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无悔与君相恋

作品:《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1

        “顾家公子救了东宫小公主的事,除了皇兄和群臣,猎场有谁不知晓,还用套你的话。不过你这小丫头眼光不错,那朗朗少年、风流潇洒的确令人倾心。”刚刚桦绱跟在那群少年身后,与她迎面走来后擦身而过,自始至终只追寻那道身影。竟然没有看到她,那专注的神情令她颇感意外。清亮眼眸中闪烁的柔光是很久以前她曾在自己眼中瞧见得。还记得那是个明媚的夏日中午,坐在梳妆桌前拿着少年托人送来的书信,铜镜中的她弯了眉眼,脸上浮现喜悦与少女的娇羞。那份心情,几十年以后的今日都不曾忘怀。

        “那您年少时也为谁倾心过吗?”桦绱看着她目光悠远不知在想着什么,虽姑奶奶的年岁比母妃还要年长两岁,可依然透着妩媚风情,精致的妆容将深邃的五官刻画得更为立体,朱唇含笑,气质高贵。若是年轻时定有小郎君为她魂牵梦萦,梦寐不忘。

        大长公主转头望着桦绱青春的脸蛋,笑道:“谁不曾年少。”古人常云‘人不风流枉少年’,年少时不谈场青恋,太遗憾了。又想到什么,说:“可是这少年之恋大多无果,是伤情之事。”

        “伤情,那您后悔吗?”桦绱紧盯着她的神色,表情认真地问道。

        虽然不能白首到老;虽然连相见都是奢望,可每年等他的那封平安信与信中的一粒相思豆,却总能令她欢喜许久,亦如年少相恋时的甜蜜心境;虽然如今天人永隔、深思相别;虽然。。。可是,她面上神情淡淡,却目光坚定的回道:“不曾,无悔与君相恋。”

        桦绱静静地注视着她的神情,心中随着这句‘无悔与君相恋’而情绪涌动不能平复。是啊,为何要瞻前顾后,为何要思虑甚多,即使不能在一起又怎样,不能阻碍倾慕与他,她应该庆幸与她相识,使得豆蔻年华有了不一样的色彩。因为情谊的滋生,顾琰羲,再念到这三个字,心底已经不再平静。

        “若爱会痛,你可还会爱?”她是过来人,看到桦绱就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那时没人告与她,你不该爱上那个家世显赫、簪缨势豪出身的少年,可是当她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心意已经收不回来了。他该驰骋疆场,实现抱负,而不是待在公主府院里混混度日。她放手,何尝不是一种爱的方式。

        桦绱沉吟半刻,抬头盯着大长公主的眼睛说道:“不爱又怎么知晓会痛!”笑靥嫣然,面如花般娇艳,情如柳条般柔韧。

        赛场那边依然人声鼎沸,喧闹无比。大长公主要回帐中休憩,听宫女回禀,说是某侯府夫人拜见,问桦绱可要一同前往,桦绱婉拒,她还有事就不去了。被大长公主揶揄了一番,二人分开。小城子上前问道:“公主,咱们去哪?”

        正说着兰芗带着四个宫女从一旁匆匆跑过来,一走近就噘着嘴抱怨:“公主,您去哪了,也不告诉奴婢,奴婢带着人满赛场转了不知多少圈了,腿都跑细了。”桦绱说去见了姑奶奶,陪她聊了会,兰芗又碎碎念了几句,被一旁赛场上的赛势吸引过去。

        “公主,现下咱们去哪?哎——那边是射箭场。”主仆几人边走边看,兰芗好奇,哪里人多她便多瞧看几眼。

        小城子与兰芗拌着嘴,看着主子许久不曾言语,小城子对兰芗使了个眼色,兰芗知晓的点了点头问道:“公主,是有什么事?”

        “兰芗,你知不知道尚功局此次可有派人前来?”尚功局是女官六局之一,掌督宫服缝制。

        “自是会派人前来,不过公主问这个做什么?”兰芗歪着头想了下,回道,又奇怪好端端的问这个,公主带的换洗衣物足够了。

        桦绱心里有事,也没多说,就让小城子打听位置,一起前去。别说还真是挺远,赛场在南,尚功局在北,不光尚宫局,其他六局、各寺等都在此处驻扎。桦绱走进大帐,掌制尚宫在右边那与小太监吩咐着事由,莫要将衣物送错了位置云云,小太监点头回道。左边十几位绣娘不停手的做着女红,很是忙碌。桦绱站在一角盯着离着她最近的一位绣娘,绷子将锦缎绷直,捏着绣花针手法急速,扎针拔线,针法多变,用色着重阴阳浓淡,绣工讲究。

        尚宫吩咐完转身瞧见一娇艳秀丽的小丫头出现在帐中,一双眼眸黑亮出其,鹅蛋小脸五官秀美,身着橘黄武服,将肌肤衬得雪白粉嫩。她是不识桦绱的,虽宫中当值多年,但只是在尚功局内院,与各宫贵人不曾有来往,有时因罗裙华衫中绣工出众受赏赐,也皆是小太监将赏赐之物带过来,再带个口信,仅此而已。这么直接过来的还是头一遭!只从桦绱随身佩戴的饰物也不难猜到定是皇亲国戚,而身边还跟着太监宫女,显然是宫中的小主子,偏偏桦绱今日穿的这件武服腰封是她绣的,她想了一下记起原来是东宫的小主子,忙上前问安,一旁忙碌的绣娘也纷纷停手起身请安。桦绱命她们各忙各的,不必在意她,绣娘们又专心低首忙碌起来。

        “不知殿下来尚功局可有事吩咐?”这尚宫长得眉眼清淡,端静和善,等桦绱说完问道。

        桦绱犹豫着问道:“嗯,我想找副绣品,可有护腕。”

        “有的,公主要成品还是有心仪的纹样,单独绣制?”这尚宫始终淡笑有理,指引桦绱去里帐走去。这猎场搭建的大帐有两三个方形的帐子相连,合起一个共大的空间。

        “哦,那个,有没有男子的护腕?”终究是小姑娘,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送人绣品,自是有些羞涩的。

        “男子?有。”掌制尚宫重复问了遍,不该问的不问。带着桦绱走到架子旁取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摆放着成捆护腕皆已做成,只是没有绣制纹样,而木盒角落有三幅成品护腕,尚宫取出递给桦绱,桦绱一眼相中黑色的那副,金色绣线绣着祥云图案,比统一发放的武服配的护腕做工精良太多,桦绱想象了下,与他的衣服是极搭的。

        掌制尚宫轻轻笑了下,这可是给七皇子新做的武服配的护腕,来猎场的第二天她才绣的。好在不急用,算了,既然小公主喜欢,大不了再做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