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八章 城门生事

作品:《 公子如兰,美人如玉

        南宫时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姜亮可是躺在长条凳子上睡得很安稳。

        突然,姜亮猛地坐了起来。他隐约间听到了钟声。

        南宫时也站了起来。他向东面张望着。姜亮拍了一下南宫时的肩膀道:“还不走?”

        姜亮和南宫时一起向着竹林东面而行。他们二人以剑开路,行了大半日才看到一座不大的寺庙。寺庙的门上当赫然挂着一块牌匾,上书:竹寺。

        “真有这个地方!”南宫时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姜亮上前敲门。一位眉毛胡子皆白的老和尚打开了寺门。

        “师父!我们要进寺等人!”姜亮实话实说。因为他的师傅曾告诫过他,在出家人面前不打诳语。

        “阿弥陀佛!二位施主请随老衲来!”老和尚将姜亮二人安置在禅房之中。不一会儿,一个小沙弥端来了茶。

        南宫时口渴难耐,看到茶端起来一饮而尽。他觉得这茶不比自己平时喝得茶差,心中颇感诧异。

        他们的早饭只不过是馒头、稀粥和小菜。姜亮吃得是津津有味。南宫时只吃了一点点。

        “你要是到了边关,可有得苦头吃了!该改一改了!”姜亮看着南宫时劝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南宫时何尝不知道这个中道理?

        姜亮和南宫时在竹寺待了三日,才等来了他们要等的人。

        当主持带着一个蒙面青衣女子和一个使唤丫头进来时,南宫时和姜亮同时站起来了。

        那位青衣女子冲他们二位行礼。南宫时和姜亮拱手还礼。女子在她的丫头的陪伴下走出了屋门。南宫时和姜亮赶紧跟上。

        “我们的马车在边关小镇的千鹤车行!”青衣女子只说了一句话。

        姜亮四人向竹寺主持辞行后走向竹林。他们在竹林里的亭子略做休息后,然后走上了林间小路。

        南宫时记得他和姜亮去客栈的路上看到过千鹤车行。于是,他让姜亮回客栈取行礼,自己带着青衣女子主仆去了千鹤车行提了马车。

        南宫时驾着马车在去往京城的路口接上姜亮。

        姜亮告诉南宫时,他听说去往京城的路口时常会有官兵搜查,说是要找的人犯是个女子。他问南宫时要不要绕路走。

        “我们车上的女子只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而送往京城的,又不是人犯。”南宫时一点也不担心。

        “可是偏偏我们运送人的时候出现了官兵,你就不怕是统领设得局?”姜亮还是有所顾虑。

        “你这么说还真有点问题。”南宫时放慢了马车行进的速度。

        “走官道回京最快!不然你们就输定了!”青衣女子在马车里轻声道。

        南宫池听了后,扬鞭打马疾驰。青衣女子身边的丫头对她耳语道:“你就不怕么?”

        “不怕!”青衣女子尽管蒙着面纱,但是她的眼睛清亮如水。

        “前面好像正在盘查!”姜亮看着历阳郡城门外拥堵的人群道。

        历阳郡城门外,一队兵士正在认真地查着过往的人和马车。

        庄子豪和厉行的马车正在接受检查。他们在乌云遮月之时,于十里坡柳树下遇到一位蒙面黑衣女子和她的侍女。于是,他们二人便护送两位女子回京。

        京城的公子瑾阑接到了边关武生中他的人传回的消息,他们所要护送的是女人。

        公子瑾阑敏感地觉察到这次武生到边关历练是公子清浅要接柔心回京的计策。所以他以寻找要犯为由,让他的人去往历阳城门参与检查。

        庄子豪和厉行站在马车下,心里直犯嘀咕:“他们要搜查的人犯不会是我们车上的女子吧!按理说不会。她们可是统领要带回京城的人!”

        “让开!”检查的兵士一把推开了庄子豪上了马车。他刚掀开车帘就被击飞出去。

        车里的蒙面黑衣女子和她的侍女跳下马车就跑。公子瑾阑派来的人出手拦截。

        “我们怎么办?”庄子豪呆呆地道。

        “她们没了!我们就输了!”厉行功夫虽不及南宫时和姜亮,但是他的身手也是极厉害的。在公子清浅亲自主持的演武较量中排第三。

        庄子豪功夫不及厉行,但是他精通玄黄之术。就在他们四人被公子瑾阑派来的高手和官兵围住之时,他抛出了烟筒。

        霎时间,黄色的烟雾笼罩了历阳城门口。官兵们捂着口鼻纷纷后退。

        姜亮四人弃了马车随着人群涌进了城门之内。

        待黄烟散去,哪里还有庄子豪四人的影子?公子瑾阑的人赶紧给他发了消息。公子瑾阑看了密简,气得扔到了书房的门外。

        枫炎捡拾起来一看,不禁皱着眉头道:“难不成炫飞也去了?”

        “叫途安!”公子瑾阑冷静了下来。

        枫炎飞跑到后院找来途安。途安手拿枫炎给他的密简走进了公子瑾阑的书房。

        “不是炫飞!是一个叫庄子豪的武生。他会玄黄之术。”途安正在调查各武生,所以他知道他们的情况。

        “集中人手,捉拿庄子豪!”公子瑾阑冷冷地道。

        “可他是……”

        “协助人犯潜逃,难道抓不得么?”公子瑾阑用力拍了一下几案。

        “是!”途安刚走到书房门口,就听见“哗啦”一声。他扭头一看,公子瑾阑的几案散架了。几案上的一应用具滚落一地。

        枫炎和途安不得不进去帮着整理。然后途安去吩咐人送来了新的几案。

        公子清浅得到含光的线报,庄子豪被通缉。炫飞扔了吃完的果核道:“这就搭进去一个!”

        “他不会有事的!你不是也没事么?”公子清浅烧了帛卷儿道。

        “他哪里有我本事大?”炫飞撇撇嘴去抓架子上的鹦鹉。

        “本事大!本事大!”鹦鹉吓得飞起来叫道。

        “行了!”公子清浅伸出了手臂。鹦鹉停在了他的手上。

        炫飞的手在公子清浅的面前缩了回去。公子清浅摸了摸鹦鹉的羽毛,然后一抬手,那只鹦鹉便飞回了架子上。

        “用不用我去帮他?”炫飞觉得庄子豪这小子的脾气秉性和自己颇为相像。

        “不必!柔心他们快回来了。你去朱阳镇路口等着姜亮他们,必要时助他们一臂之力!”公子清浅拿起了茶杯。

        “你是说他们二人护送的才是柔心?”炫飞掐着腰望着品着茶的公子清浅。

        “去了不就知道了?”公子清浅放下茶杯看向炫飞。

        “行!你不告诉我,我自个儿瞧去!”炫飞气嘟嘟地走出了公子清浅的书房。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