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83章 一念思量成佛成魔

作品:《 本尊夫人有点狂

        道人名叫张天泽,燕国的人都喜欢称呼道人为张天师。

        张天师起身走到凤无心身边,花白眉毛之下一丝丝酒醉的之意,似乎刚刚喝完酒,呼吸间散发着淡淡的酒气。

        “千岁夫人,我们又见面了。”

        张天师与凤无心打着招呼,可凤无心此时却没有这个心情。

        他是算过自己是什么命格之人,对自己杀破狼命格在清楚不过了。

        半握着的双拳渗出了一层冷汗,凤无心没想到张天师会突然出现在御书房,如果他说出自己命格,那之后的事情将会不可预测。

        时间,似乎凝结在了这一刻,此时,陌逸将凤无心的手握在了手心中,掌心传来的温暖驱赶了凤无心的慌张。

        “夫人,既然陛下这么说了,且让张天师算上一算,张天师星象算命可是在燕国一绝。”

        话虽然是对凤无心所说,陌逸那双丹凤眼中的冷色却是直视着张天师,眼中的神色是何种威胁之意在明确不过了。

        “好,那就劳烦张天师了。”

        凤无心上前一步,靠近道人,脸上所表现的神情相当自然,可内心却是波澜涌起。

        如果张天师当众说出了她杀破狼的命格,皇帝老儿一定会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将她扣押,后续的事情将会麻烦不断。

        缓缓吐出一口气,凤眸中杀意涌现而出。

        凤无心暗藏在袖中的匕首滑落在手心中,只要道人做出什么举动,要么就杀了道人,要么就杀了皇帝远走高飞。

        “哎呀,哎呀呀,啧啧!”

        道人看着凤无心的面相,又是哎呀又是啧啧,这一举动牵动着御书房众人的心七上八下的。

        “张天师,你可算出了什么。”

        “陛下切勿着急,老道正要用本门的独特心法为千岁夫人面相。”

        张天师一句话,皇帝也不再着急追问什么,到是凤无心,听到道人这句话唇角浮现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随后将隐藏在袖中的匕首收了回去。

        她确认,这老道不会胡诌什么。

        “算出来了!”

        片刻后,张天师神情一震,连连向后退了一步,那表情做作夸张,演的和神棍毫无区别。

        “算出什么来了。”

        “千岁夫人的命格……哎呀呀,真是真是……”

        张天师故意将一句话拆开成为几句话,那表情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听闻张天师话语中的用词,皇帝老儿的目光寒意深了一份。

        如果凤无心当真是杀破狼命格,立即斩首。

        “张天师但说无妨,千岁夫人究竟是何种命格。”

        “千岁夫人的命格百年难得一见啊!”

        道人连连摇着头,那表情好似预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而此时,一旁的凤天心再一次跪在地上,眼中的泪水更是不断的涌现而出。

        “陛下,臣妾说没得错吧,凤无心是杀破狼的命格,都是这凤无心为了保存秘密,这才会自导自演一出戏将所有的事情嫁祸给凤家,陛下要为臣妾做主啊。”

        梨花泪雨哭的让人更是心疼,不知道的还以为凤渊死了,凤天心在这里哭丧呢。

        “爱妃莫要难过,若真有其事,朕一定为你做主。”

        皇帝前一句话刚说完,张天师转过身,那双醉酒之意还未消散的眼睛不解的看着凤天心。

        “谁说千岁夫人是杀破狼命格,此时可万万不能胡说,杀破狼命格乃乱世之主是惑乱天下之人,万万不可以随意胡说,会死人的。”

        “何意?”

        不仅仅是皇帝不解,就连凤天心也是一脸的懵逼。

        什么意思,凤无心的杀破狼命格是她亲耳听到的,这道人是什么意思。

        “回陛下的话,千岁夫人并非是凤贵妃所说的杀破狼命格之人。”

        张天师朝着皇帝行礼,说着自己为凤无心占星算命的结果。

        “那天师为何如此惊愕。”

        “回陛下,千岁夫人乃百年难得一见的旺夫命,乃是长命百岁的安康之体。”

        “……”

        张天师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回荡在御书房中,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可这种结局是凤天心不能接受的。

        “陛下,臣妾敢用性命保证,凤无心觉对是杀破狼的命格,是惑乱天下之人是逆世之主!这老道一定是江湖术士随口胡言。”

        “风贵妃此话当真是胡闹,难道贵妃您在质疑老道的信誉,老道一门数十代都为陛下操持占星算命一事,您在质疑老道就是在质疑陛下的眼光。”

        张天师很是不爽自己被凤天心质疑,他天云道观的名声在那摆着呢,岂由一个后宫妃子质疑,毁了他天云道观的名誉。

        “陛下,臣妾真的亲耳听到父亲和凤无心的谈话,这凤无心真的是杀破狼命格之人,当年父亲想要掐死她,可碍于南宫家的势力最终留下了她这条贱命。”

        “风贵妃。”

        此时,一旁久未开口的陌逸口中缓缓吐出凤贵妃三个字,每一个字都充斥着极致的寒意。

        “本官不知凤贵妃一而再再而三的诬陷夫人是何用意,无心终究是本官的夫人,也是凤家的女儿,如今凤贵妃言行举止不仅伤害本夫人,更是在质疑本官对陛下的忠心。”

        烛火之下,那双丹凤眸中令人寒彻骨的神色透着极致的冷意,陌逸起手朝着皇帝行礼,口中所说之言更是将凤天心逼上了绝路。

        “陛下既然相信凤贵妃所言,本官也不好说什么了,还望陛下准了本官的请辞,让本官和夫人归园田居做一对平民夫妻吧。”

        “这……九千岁这是作何,朕也是一时听信了谗言,来人啊,把凤贵妃打入冷宫。”

        皇帝大手一挥,命令侍卫将凤天心打入冷宫,从此以后不得踏出冷宫半步。

        “陛下,陛下臣妾冤枉啊,臣妾句句属实,若是有半分虚言天打雷劈,陛下,臣妾真的是冤枉的。”

        凤天心哭喊着自己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凤无心是杀破狼命格之人,那道人也一定是和凤无心同伙的。

        “陛下……”  最终,凤天心的声音消失在了黑夜中,而皇帝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之意,就好像随手处理了一件垃圾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