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正是一年樱花最盛的时节,粉白的樱花似绚烂的云霞,冉放在神奈川的每一个角落。

        今天是幼儿园开学的日子,早就期待与小伙伴们见面的幸村美月虽然早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却并没有去洗漱穿衣,反而偷偷打开了窗户,踩着小凳子一脸郁闷地趴在窗沿,眼巴巴地望着窗外粉色棉花糖一样的樱花树,可怜兮兮地吸了吸鼻子——她感冒了。

        昨晚听妈妈说她感冒了,哥哥也说如果今天早上病还不好就不能去幼儿园的时候,幸村美月委屈得险些当场哭出来。

        “嘤。”她尝试着发出些声音,喉中传来的痛意和险些又要流出来的鼻涕却无一不在告诉她,她的病显然还没有好。

        幸村美月:QAQ

        正难过得快要掉出金豆豆,一阵狂风忽然扑面而来,险些把美月吹了个倒仰。

        小手紧张地扒住窗沿,透过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幸村美月竟意外地看到一位长发飘飘穿着奇怪裙子的大姐姐正迎面向她飞来。

        ……飞来?!

        她努力睁大眼睛,目瞪口呆地望着那真的在天上飞的大姐姐,整个小朋友都惊呆了。

        “恢复成你原有的样子吧,樱之牌!”

        窗外的樱花树上,忽然传来一声模糊的轻斥。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一个巨大的亮晶晶的法阵忽然出现在长发大姐姐的脚下,“嘭”地一声……把大姐姐变成了一张卡片???

        小嘴张成o形看着那张卡片飞向樱花树,被两根从花枝中探出来的细白指尖稳稳捏住,幸村美月下意识顺着那指尖向上看去,只看到一双带着温柔笑意的翠绿眼眸。

        “嘘。”似乎注意到了幸村美月,那隐藏在樱花深处的人微笑着对她眨了眨眼。

        “妖……妖精?”不敢置信地捂住小嘴,幸村美月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把那樱花的妖精吓跑。

        “叩叩。”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门外传来哥哥模糊的声音,“……美月,睡醒了吗?”

        “我已经起来了。”她下意识回过头应了一声,看到哥哥推门而入后才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连忙向窗外望去。

        重重叠叠的樱花树中,果然已经没有了那双翠绿的眼睛。

        失望地从小板凳上爬下来,任由哥哥一边说教一边把窗户关严,在被哥哥抱进怀中后,幸村美月终于恢复了精神,一边抱着哥哥的脖子一边叭叭叭叭地给哥哥讲起自己刚才的奇遇。

        樱花的妖精……?

        蓝紫色的双眸诧异地望向窗外盛放的樱花树,在把美月安置在床上盖好被子后,幸村精市快速走到窗边,迅速逡巡了一番自家庭院。

        西南边的高墙上,一抹迅速消失的绿色被幸村精市敏锐地捕捉到了。

        眉头瞬间拧了起来,再回过头面对美月时,幸村精市眼中的凝重和冷意却又迅速消泯了,只声音温柔地嘱咐美月好好休息,他会让妈妈帮她去幼儿园请假。

        ……

        幸村宅外的高墙下,终于顺利回收了第一张樱之牌的木之本鸢下意识回头看了眼。

        见他还不赶紧跑路,他脚边的黑猫忽然口吐人言,“鸢,再不快点回去,你上学就要迟到了。”

        木之本鸢闻言,迅速从绿色道士袍的衣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在发现时间确实有点赶之后,连忙抱起黑猫,健步如飞地向不远处的木之本宅跑去。

        “叮铃铃——”挂在店门前的月兔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正在为开店做准备的木之本桃矢和月城雪兔同时向门口看去,在看到抱着猫的木之本鸢后,月城雪兔连忙笑眯眯地招呼木之本鸢过去吃早餐。

        “桃矢舅舅,雪兔哥,我先去换衣服,换完就下来吃饭。”

        任由黑猫从怀中跳到吧台上,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过后,木之本鸢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通往二楼的楼梯深处。

