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 花会诱敌

作品:《 公子如兰,美人如玉

        公子清浅按惯例前去吊唁。临国皇上的灵柩安放在皇宫西苑的安国寺内。

        和公子清浅同去的还有三国的使臣。刘涛和炫飞等在寺门口。

        皇后和嫔妃们跪在右侧,皇叔、太子和老臣们跪在左侧。

        公子清浅等人上香后行礼退出了。他看到临国皇室凋敝,不禁感叹不已。

        炫飞见公子清浅出来,便跟着他上了马车。刘涛赶着马往回走。

        公子清浅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炫飞本以为公子清浅会给他讲临国皇上的丧仪之事,没想到公子清浅一言不发地闭着眼睛。他有些后悔跟来了。

        马车到了驿馆门口。公子清浅下了马车对刘涛道:“去查一下六皇子的皇叔!”

        刘涛走后,炫飞边走边问公子清浅:“他皇叔有问题吗?”

        “能和六皇子争天下的就剩他了!”公子清浅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炫飞。

        “到时候我们就坐着看好戏!”炫飞一听乐了。看来这个六皇子想登上皇位还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们已经深陷棋局,身不由己了!”公子清浅见炫飞还是不开窍的样子,只好让他明白一点。

        “你还帮他?”炫飞的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来了。

        “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他死了,我们也活不成!”公子清浅点明厉害关系。

        “呵!敢情我们跟他拴一起了?不帮还不行了?”炫飞觉得心里格外地别扭。

        晚上,刘涛进了公子清浅的书房。炫飞正在给公子清浅研磨。

        “公子!查清楚了!”刘涛给公子清浅行礼道。

        “说吧!”公子清浅放下笔,静静地望着刘涛。

        “他在临国北境有自己的封地和兵马。京城的后备营左卫骑统领是他的女婿。洛州的兵马校尉是他的小舅子。他在朝臣之中也有些威望。”刘涛将自己查出的结果一一禀报给公子清浅。

        “去查这两个人,务必找到他们的错漏之处或是弱点!要快!”公子清浅附加了一句。

        “是!”刘涛迅速地转身离去。

        “不知到了你和他对决的时候,他会不会记得你的情,在关键时刻放你一马!”炫飞撇了撇嘴道。

        “我说过了!帮他就是帮我们自己!”公子清浅拿起笔开始写了起来。他写好之后,令炫飞交给南宫时送往宫中的六皇子。

        南宫时手持幽京使节的令牌进了皇宫。六皇子听说公子清浅的人来了,便让徐公公带到御书房候着。

        南宫时在御书房门外已经等了一炷香的时间了。天色黑的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

        一阵脚步声传到南宫时的耳畔。他抬头一看,六皇子在两名提着灯笼的侍婢的照亮下徐徐走来。他的身后跟着徐公公。

        “见过太子!”南宫时恭敬地行礼。

        “进去说吧!”六皇子进了书房。

        南宫时跟着六皇子进到书房里一看,不禁被里面的陈设所吸引。这里的物品皆是世间罕有。

        “他有什么话给我?”六皇子知道一定是公子清浅让南宫时来的。

        “公子让我将这封信简给您过目!”南宫时将公子清浅写给六皇子的信简呈上。

        六皇子看了一眼信简道:“知道了!”

        “告辞!”南宫时退出了六皇子的书房。

        南宫时出了宫门却发现自己的马不见了踪影。他仔细地看了看完好无损的马桩,心中疑惑不已。

        南宫时走在去往驿馆的路上遇到了四个持刀蒙面黑衣人的袭击。

        眼看着南宫时渐渐地不敌,这时,从前面的路口飞奔来一匹快马。骑在马上之人正是按公子清浅吩咐前来接应南宫时的姜亮!

        姜亮挥剑伤了两人。然后他将南宫时拉上了马背。

        那四个蒙面黑衣人见追不上了,便垂头丧气地回去禀报了。

        公子清浅派姜亮将南宫时接回了驿馆。南宫时将见到六皇子的情形描述了一遍。公子清浅让南宫时回去休息。

        “你给人家写了书简,人家就回三个字!还下死手要杀你的送信之人!”炫飞有些忿忿不平地道。

        “我们都去歇着吧!”公子清浅说完罩灭了烛火。

        刘涛在第二天晌午回来了。他告诉公子清浅,六皇子的皇叔的女婿滦平好女色。他的小舅子喜欢赌博。

        六月十六,临国的城外的十里荷塘有个赏荷花会,公子清浅让刘涛扮成女子去设法接近滦平,好探听他的的口风。南宫时扮做刘涛的表兄与他一同前往。

        赏荷会那天,六皇子邀请了各国的使节一同赏荷。

        万恒留下守着庭院。炫飞、姜亮和龚宇随公子清浅一起去了赏荷花会。

        炫飞到了花会上就被那里的美酒给吸引住了。他坐在阁楼的屋顶捧着酒坛子就开始喝了起来。

        龚宇怕炫飞喝多了摔下来,便直摆手让他下来。

        炫飞人没下来,却把空酒坛子扔到了龚宇的怀里。

        “别管他了!”姜亮拉着龚宇坐在了六皇子宴宾的阁楼门外的廊凳上。

        刘涛一身女装立在花船的船头。南宫时一袭淡蓝色的公子服装扮。他们二人站在一起,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

        滦平也的确在花会的一角楼坐着赏荷。刘涛俏丽的脸庞吸引力他的注意力。他租了一个花船,尾随着刘涛的花船前行。

        刘涛二人在一处景色宜人的地方下了船。滦平也停船前去搭话。

        他们在河畔信步闲游。三人在言谈间,滦平露出了对妻子的不满和怨怼。

        南宫时在他们分别之际,邀请滦平去自己的宅院喝茶。滦平看着刘涛俏丽的容颜欣然应允。

        滦平走后,南宫时看着刘涛感叹:您要是女人,不知会迷住多少有情郎!

        刘涛听了丢下南宫时不见了踪影。南宫时只好独自一人划船回去。

        公子清浅见刘涛走向这边的观赏台,便起身告辞了。六皇子也带着自己的太子妃离去。

        南宫时前脚回到了驿馆,公子清浅等人便回来了。

        “宅院的事安排好了么?”公子清浅看向刘涛。他心里有些奇怪,刘涛为什么和南宫时分开走。

        “已经安排妥当!租金已经付了!”刘涛拱手道。

        “叫他进来!”公子清浅看向门口的南宫时。

        “公子让你进去!”刘涛走出书房对候在门口的南宫时道。

        南宫时进了书房恭敬地行礼。公子清浅吩咐他以后就住在那所宅院里,轻易不要回来。

        南宫时领命而去。

        炫飞在夜里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了。公子清浅闻到酒味就知道他走了进来。

        “喝酒伤身!”公子清浅心痛地看着炫飞。以前他也喝酒,但是从来不会把自己灌醉。自从小梦死了以后,他几乎逢喝必醉。

        “那你再给我找个媳妇儿,我保证戒酒!”炫飞醉得确实不轻。

        “红儿不挺好的么?”公子清浅皱了一下眉头。炫飞提什么要求,他都能尽力满足。可唯独这件事,他帮不了炫飞。他特殊的毒性体质,除了和他一样的练毒的女子外,其他的都不成!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