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百三十四章 三次机会

作品:《 踏天争仙

        战斗来得比方荡想象的还要猛烈!

        方荡万剑齐飞,然而在方荡心中威力强横的长剑刺在这些鸟怪还有兽怪身上的时候,带给他们的伤害却相当一般,那种感觉,方荡操控的不是一把把的长剑,而是一根根的绣花针,这些绣花针对这些鸟怪兽怪的伤害只能维持到激怒他们的状态,这种状态可非常不妙!

        方荡觉得,这一次,事情真的变得麻烦起来,如果他们面对的是一两个这样的敌人的话,方荡自认为有足够的办法应付,但现在,方荡面对的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敌人,这样的敌人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方荡觉得自己一瞬间由巨人变成了矮子,原本的他伸手就可以摸到天的边境,而现在,他抬头仰望穷尽目力也看不到天空的尽头。

        坐进观天!

        这是方荡对于以往的自己的一个最真切的评价。

        方荡此时深陷汪洋大海之中,连躲藏的空间都没有。

        方荡眨了眨眼的功夫,就被绞杀成为齑粉!

        方荡一下从粉碎的碎片之中溢出,他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身躯被这些鸟怪兽怪给撕成碎片!

        然后他感受着自己的每一片肉每一滴血被这些家伙贪婪嚼吃的切骨之痛!

        方荡从未想到自己竟然这么简单的就死掉了!

        任务世界给他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来,方荡知道,这个任务一定非常艰难,但方荡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连几分钟的时间都熬不过去!

        方荡此时觉得自己可笑得简直不敢相信,原来一切都好似大梦一场,原来即便是他也会死得如此简单,如此随意,如此一文不值!

        方荡感到自己的神魂在逐渐崩溃消散,此刻,从诞生开始,他记忆之中的事情走马观花一般的一一闪现在他的眼中,死亡来得如此迅烈使得方荡原本的那一切的一切的愿望全都成空!

        未来不存在了,现在自然也就没有意义了!

        方荡感谢古神郑,感谢这个万物之主赋予了他这样的生命,从而他才有了这样的一生,虽然这一生结束的如此简单甚至无聊,但方荡还是由衷的感谢这位造物主!

        方荡觉得意识一点点的消散、模糊,继而不存在!

        没法和他们说再见了……

        ……

        洪洞方玉之外,方寻父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极端不妙的感觉来,随即方寻父猛的从地上蹦起来,再次朝着洪洞方玉的门户撞了上去。

        咚的一声,方寻父如同第一次一样被弹飞,不过方寻父并不气馁,再次闷头朝着洪洞方玉撞去,只不过,这一次方寻父对准的不是大门口,而是大门口旁边的洪洞方玉的墙!

        如果方荡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告诉方寻父不要去打洪洞方玉的墙壁的主意,以为洪洞方玉的结构已经被方荡解析,是那种极为单纯的颗粒构成的,这些颗粒彼此之间几乎没有多少缝隙,总之,洪洞方玉的墙壁或许不能说是整个太清界中最坚硬的,但也至少能排在前四五名!

        咚的一声,这声音和之前方寻父撞在黑漆漆的门口上的看不见得墙的声音完全不同。

        短暂直接,还有就是剧痛!

        方寻父这一次没有被弹飞,而是脑袋顶着墙缓缓的滑落。

        方寻父脑袋上生出一个大包来,不过,方寻父顾不得疼痛,重新倒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洪洞方玉!

        随后,方寻父忽然想起了一样东西!

        当初归一送给了他一件宝物!

        方寻父此时将紫金葫芦给拿了出来!

        紫金葫芦乃是古神郑用来打造世界的遗宝,即便是在太清界中来说,也算得上是顶级水准!

        当初归一曾经跟他说过,绝对不要轻易动用这件宝物,甚至不能往这件宝物之中灌注修为力量。

        此时方寻父猛的将自己的修为力量贯注进这紫金葫芦之中,紧接着,方寻父将资金葫芦朝着洪洞方玉的黑乎乎的门户砸了过去!

        ……

        “三分钟!一个都没有杀死!不出所料!”三位天盘侍者此时坐在虚空之中,他们身前是一个面盆大小的光球,光球之中正是方荡所在的地方。

        “这一界的婴士自古以来似乎也只有三个人曾经进过这个炼狱空间中,真正能够从这炼狱空间中走出来的,一个都没有,这个家伙虽然在寻常婴士之中还算是比较了得,但要想在这个道真境界的存在才能尝涉足的世界中活下来,实在是太难了!咱们将他直接投入这种类真实世界中似乎有些鲁莽了!”

        “他死了也是活该,谁叫他胆敢跑来挑战我等所代表的神的威严?反正他不是死在炼狱世界中也会死在我们的手中!怎么死不是死呢?”

