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295章 悲惨的地虎佣兵团

作品:《 本尊夫人有点狂

        第1295章 悲惨的地虎佣兵团

        所有事情的起因,都要从昨天晚上的欢庆会说起。

        高老大带头喝多了,但是喝多了的高老大被佣兵会的兄弟姐妹们给抬了回去,没有出什么乱糟糟的事情。

        但是,姜逸心,李寒,张崇,章程,霍蓝,无言这六个人喝多了却是让人十分头疼的。

        毕竟,云宗混世小魔王这几个字不是空穴来风的,还记得那是一个夏天,丙等末班的师生们出去喝酒,看饿因为醉酒,将云城祸害够呛。

        最终,云宗宗主亲自下令,让丙等末班的人上门亲自认错,直到被祸害的店家们原谅他们位置。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便不会再发生,但是,没想到来到森罗万界之后,悲剧再一次上演。

        只不过,这一次悲剧的不是云城,而是地虎佣兵团。

        喝醉酒的六个人蹲在客栈门前,起初还没有什么事儿。

        怪就怪在地虎佣兵团的某个人找死,非要多嘴骂了天狼佣兵团一句,其实也不算是骂,最多就算是吐槽一下心中的不满。

        凭什么天狼佣兵团就晋升到了甲级二等佣兵团的行列,他们地虎佣兵团就不行,不就是差一个十王墓仕女图的任务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就是因为这一句话,成为了导火索,彻彻底底的点燃了姜逸心李寒六人心中的火焰。

        烈酒上头,醉意根本就没有消散,六个人看了彼此一眼,直奔地虎佣兵团。

        “好在我和玉阳哥拦着,要不然地虎佣兵团的这些人死绝了!”

        萌萌这一句话道出了事情的严重性,旁人并未看到地虎佣兵团发生了怎么样的惨状,若是瞧上一眼,怕是晚上都要做噩梦了。

        还是那句话,若不是魏雨萌和秦玉阳两个人忙前忙后的救治着地虎佣兵团的每一个人,怕是地虎佣兵团的这些人就要排着队去见阎王了。

        不单单是天狼佣兵团一众人还没有从懵逼的状态中回过身来,就连地虎佣兵团的也不知道天狼佣兵团这几个人到底是在唱什么戏码。

        感情是给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呗!

        “哎呦喂,疼,别打了,我们服,我们福了!”

        地虎佣兵团被打的没了脾气,尤其是上官豪,前一秒还满嘴喷粪要求天狼佣兵团如何如何,现如今却是跪地求饶一个劲儿的求着姜逸心放过他们。

        要知道,姜逸心李寒章程六个人可都是往死了打,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要不是萌萌和玉阳没喝酒,怕是地虎佣兵团真的里死绝不远了。

        一阵风吹多,多多少少的吹散了几个人的醉酒之意。

        姜逸心捂着巨疼的脑袋,眼前天摇地动。

        “好疼!”

        宿醉的结果还有一个,便是头疼。

        尤其是在醉酒之后,还打架斗殴做一些猛烈的动作,会更加牵引到血液不断地冲向大脑。

        “嘶!~”

        也许是因为月落城都是佣兵,佣兵引用的可都是烈酒,以至于几个人醒酒之后抱着头蹲在地上。

        “逸心,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了,头好疼!”

        李寒亦是蹲在地上,头疼的都快要炸裂开来一样。

        “我也是,头疼的要死,不对,我手上怎么有血?”

        章程看着自己双手沾满了鲜血,不仅仅是自己的手上和身上,六个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沾染了血,而一旁则是七扭八歪倒在地上的人,别的人不认识,中间那个光头她们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

        “上官豪?”

        周围这么多人,难不成上官豪趁着他们不被上门挑衅来了?

        “上官豪,你好大的胆子,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你,如今你带着这群走狗来天狼佣兵团闹事儿,真以为我们是面团捏的么。”

        咔咔——

        章程摆动着关节,眼中的火焰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姜逸心,李寒,章程,张崇,霍蓝和无言六个人二话不说,又是冲了上去将上官豪一众人揍了一边。

        这一次,地虎佣兵团的众人更是懵逼,他们……他们怎么又挨揍了。

        被揍的无力还手的地虎佣兵团只能躺在地上,连反抗的心都没有了。

        打吧,打吧,打死他们算了个球的!

        “这……是断片了么?”

        “嗯,断片了!”

        幕笙看了一眼面前的状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老大,准备钱把,而且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为……为啥?”

        高海雄不解的看着幕笙,可随后就明白了幕笙要说的意思。

        “奶奶个腿的,你们八个小王八蛋竟给老子惹麻烦!”

