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一章 寻到住处

作品:《 公子如兰,美人如玉

        公子清浅三人将水洞的石盖推回原位。然后他们出了水潭,走出了洞口。

        兰儿在天明之后划船进来了。公子清浅等人已经将拿出的宝藏用四个包裹皮儿包起来系好。

        兰儿看到了捆绑严实、整齐的四个包裹疑惑地问:“找到了?”

        “嗯!”公子清浅随口应道。大家上了船,冲躲在院中的刘明娟挥了挥手。

        兰儿已经猜到有人帮了他们。但是她没有看到是谁。

        兰儿一直把公子清浅等人送到了他们马车停的地方。

        那渔夫见公子清浅等人回来了,便走上前去。

        炫飞将宝藏搬上马车。柔心给了那渔夫一些银钱,嘱咐他将兰儿送回去。渔夫欢喜地应下了。

        公子清浅等人上了马车。炫飞拿起马鞭问道:“去哪儿?”

        柔心看向眉头微皱的公子清浅。公子清浅轻轻地道:“随便找个镇子住下就是!”

        炫飞听了愣是半天没缓过神来。敢情去哪儿都行!

        炫飞赶着马车盲目地向前行。他觉得大县城不安全,于是他赶着马车去了偏僻的乡下。

        景色不美的地方他觉得公子清浅会看不上。不干净的地方他也不喜欢。马车一直跑到天黑,炫飞也没找到一处满意的住处。

        炫飞这么瞎走,居然连他自己都不知现在身处何处。

        公子清浅任由炫飞赶车而行。他这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

        柔心几次掀开车帘望向外边。她看见天都黑了,炫飞也没停车便对公子清浅道:“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

        “嗯!”公子清浅终于挪动了一下身子。他的腿在潭中受了寒凉,一直疼痛不已。

        红儿和柔心下去方便了。公子清浅爱怜地抱起身边的白小飞。

        炫飞走进马车看到了公子清浅正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他的心里很高兴。

        “你也快生一个吧!”炫飞坐在了公子清浅的身边道。

        “我的腿不太好!”公子清浅倒是不瞒着炫飞。

        炫飞听了心中一惊。他掀开公子清浅的衣裤看到公子清浅的右腿已经红肿起来。

        “为什么不早说?”炫飞心痛地从怀里摸出消肿的药膏给公子清浅涂抹上。

        “炫飞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你也能接受?”柔心的声音在车外响起。

        “他是我表姐的骨肉!我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的。”红儿低声道。

        公子清浅赶紧示意炫飞把自己的裤袜弄好。炫飞听了柔心的话心里有些慌乱,所以他稀里糊涂地给公子清浅的裤腿拉下,长裙的下摆拽好就钻出了马车。

        柔心和红儿进了马车。炫飞因为公子清浅的腿需要赶紧医治。所以他将马车感到了附近的一个镇子上。

        天已经快亮了。公子清浅让红儿去租房屋。炫飞想跟着去,却被公子清浅叫住了。

        “她是生面孔!我们最好别露面!”公子清浅的话使得炫飞走进了马车。

        “为什么?”炫飞不解地问公子清浅。

        “七皇子对我不愿为官心存疑虑,说不定那一天会被奸人唆使起了杀心!”公子清浅面色凝重地道出缘由。

        “都怪我!”柔心听了公子清浅的话不禁自责起来。

        “我既然已经答应与你隐居便不会反悔!只是我们今后的生活依旧不能随意!”公子清浅搂着柔心道。

        “那你当初还那么帮他?”炫飞皱着眉头不解地问。

        “我自有用意!”公子清浅不便言明。

        “行!反正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过这样的日子了。”炫飞倒是豁达得很。

        红儿一直到正午才满脸是汗地回来了。她告诉公子清浅,在此地西南有个闲置的院落。原先是江富户的别院。后来他犯了官司,被发配了。他的弟弟见这宅院空着可惜,便生了租出去的心思。只是这院落座落荒郊,所以至今未租出去。

        “可以!”公子清浅觉得远离繁华之地挺好。柔心将租金给了红儿。

        “炫飞!你暗中跟着红儿即可!”公子清浅吩咐道。

        炫飞将帽檐拉下,悄悄跟在了红儿的身后。红儿进了江家大院。炫飞翻墙进了江家。

        江家的二郎收了银钱,便带着红儿去了郊区的宅院。

        红儿进去看了一番,觉得很满意,便在契约上按了手印。

        江家二郎走了之后,炫飞便现身了。红儿被他下了一跳。

        “你跟着我作甚?”

        “还不是怕你被骗了?”炫飞撇了撇嘴道。

        “除了你,谁还能骗到我?”红儿的眼眶红了起来。

        “好!是我不对!我去赶车!”炫飞逃也似的跑出了院门。

        炫飞赶着马车来到了郊外的江家别院。柔心抱着孩子跟在公子清浅的身后下了马车。

        她看到了一座布局比较考究的院落。院门的匾额上写着“芳草兰庭”四个大字。

        院子里的花草树木错落有致,屋宇陈设都十分的讲究。

        炫飞刻意让公子清浅住进了一间带有套房的屋子。然后他对柔心说:“清浅的腿在潭中受了凉,你住里间方便照顾他!”

        公子清浅知道炫飞是好意,便没有吱声。柔心听了炫飞的话走到公子清浅的身边红着眼睛问:“你为什么不早说?”

        “不碍事!好多了!”公子清浅坐在床边微笑着道。

        “炫飞!药!”柔心冲炫飞伸出了手。炫飞从怀中拿出药膏递给了柔心。

        柔心扶着公子清浅躺在了床上。公子清浅这时才觉得右腿胀痛的厉害。

        柔心轻轻地在公子清浅的右腿上涂抹着药膏。然后她拿出麻布将公子清浅的腿缠上。

        炫飞出去给公子清浅配药去了。红儿哄睡了白小飞后,她帮着柔心做午饭。

        炫飞抓了药回来。柔心让大家先吃饭。她忙着给公子清浅熬制汤药。

        红儿吃完饭去替她。柔心来到饭桌上看到炫飞正在喝酒。

        “你陪我喝点!”炫飞给柔心倒了一杯。柔心知道炫飞心里苦,便喝了一口。

        “好好珍惜!别像我一样!”炫飞说着闭上了眼睛。

        “别喝了!为了孩子好好的活着!”柔心劝炫飞。

        “好!不喝了!”炫飞起身睡觉去了。

        柔心将熬好的汤药端给了公子清浅。公子清浅喝了一口,觉得太苦了。他的眉头紧锁的样子让柔心想起来公子瑾阑喝药时的情景。她失了一会儿神。

        公子清浅知道柔心又想起了往事,他的心中不免有些堵得慌。

        “我一会儿再喝!”公子清浅将药碗递给了柔心。

        “等会儿就凉了!一口气喝下去就好了。”柔心回过神儿,端着药碗喂公子清浅。

        公子清浅只好张嘴喝净了碗里的药。柔心赶紧给他倒了水过来。

        公子清浅喝了一碗清水还觉得这嘴里的苦味依旧。兴许是他的心里苦的缘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