        “这臭小子,为什么叫我就是舅舅,叫阿雪就是哥哥?”一边嘟囔一边搅动着砂锅中熬得烂熟的山药粥,木之本桃矢一脸不爽地絮絮叨叨。

        “大概是跟小樱学的?”从背后抱住桃矢,安抚地亲了亲他的脸颊,在听到身后传来的猫叫声后,月城雪兔微笑着放开桃矢,去给同样正嗷嗷待哺的黑猫准备早饭了。

        回头瞪了眼正围着雪兔转来转去的黑猫,木之本桃矢又看了眼正一脸轻松边哼着歌边准备猫饭的雪兔,神情不知不觉柔和了下来,很快又转回身去任劳任怨地继续为大家煮早饭了。

        回房间匆忙冲了个澡后,木之本鸢迅速换好立海大附属中学的制服。

        望着落地镜中身着陌生制服的少年,木之本鸢神色恍惚了片刻,很快在桃矢舅舅的催促下去楼下吃饭了。

        这是一座位于日本神奈川县的商住两用住宅,住宅一头是木之本宅,另一头则挂着“桃之雪”的牌子,是一家即将正式营业的轻食店。

        几个月前,木之本鸢还是一个生活在中国香港的初一学生。

        木之本鸢又名李鸢,中日混血,他的母亲木之本樱在与父亲李小狼结婚后,常年生活在香港。

        母亲是木之本家唯一的女孩,因为外祖母在母亲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所以腾隆外祖父和桃矢舅舅一直很疼爱母亲。

        木之本家极度护短,据说当年父亲为了娶到母亲很是经历了一番波折,最后才终于在桃矢舅舅松口后成功抱得美人归。

        不过虽然母亲与父亲已经结婚多年,但每年新年母亲拖家带口带着父亲和鸢回日本探亲的时候,桃矢舅舅看父亲都还是各种不顺眼。

        直到几个月前,木之本鸢对于桃矢舅舅不喜欢父亲都十分理解,因为在那之前,他一直以为父亲李小狼是一个靠脸骗吃骗喝甚至骗了个老婆的伪·风水大师:)。

        直到今年新年,他不小心在木之本家老宅的书房中翻出一副扑克牌,并被那副扑克牌强行碰瓷引发魔力暴动后,木之本鸢才知道,原来父亲真的不是骗子,而是实打实的真·大魔法师,母亲也并不是全职主妇,而是真·退役魔法少女。

        木之本鸢:……

        世界忽然变得魔幻起来!

        作为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根正苗红笃信唯物主义的好少年,一开始,木之本鸢根本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但……

        常年被母亲带在身边的玩偶小可突然活了还会飞会说话了……

        舅妈月城雪兔忽然变成一个银发银眸背生巨大羽翼的天使了……

        连木之本鸢以为早已鳏居多年的腾隆外祖父身边都跟着早已成为天使的外祖母……

        偏偏在这时候,父亲还告诉木之本鸢,他的母亲又怀了二胎,如果他不把那些被他的魔力暴动波及不知道散落到哪里去了的樱之牌收集齐,他母亲肚子里的二胎很有可能几年都生不下来……

        木之本鸢:……

        身为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木之本鸢忽然承受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巨大压力T^T!

        因为樱之牌是在日本散落的,父亲说母亲在这里可能会对胎儿造成影响,所以很快就陪母亲回香港养胎去了。

        至于明明是被樱之牌强行碰瓷却又没有丝毫办法,只能捏着鼻子准备收牌的木之本鸢则被留在日本,由舅舅木之本桃矢和舅妈月城雪兔暂为照顾。

        因为不知道要在日本生活多久,已经在香港读了初一的木之本鸢不得不转学到日本,重新成为国一新生。

        而今天,正是他所要就读的立海大附属中学开学的日子。

        下楼匆匆吃过早饭,在与桃矢舅舅雪兔哥道别后,木之本鸢很快骑上单车,前往立海大附属中学。

        “叮铃铃——”清脆的风铃声过后,尚未正式营业的“桃之雪”中很快安静了下来。

        “没想到鸢这么快就收回第一张牌了。”望着迅速消失在街角的单车,月城雪兔笑眯眯地回头对桃矢道。

        “【风之牌】性情温和,本来也没想为难那小子。”把所有餐具都洗刷干净,桃矢一边擦手一边把店门上的牌子翻成“正在营业”,望着店外明媚的阳光,也忍不住勾起唇角。

        “说起来,那位快来了吧?”靠在桃矢肩膀上,雪兔忽然想到前几天收到的那封信。

        木之本桃矢闻言,眉头微微皱了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终于忍住不住“啧”了一声。

        月城雪兔见状,轻笑着揉了揉他的眉心,“锥生零的问题虽然有些麻烦,但有你我在,应该还不至于对鸢造成威胁。”

        “我不是担心鸢那小子,”抿唇看了眼雪兔,桃矢的声音中满是显而易见的不爽,“我只是觉得,家里又要多一个电灯泡了。”

        “噗嗤。”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桃矢最近一直闹别扭的原因竟然是这个,月城雪兔愉悦地眯起双眼,难得主动地搂住桃矢的脖子,对着那两片温软的薄唇轻轻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