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八百九十七章 区别对待

作品:《 吃鸡奶爸修仙传

        血道宗作为北玄圣陆数一数二的九级大宗门,护宗大阵可是九级巅峰的级别。一旦开启,就是原兆星第一人慕星海亲自来攻打,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此时血道宗的护宗大阵已开启,无论姜焕之他们怎么看,曹凡等几人都是死定了。

        曹凡对血道宗的护宗大阵根本不以为意,自顾地开始在四周布阵起来。

        “这个时候布阵,不嫌太晚了吗?”姜焕之心中冷笑着,暗自盘算等阵法重创曹凡后如何用最残酷的方法来折磨对方。

        血道宗的护宗大阵一共有两座,一座防御阵,一座困杀阵。

        防御阵只有在血道宗遭受攻击的时候才自动激发,而困杀阵则需要人为启动,刚才姜焕之通知宗门里的阵法师启动的就是困杀阵。

        令姜焕之等血道宗修士感觉到极为不解的是,血道宗的护宗大阵明明已经开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对曹凡他们发起攻击。

        这不可能啊。就算曹凡他们有备而来,先在路上暗杀了血道宗外出任务的弟子并得到对方的身份符印,血道宗内的阵法师也可以立即控制大阵单独对曹凡等人进行强制攻击,绝无可能如此这般毫无动静的。

        “我们先退入宗门内。”姜焕之挣扎着招呼上其他在山门处的血道宗弟子,就要逃进血道宗内。

        只要把敌人留在山门外,宗门里的血道宗修士就可以尽情发动攻击,而不用投鼠忌器了。

        一股寒气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喷发了出来,将山门处的这些血道宗修士尽皆笼罩住。只片刻间那些修为较低的血道宗修士便都变成了一座座冰雕。

        只有修为较高的姜焕之和祖茂功勉强逃出了寒气的范围。

        两人虽然全都身受重伤,但求生的强烈意志让他们完全顾不上身体的伤势,全都拼尽全力想要发动瞬移遁入宗门内。

        姜焕之的身形还没来得及遁走,就被再次袭来的寒气冻结住了身体。强悍如他,在被冻成冰雕之后便再也动弹不得,更加无法发动瞬移了。

        祖茂功倒是没有被寒流侵袭,但不久后他心中反倒宁可自己也被冻成冰雕了。

        曹凡一下子截住了祖茂功的去路,抬手将一枚符篆快速地贴在了他的丹田处。那一刹那,祖茂功便仿佛泄气的皮球,浑身的气势骤然全部消散,再也提不起一丝真元了。

        修为被封印的祖茂功惶恐地看着曹凡,声音颤抖地说道:“我祖茂功与阁下无冤无仇,若有不慎得罪之处,绝非出于本意。还请看在血道老祖的份上,饶我一条性命。”

        绝望的祖茂功此时所能够做的,就是搬出血道老祖出来,希望能够让对方有所忌惮。

        “血道老祖,是这个家伙么?”曹凡冷冷地将一人丢了出来,正是已经被他擒入太上九重界的血道老祖本尊。

        此时血道老祖神色十分萎靡,哪里还有平日里那种傲视天下,霸气侧漏的气势。

        他的修为同样被曹凡封印住了,根本就无法反抗。

        祖茂功伸手试

        图揭开丹田处贴着的封印符,哪知道手指头还没触碰到那符篆,一股巨力便散发开来,险些将他的手指震断。

        这封印符若是那么好揭,血道老祖也不用那么憋屈地被人像死猪一样丢在地上却不敢反抗了。

        被困在冰雕里的姜焕之一下子全明白过来了。

        血道老祖和宗主率领一万多血道宗精英乘坐“血河舟”去攻打沧运宗,估计是全军覆没了。人家现在找上门来报复,身上有宗主的护宗大阵控制符印,自然不会受到阵法的任何攻击。哪怕宗内的阵法师再如何努力都没有用。

        毕竟宗主手头的主控制符印权限是最大的,可以控制整座护宗大阵。这意味着血道宗的修士根本就无法借助护宗大阵对付曹凡。

        姜焕之的心中拔凉拔凉,一个极为可怕的念头浮现了出来,血道宗今天恐怕真的要被人灭宗了。

        这可真是极大的讽刺啊。他们血道宗动辄灭人宗门,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要品尝一下被人灭掉宗门的苦果。

        一条条人影不断地从曹凡的身边闪出,赫然竟是天痕、冥洛、夜灵、慕星海、巫行衍、萧莽、裘煥生、归元叟这八人。

        一年时间早已过去,他们在太上九重界全都完成了忠诚度改造,可以开始出来帮助战斗了。

        这八人,每一个都是修真星守护者级别的强大存在,他们按照曹凡的吩咐分别守住血道宗的一处方向,截住任何试图遁逃的血道宗修士。

        至于一脸无辜相的祖茂功,此时早已被曹凡用一把仙器洞穿身体钉在了虚空处,四周各贴了一张封印符,实力没有达到守护者这种级别的存在,根本就无法靠近祖茂功,更不用说帮助其脱困了。

        “你......你究竟要把我怎么样?”被区别对待的祖茂功终于意识到曹凡极有可能就是冲着他来的,十分惶恐地问道。

        曹凡把手一招,祖茂功身上的储物戒等一应宝物尽皆到了他的手中。

        很快一个古朴的透明小钟便出现在了曹凡的掌心处,正是祖茂功用来对莫文斌和徐妙涵二人炼魂用的炼魂钟。

        这钟内果然有两团雾蒙蒙的元神体,正是莫文斌和徐妙涵的元神。数条雷丝飞落而下,劈在两团元神体上,使得两团虚弱的元神抽搐不已,显然他们正在承受非人的折磨和痛苦。

        曹凡的怒火一下子冒了上来,这祖茂功既然喜欢用这种残酷的方式来折磨人,那他肯定要好好让对方体验一下个中的滋味。

        曹凡口中念诀伸手一抹,炼魂钟上所有祖茂功祭炼的痕迹全部消失无踪。紧接着曹凡用强大的神识锁定住宝物,也没有将其祭炼过,便硬生生地将钟盖掀了起来。

        下一瞬,莫、徐二人的元神体就到了曹凡的掌心处。曹凡向二人神念传讯道:“你们先进我的真灵世界里滋养一下元神,稍后我会助你们恢复肉身的。”

        莫、徐二人虽然只剩下元神体,但还是知道是曹凡将他们救出来的,十分配合地放开了一切的意志。他们也不敢奢望能够恢复肉身,只要能够不再遭受炼魂钟里那雷丝灼炼的非人苦楚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