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八百九十九章 苍天饶过谁

作品:《 吃鸡奶爸修仙传

        曹凡根本不去理会祖茂功,而是自顾地布置着炼魂阵。

        这炼魂阵虽说是九级阵法,但曹凡布置的规模很小,只对付祖茂功一人,不到一个时辰便完工了。

        祖茂功隐隐感觉到情况非常不妙,口中不住地求饶着,哪里还有一丝平日里飞扬跋扈的样子?

        当日莫文斌和徐妙涵二人也曾向祖茂功苦苦哀求,但还是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曹凡这么做,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很快一缕缕分叉雷电便从祖茂功的头顶上方向他砸落了下来。炼魂阵的落雷可是冲着元神去的,只是祖茂功的肉身尚在,所以顺带着让其肉身也一起感受到剧烈的苦楚而已。

        只片刻间,祖茂功便开始凄厉地惨叫了起来。他,真的很痛苦。

        这炼魂阵并不是用灵石或者仙珠驱动,而是通过吸收大量天地的灵气转化成雷电之力的。所以曹凡根本不用担心有贪婪的宵小之辈会为了灵石或者仙珠而破坏阵法。更何况一个九级巅峰阵法哪里是那么容易破去的。

        血道宗山门前那一百多具冰雕,曹凡只带走了地仙期的姜焕之,其他的一个都没有收进太上九重界。这些人刚刚杀戮了大量无辜,当然是要付出代价了。

        离开血道宗的时候,曹凡特地给这些冰雕都贴上了一张凝真仙符。只要仙符还在,这些冰雕上的法术之力便不会散去,里面的人会永远保持这样的状态。一旦仙符遭到破坏,则它所封印的冰雕便会自动崩溃碎裂,那些早已和冰雕融为一体的刽子手便会粉身碎骨,身死道消。

        没有念对特定的解封法诀,这种封印仙符可不是想揭开就能揭开的。之前祖茂功想要强行揭开对自己修为的封印就吃到了不少苦头。

        解决了血道宗的事情,曹凡放出了“弧影”,再次离开了原兆星。

        在通过最后五次世界场景试炼之前,曹凡并不打算再回来。

        不到半天功夫,血道宗被人灭宗的消息就几乎传遍了北玄圣陆的各大城市和宗门。

        这个消息确实是太令人震撼了,传承了九万年的血道宗,北玄圣陆数一数二的顶级宗门,就这么被人抽掉了灵脉,挖走了血幽树,端了宗门宝库,全宗上下,当时竟没有逃出一人。有的只是山门遗迹外的一百多具冰雕和上方虚空处正在遭受雷电之力炼魂的祖茂功。

        当然了,还有血道宗山门遗迹旁的一块新立的石碑。石碑上面有几行醒目的血红大字:

        人亏天不亏;

        世道轮转回,

        不信抬头看;

        苍天饶过谁

        ——祭奠云雀宗死难的两万三千名弟子。

        血道宗的灭亡,让许多平日里受够血道宗欺凌的修士和宗门奔走相告,弹冠相庆。一些如血道宗那样动辄喜欢灭人家族或者宗门的大型修真势力也因此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史无前例地开始严厉约束门下弟子绝不可再肆意妄为,尤其不能有恃强凌弱灭人宗门的行动。

        像血道宗这样的巨无霸宗门,

        在整个北玄圣陆多处地方均有自己的势力,并不是宗门之地被灭了就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这些外驻的血道宗势力,不乏劫生境甚至大乘期的高手。他们在获知宗门被灭之后,纷纷赶回来探看究竟,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百多具冰雕和空中时而发出哀嚎的祖茂功。

        在确认宗门里已经没有一个敌人之后,这些回援的血道宗修士便试图搭救受困的同门。不过很快他们便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么愚蠢了。

        那些试图揭开冰雕封印的人,手刚触碰到仙符,体内的全部真元便立即被抽光。哪怕是大乘期的强者,也无法幸免。

        学乖的其他血道宗门人便开始尝试着用法技或者法宝破坏封印。等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勉强毁坏了凝真仙符,冰雕却立即在他们的面前炸裂开来,里面原本眼珠子还能动的被困者一下子就化为了齑粉。

        想要出手救祖茂功的人大有人在。毕竟祖茂功是血道宗现存的门人当中修为最高者,在宗门里的威望也最高。他若是能被解救出来,血道宗则还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只是任何靠近祖茂功的人都会立即被抽空真元,而远程攻击炼神阵,非但无法伤损阵法,轰击炼神阵的能量反而全都被阵法吸入其内,加速了分叉雷电的下落和威能,让祖茂功简直苦不堪言,止不住地哀求下方的同门手下留情,别再攻击阵法。

        血道宗的残余修士们只能放弃了救人的打算。宗门里已经被洗劫一空,山门前又有祖茂功等被封印之人碍眼,在宗门之地重建血道宗已无可能。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血道宗一朝失势,昔日与血道宗不对付的宗门纷纷趁机发难,大肆夺取血道宗在各地的利益。那些被血道宗灭宗的宗门幸存下来的修士更是抓住这个机会对血道宗的余孽展开了复仇行动。

        五星丹王曹凡灭了血道宗的事情已经广为人知,那些想要结交曹凡的宗门更是想要把剿灭血道宗残余势力作为投名状,全都不遗余力地参与绞杀血道宗余孽的行动中来。

        血道宗修士在北玄圣陆,已经成为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血道宗的残余势力在北玄圣陆的地盘迅速收缩,到最后只能由明转暗,再也不敢以血道宗弟子的身份公然露面。

        残余的血道宗修士或隐姓埋名,或改头换面加入其它势力,即便是这样,血道宗的彻底灭亡也已经不可逆转。

        曹凡在原兆星的名头则变得如日中天,继沧运宗始祖律沧羽之后,他俨然已经成为了可以与之并驾齐驱的至强存在。整个原兆星,到处都流传着曹凡的成长的种种传说。曹凡所发迹的沧运宗,俨然成为了广大修士们最为向往的地方。人人以成为沧运宗的弟子为荣,即便是北玄圣陆的天才修士,为了加入沧运宗也不惜耗费巨大的代价传送到坤虚大陆来。

        这些情况曹凡并不知道,他也没有去考虑那么多。他现在的重心便是应对下次天运征召的到来。

        从原兆星赶回地球之后,只过去了不到两个小时,曹凡就收到了天运系统发来的信息,他终于没有错过这次的天运征召。

        (又迟到超过30分钟,老规矩,书友群29899107 里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