        按照魏雨萌的说法,姜逸心,李寒,无言,张崇,章程,霍蓝六个人里里外外一共揍了地虎佣兵团三百来人三遍。

        抛去断手断脚重伤一百人,还有两百来人的伤情也影响到了工作。

        按照地虎佣兵团在月落城的排名,每一个轻伤病患至少要赔偿一百石晶的医药费安付费和精神损失费,至于重伤的人不仅仅要赔偿各种费用,还要全程照看。

        但凡有头疼脑热就要赶紧上医馆,就怕有个病有个灾。

        一边听着幕笙算着账,高海雄眼底的泪水在眼眶中来回的大专,口中一边骂着姜逸心这六个败家玩意。

        钱,是必须要陪的。

        虽然最初的起因是因为地虎佣兵团的一句牢骚话,但是人已经打了。

        在得知地虎佣兵团被天狼佣兵团的六个少年少女抄家之时,地虎佣兵团的团长连忙赶了回来,在看到自家佣兵团被打的熊样,一口气堵在胸腔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那个啥,兄弟啊,咱俩都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这几个孩子就是喝多了酒,酒后闹事,你尽管开口,要多少钱咱眼睛都不带眨的。”

        天狼佣兵团的大厅中,高老大陪着笑,就差斟茶倒水的伺候着了。

        面前作者是地虎佣兵团的团长,人长得十分凶悍,一双刀眉紧紧地皱在一起,目光落在姜逸心等人的身上。

        “天狼佣兵团能招募到如此年轻有为的后生,是咱们人族的幸事,但是太过于狂妄,会对自身造成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地虎佣兵团团长的话是对姜逸心等人说的,目的便在于告诫几个人,若是想在月落城,甚至在整个森罗万界混下去,冲动是最大的禁。忌。

        “是是是,地虎老弟说的是,这几个孩子我一定会好好的教育教育的,这些钱是给兄弟们买一些补品用的。”

        当推出满满一箱子石晶的时候,高海雄的心就像是被数千把刀狠狠地挖心一样,一块肉一块肉的凌迟。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将这件事情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如果真的闹上了最高裁决所,对几个小家伙也是不好的。

        毕竟还没有人能活着从最高裁决所里面出来。

        “地虎老弟,老哥也知道这几个孩子冲动了,他们也认知到了自己的事情,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您尽管说这数就行,就别惊动那些人了。”

        那些人,指的便是最高裁决所的人。

        地虎佣兵团的团长目光始终落在姜逸心李寒一行人的身上,他倒是想亲眼看一眼,这八个孩子是怎么将地虎佣兵团的那些佣兵痛揍的。

        剑地虎佣兵团团长未开口说话,高海雄深吸一口气。

        “老弟,你也知道,咱们人族在森罗万界一直是被打压的存在,难得出现几个好苗子,如果真的能步入那个境界,咱们人族的地位也会随之上升的。”

        高海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能打动地虎佣兵团长,将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后不了了之,这样对谁都好。

        此时,一直站在外面的幕笙走了进来,将一本账目标放在了地虎佣兵团团长的面前。

        “地虎老大,我听闻您离开月落城是想接手另一个佣兵团,这些是那个佣兵团的一些资料,算是我们赔罪的礼物。”

        幕笙将地虎佣兵团团长离开月落城的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知道他选择在这个时间段离开月落城是为了接受另一个佣兵团,将地虎佣兵团和墨月佣兵团合二为一。

        “地虎老大,墨月佣兵团存在的大多都是暗夜精灵的佣兵,这种佣兵虽然身手矫健善用咒法,但是为人阴狠较窄。”

        说着,幕笙又将一份泛黄的卷轴放在了地虎老大面前,告知这一份卷轴可以压制着暗夜精灵一族的咒法。

        “这一本咒法是我当初在秦王墓发现的,可以压制暗夜精灵的思维,让他们成为你的所有,被你操控,不止这一份大礼,地虎老大可喜欢。顺道提一句,我们也算是帮助地虎老大清楚了一些不必要的杂碎。”

        原本就半眯着的笑颜上,那一双眸子更是弯了起来,让人看不清楚幕笙眼中真实的想法。

        蹲在一旁的姜逸心看了看李寒,李寒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但是直觉告诉他,地虎老大似乎并不是很在意他们打了地虎佣兵团几百人的事情。

        “呵呵,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幕笙先生。”

        地虎老大很自然的将装着石晶的箱子和泛黄的古卷轴收入了戒指中,这一举动也代表着他不再追究姜逸心六个人抄了地虎佣兵团家,并且打伤地虎佣兵团佣兵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