人心比天高,她还当会给张氏寻摸个啥样的,结果还不是……”

        说着陈咚越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岳父母,含糊不清的说了几句又继续道“我隔门外听见了,就进屋问我娘说的话是啥意思,她觉着这事也没啥,自古以来谁家闺女不是百家求娶?人家挑挑捡捡的,才会显得自家矜贵嘛。这才把这事儿从头跟我说了!”

        那时候他娘的口气还是酸的很,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他之后便把这件事给放在了心底,轻易也不去想。

        “兰花问我的时候,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她心眼小,一点芝麻大的事都能反反复复拿出来跟我扳扯,我实在是累了,不想跟她吵。可我这一犹豫,她就说我心虚,就又闹开了,还闹到这……前些天她还跟我咕哝,说是杨家发了财,三舅哥手里也不少钱,等他过些天休了张氏,就让我妹妹嫁过来。不能把这些银子便宜了外人!她总是这样,嘴里说些三不着两的……”

        陈咚越说罢磕了个头道“我妹子的终生大事自有我爹娘做主,再不济还有我大哥大嫂呢,就不烦兰花费心了。从今往后我也不是二老的女婿了,您二老保重好身体。回头我让人送放妻书跟兰花的嫁妆回来,今后咱们再见就当做不认识吧!”

        杨兰花本来还听的一肚子气,打算回去再收拾他,可听他这样一说,不禁慌了神。

        她怎么也想不到丈夫会把她给兜的干净,还要休了她……

        倒是老两口急了,虽然恨这个闺女嘴巴没个把门儿的,啥都往外说,可还是让老大老二拦着陈咚越劝“好孩子有话咱好好说,兰花不听话,我们替你好好教训她,就是千万别说这些傻话。那妮儿跟皮娃没了娘,要咋活?……”

        妮儿跟皮娃是杨兰花的一儿一女,七岁的女孩,三岁的男孩。平日里来的时候,杨老太太心肝宝贝眼珠子,疼的跟个什么似得!

        看看,这就是儿媳妇跟女儿的差别。几个儿媳妇心里未免觉得,杨老太太做的太伤人心!

        再说杨清清,她这几天也是没睡过一会儿好觉,喂了两个弟弟喝了点泉水煮的面糊糊,才刚打个盹儿就听见大妞一声惨叫,她随着声音跑去一看,顿时吓得目眦尽裂。

        只见不远处的横梁上,拴着杨富贵的两根接在一起的裤腰带,张氏不知道何时已经吊在上面了。

        这会儿她已经没有意识了,看着有点吓人。她半点都不敢迟疑,忍着心中的恐惧跟悲痛,先与大妞一起去把张氏给放下来平躺着。

        发现张氏还有心跳跟呼吸后,她放声大哭道“娘,你快醒醒啊娘……”她一边喊,一边用手指甲狠狠的掐着张氏的人中。

        双胞胎才睡着又被吵醒,眼睛也没睁,扯着嗓子便又开始哭。二妞也是方才才睡一小会儿,她被大妞的声音吓醒后,哭着正要去帮忙,这下不得已又退回去去哄弟弟们。

        哄了这个哄那个,毕竟也还是个孩子,又急又怕的,终是跟着他们一起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张氏悠悠转醒,她看了看身边的二妞跟三妞,又把眼睛紧紧闭上。

        她眼中的眼泪,顺着眼角便流了下来。

        张氏嗓子受了伤,声音已经嘶哑到几乎听不见道“你们还救我干啥,我就此去了一证清白,从今往后你们姐弟出门也不会再被人指指点点,当成笑话……”

        杨清清吸鼻子道“娘,您别犯傻,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死了,背后那些看我们笑话的不就得逞了?您先别说话,我大姐去孙奶奶家了,孙奶奶一会就来。”

        果然没一会孙婆子婆媳两个就来了,后面跟着小跑的大妞。

        这时杨清清才有空问大妞道“咱爹呢,他去哪了?”

        大妞也是哭的泪眼朦胧,她惶恐又自责道“都怪我,爹说去看咱奶,让我看住娘,他一会就回来。可我肚子痛,实在憋不住了……”她蹲了茅房就往屋跑,可张氏还是出了事。

        杨清清听了后眼睛半眯,杨家人……

        孙婆子跟翠儿看着张氏脖子上触目惊心的红愣子,跟丢在一旁的布腰带,也是心酸无比。

        张氏的眼底全是死气,没有一丝前些日的风采。她今日还真是一心求死,唉!真是作孽。

        翠儿帮着抱过一个孩子哄着,劝说着张氏,孙婆子说张氏傻,一边给她上药……

        杨清清请求道“孙奶奶,翠儿婶子,你们帮我们照顾一会儿我娘,我先去喊我爹回来!”

        俩人自然应下,让她别理外面的人,出去后只管走自己的。

        之后杨清清便出去了,走在路上的时候,那些人果然对她评头论足,说的没有一句能听的。

        她疾步到了老宅后,正好就在外头听了陈咚越说的后半截话!

        屋里面陈咚越不顾两个舅兄的阻拦,拼命往外走,掀开了帘子,就看到门外的小姑娘。

        杨清清平时看张氏的态度,也多少能猜到,她以前跟杨兰花肯定有什么过节。

        再加上方才屋内的对话,杨清清估计着,杨兰花在这次的事中,即便不是始作俑者,恐怕也有推波助澜。

        她在地上找了会儿,寻到一小块尖利的烂瓦片,她把瓦片捏在手里,跨步进了屋。

        陈咚越不知道她这是啥意思,一时愣住了。里面的人没看到门外,更是不知道。

        杨清清也是个狠人,她换上笑脸走到杨兰花面前,左手抬起杨兰花的脸啧啧道“不算很丑嘛,起码比你的心好看多了……”

        杨兰花没有防备,见三妞右手握着瓦片,“呲溜”一下从头她脸上划了过去,又快又狠。她的右边眉头到腮帮,瞬间多了条口子,血喷了出来,溅的杨清清一脸血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