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35、六更

作品:《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之前云舒来过船舱,只是那时候太兴奋了,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个破洞。

        此时一瞧,真把她给气坏了,她眼睛一眯,沉声道:“这些刁民,也太大胆了!这样一个大洞,若是进了海里,肯定会有大危险的。”

        老魏点头,眼里满是赞赏:“不错,别看这洞虽小,但船身大,海中水浪力量过强,这洞很快就会被水流冲击得越来越大,到时候别说是船舱了,整条船都有可能会沉没。”

        茫茫大海之上,未知的危险太多太多,若是在出发前不能把船修理好,只怕就会真的有去无回了。

        风吟握住云舒的手,宽慰道:“放心吧,老魏是这方面的行家,风家军的所有船都是他负责的,从未出过状况。”

        只要是风吟看中的人,云舒自然放心,当即便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魏大叔。”

        这声魏大叔可把风十小八几人给逗乐了,老魏也眯着眼睛呵呵笑了起来:“姑娘客气了,还是叫我老魏吧,你这声大叔都把我给叫老了呢!”

        云舒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叫大叔显老,难道叫老魏就不显老了吗?

        老魏指着船上的洞又道:“姑娘放心,这洞我用不了几天就能修好了,到时候再好好检查一下,不出五天,保证能让你出海打渔!”

        五天?这么快啊!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坐船出海打渔了,云舒确实有几分兴奋:“出海?我还没出过海呢!”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虽然上辈子她坐过船,不过那也只是简单地游玩罢了,还从来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坐着渔船出海打渔呢!

        没想到来到了这个什么都不发达的地方,她倒是经历了各种人生中的第一次。

        “五天后我们一起出海?”风吟晃了晃她的手。

        云舒更是兴奋:“真的?五天后就出海?”

        幸福来得太突然,有些接受不了怎么办?

        风吟抬手在她鼻子上一刮:“瞧你这兴奋的样儿,是不是连五天都等不及了?”

        说实话,她真的有些等不及了,若是可以,她真的好想现在就出海去!就像她上辈子第一次买了自己的车以后,迫不及待地想要开着自己的车出去玩一样。

        “五天,很快就过去了。”风吟有些像哄小孩子一般哄着她:“你不是想要开小龙虾店吗?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店面,你还没去看过呢!还有烧烤,我看村民们都学得差不多了,你也该让他们去城里做生意了,若是再不让他们去,云水村都快要被他们给烧着了!”

        烧烤这东西果然很好吃,村民们几乎每天都拿着烤网在那里练习,整个村子上空都冒着烧烤的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云水村遭遇了水匪后又遭遇了火灾呢!

        被他这么一说,云舒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要做的事还有好多呢!

        “对,还有红薯,你给我收了那么多红薯,我还没来得及做淀粉呢!啊对了!我地里的豆子也快要熟了,我还得做煮毛豆呢,要是再晚点就只能吃黄豆了!”

        越说,云舒觉得自己要做的事越多,恐怕五天根本不够用呢!

        “走吧走吧,咱们正好先去城里看看店面!”拉着风吟的手,云舒就着急忙慌地往船下跑,还不忘回头嘱咐老魏一定要帮她把船修得结结实实的。

        望着两人匆匆离去的背影,老魏万分欣慰:“好啊,咱们将军终于开了窍了。嘿!这下六公子肯定输了!”

        风十和小八也幸灾乐祸地站在一旁嘿嘿地笑:“哈哈,一想到六公子那气急败坏的样儿,我就高兴啊!哈哈!”

        “怎么回事!”老魏抬手给了两个臭小子一人一个巴掌:“六公子也是你们能取笑的?还不赶紧去给将军和云姑娘赶马车?”

        风十小八吐吐舌头,赶紧跳下马车跑走了。

        老魏脸上的严肃也消失不见,坏坏一笑:“六公子输了!哈哈!六公子肯定要气坏了!”

        通往云水村的官道上,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正由两匹油光锃亮的黑马驾着,慢悠悠地行进着。

        车辕上坐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童,小童生得皮肤黝黑,只有一双大眼睛分外光亮,要不是眼珠子总是灵活地转动着,只怕都看不到他的眼白了。

        长得这么黑的小童,偏生还穿这一身黑乎乎的衣裳,几乎跟马车融为一体了。

        突然,马车里传出一个响亮的喷嚏声。

        小童眼珠子乱转:“公子,是不是昨晚上又蹬被子了?”

        车厢上挂着的黑色帘子一动,一只黑色的靴子蹬了出来,要不是小童反应灵敏,只怕此时已经被那只脚给蹬到马车下边去了。

        “公子!你又踢人!把我踢下去了谁给你驾马车?难不成你要让小黑和小黑黑自己往前跑吗?”小童的腮帮子气鼓鼓的,抓着黑色的马鞭就扔到了车辕上,看来是要罢工不干活儿了。

        车里的人此时终于出声了,是个声音低沉的男子,隐约带了几分调笑和吊儿郎当:“小子,你又叫错名字了,小黑是你的名字,那两匹马一个叫黑,一个叫黑黑。乖,以后别再叫错了啊!”

        小童的腮帮子鼓得更圆了,哪有给人起名叫小黑的?还黑和黑黑,难不成以后他叫两匹马的时候要叫成“黑,黑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结巴呢!

        见小童不再说话,车里的男子也不再纠结名字的事了,而是咦了一声,道:“公子我怎么突然打喷嚏了呢?莫不是有人在念叨本公子?不行,不能再这么慢悠悠地了,小黑,加快速度。老钱说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有了新欢了,本公子得赶紧去抢人!”

        小黑翻了个白眼儿,依旧抱着胳膊不肯动。

        男子低笑了一声,哄道:“乖,小黑,赶紧驾马车,若是能在七天内到达,本公子就给你改个更好听的名字,如何?”

        “好!一言为定!不许反悔!”小黑果然被说动了,抓起马鞭就打在了黑和黑黑的屁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