        “接下来看看他还能有什么表现吧!三次机会,他只有三次机会,若三次之内依旧找不到活下来的办法的话,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三个天盘侍者重新将目光汇聚在身前的光球之上,光球之中的楼宇还有那一只只的鸟怪外加兽怪尽皆崩碎坍塌,一切瞬间恢复到了原本的样子,恢复到了那个人群熙熙攘攘的繁华世界。

        方荡已经崩散的意识开始重新汇聚,方荡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一场漫长的长眠之中忽然惊醒,一下张开双眼,一切都重回原点!

        方荡诧异的望着四周的一切,“我刚才明明已经死了,怎么现在竟然又活过来了?”

        此时在方荡面前有一道光芒闪现,上面出现三个鎏金大字——活下去!

        方荡悚然一惊,随即扭头望去,随着他扭头的一瞬间,一声鸣啼陡然响起,一栋高楼的琉璃窗户尽皆炸碎,从中钻出一个个的鸟怪来,这些鸟怪一出来,就朝着方荡疾飞而来。

        方荡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场梦魇,方荡虽然并不知道自己为何活过来了,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己怎么能够活下来的,但方荡知道,他现在比如如之前那样逃走!

        方荡很清楚,这数不尽的鸟怪每一只不光速度惊人,并且防御力也是强横得没有道理,以方荡现在的修为力量根本无法将他们斩杀掉!

        不过,方荡这一次不光是要逃走,他还要比上次多做一点什么!

        方荡直接丢出一颗完整的星核,随后裂开空间裂缝一头钻了进去,下一刻方荡已经出现在了人口密度相对较少的一座绿色的草地中。这草地看起来是被人为修整过的,方荡从未见过如此平整的草地,地面上甚至连一块石头都没有,所有的草整整齐齐被拦腰斩断,铺满了周围。

        这是方荡上次死亡后积累下来的经验,地面上的楼宇之中的凡人都有可能变成那些非常可怕的东西,只有人口稀少的地方对于他来说才是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

        不过这草地上也并非是一个人都没有,间中有几对情侣徜徉其中。

        方荡穿过空间裂缝来到这里,动静自然不小,这几对情侣见到方荡当即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其中一个还拿出一个黑色的方方薄薄的东西对着方荡,紧接着亮光一闪,方荡眉头不由得一皱,刹那之间长剑叠出,犹如花瓣绽放一般朝着这几对情侣斩杀过去!

        方荡此时心中只有一道念头,他不能死!

        而这些看起来很平凡的凡人会在转瞬间变成强大无比的怪物,方荡没有办法对付那些怪物,所以按照方荡的想法,就必须先下手为强将这些凡人斩杀掉!

        并且方荡既然能够从死中重新活过来,而这里的一切也重新恢复原状,方荡就知道,这些凡人只是一些道具,他们的生命随着他的到来而诞生,随着他的死去而覆灭,所以方荡杀起他们来一点都不心软,甚至,就算他们是活人,方荡杀起来也绝对不会心软,站在造物主的角度上来看,这些凡人之所以存在是为了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平衡,一旦这个平衡受到威胁,这些凡人就算全被杀光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方荡没有理由心慈手软!

        方荡已经不将注意力放在这些凡人身上,在方荡看来,这些凡人转瞬之间就将化为烂泥,方荡已经将目光放得更加长远,他在看着他丢出去的那块星核,此时那星核已经构成了一个小世界,小世界正在膨胀,用不了多久,当那个小世界开始收缩的时候,方荡就能看清楚这些怪鸟们究竟有多么强大!

        方荡不相信自己最杀伤力的神通也无法对这些怪鸟造成致命的伤害!

        不过,方荡很快就将目光从那些怪鸟身上转移到了周围的那些凡人身上,因为方荡惊诧的发现,他的长剑在那些凡人身上斩出一道道的血痕,但威力和他想象之中的完全不一样,方荡是要将这些凡人斩杀成肉糜齑粉,而现在,这些凡人看上去虽然同样会死,但却和方荡想象之中的完全不同,方荡的剑更像是被握在了七八岁的孩子手中,虽然一样能够杀人,但却只能在凡人身上留下一道道的血口子,连他们的骨头都无法斩断,这些凡人痛苦的呻吟着最终会在饱受折磨中慢慢死去!

        方荡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从未想象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以他方荡的力量,斩杀几个区区的凡人有什么难的?还不是转念之间的事情?

        而现在,方荡竟然连杀几个区区的凡人都如此费力?

        方荡震惊的看着这一幕的时候,那几个已经倒地待死的凡人之中的三个忽然之间开始变异,化为凶兽朝着方荡猛扑过来。

        方荡心中震惊,身后猛的裂开一道空间裂缝,一闪身就钻入其中。

        下一刻方荡出现在万米之外。

        与此同时,远处的那颗缩小到了极点的星辰开始猛的爆开,狂猛的世界生灭之力喷发出来,刹那之间就将周围的怪物们给强行吞没下去!

        方荡双目死死地盯着世界生灭之力爆发出来的光球。

        原本方荡认为自己的世界生灭之力一旦施展出来,怎么也会造成大面积的杀伤,最多也就是杀伤力究竟有多大的范围而已。

        但现在,方荡在见到自己最锋利的剑竟然都无法一下将犯人杀死之后,方荡的的想法完全改变了!他此时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世界生灭之力时不时能够将这些怪物给杀死,能杀死几个!

        当那灼烫的气息携着一股骤风从方荡身前刮过,方荡的眼中清楚地倒映出一个个有着破败的翅膀和皮肉的怪物从烟尘之中钻出,方荡的瞳孔微微收缩!

        这些家伙竟然还没有死,虽然方荡的世界生灭之力使得他们受到重创,但他们依旧未死,如果一个敌人你无法将他们灭杀掉的话,那么这个敌人就将成为你的灾难!

        现在,方荡面对的就是一群他无法杀死的敌人!

        眼瞅着那些鸟怪发出愤怒的鸣啼朝着自己扑来,方荡勉强振作精神,身后再次拉开一道空间裂缝,钻入其中的同时,方荡丢出一个黑团来。

        这黑团一出现就猛地暴涨开来,随着黑团不断扩张,最后化为一个硕大的黑色的大洞,这大洞深邃无比,似乎连周围的光线都能够一同吞没下去!

        这大洞朝着那些扑来的怪鸟们便扑了上去。

        那些怪鸟们完全没有恐惧的概念,当即钻入大洞之中,而此时整个世界都开始暴乱起来,走在路上的行人忽然之间变成一头凶猛狰狞的怪兽,撕烂了自己的衣服吃掉了周围的伙伴亲人,随后用狰狞的目光望向从空间裂缝之中钻出来的方荡!

        一座座丑陋无比的高楼上琉璃爆碎,一个个满脸鲜血的怪物从中钻出,直奔方荡扑来!

        整个世界在这一瞬间化为一个泥潭,而方荡此时成为这个泥潭的漩涡中心!

        方荡此时完全没有理会从四面八方朝他冲来的怪物们,他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被他放出去的黑色的漩涡,也就是吞噬之主!

        吞噬之主号称能够吞噬掉万事万物,当然这只是一个夸张的说法而已,如果此时的吞噬之主是在凡间亦或是上幽界的话,那么吞噬万物自然是不错的,但这里是太清界。

        方荡绝望了!

        吞噬之主在吞没了十几头鸟怪后,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气球被一针戳破一样,轰的一声在空中爆开!

        方荡不得不绝望!

        这些东西的强大之处是方荡完全无法想象的,方荡甚至根本不明白他们为何会如此强大!

        并且,见识过古神郑的遗迹的方荡很清楚,这些鸟怪还有兽怪们不过是被人驱策的小卒子罢了,在他们身后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存在,那才是方荡真正的敌人,如果他方荡连一群小卒子都杀不死的话,怎么可能面对那强横无比的首领?

        一瞬间,方荡就如同烛台上的火光一样,被扑天盖地袭来的怪物们吞没掉!

        “杀一百三十一只灵兽兵,持续生存十三分钟,有进步!”

        “似乎比之前的那几个婴士要强不少!”

        “我记得最顽强的那个第二轮的时候也不过维持十二分钟的生存时间!并且那家伙可是一直在逃,不断的空间穿梭,真正斩杀的灵兽兵也只有十几只而已!”

        “有这个成绩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不过,距离能够完成任务,达到活下来的目标还有很远的距离,这家伙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我可以明确的说,他没戏了!”

        其余的两个天盘侍者闻言尽皆点头,显然他们都不看好方荡,或者说,是不看好身为一个婴士却走进了道真境界的存在的炼狱中事情,这种超越了自身极限的挑战无论怎么看都和寻死没什么两样!

        方荡再次苏醒过来,看着脚下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那一座座高耸的大楼,呼吸着有着焦糊味道的遍布肮脏颗粒的空气,方荡此时忽然想明白一件事情!

        一声鸣啼在远处响起,方荡掉头就走,这一次,方荡并没有直接选择逃走,而是朝着地面上的人群飞去!

        这种行径,简直如同找死,因为这些人很有可能变成可怖的怪物!

        方荡咚的一声落在地面上,此时方荡身后远处已经响起琉璃炸裂的声音,随着方荡落地,周围的人群们都是大惊,方荡身前是一个身材较壮的男子,显然他从未见过如方荡这样的衣着的人物,再加上方荡是骤然出现在他身前的,更是叫他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

        而方荡也没有客气,直接伸手,方荡的掌中捏着一把长剑,这长剑噗的一声便透入这男子胸口,方荡伸手一拖,这男子瞬间就被方荡切成两半!

        方荡愣了一下,随后伸手一剑劈向这壮汉旁边的一个伙伴。

        那人见到方荡这样的疯子忽然出现挥剑就斩,吓得当即掉头就走。

        不过,方荡的剑猛的一伸,直接斩在这男子的后背上,犹如热刀切黄油一样,刷的一下,方荡毫不费力的就将这个烦人给斩杀掉!

        方荡眨了眨眼,随即兴奋起来,哪怕方荡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一只只的正在不断变异的怪物!

        方荡死了两次终于找到了这些家伙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