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立海大附属中学距离木之本宅并不算远,骑单车二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到达。

        神奈川是沿海城市。上学路上,温煦的阳光、绚烂的樱花以及远处碧蓝的大海令这个对木之本鸢来说并不算熟悉的城市忽然变得温柔动人了许多。

        算起来,从新年樱之牌散落至今已有近四个月的时间。

        在这四个月中,曾经对魔法一无所知的木之本鸢被父亲填鸭式地很是恶补了一番关于魔法以及樱之牌的常识——

        樱之牌是以鸢的母亲木之本樱的名字所命名的魔法牌,是由曾经世上最伟大也最深不可测的魔法师库洛·里德所创造的有生命的魔法牌。

        库洛牌曾被封印在封印之书中,由19张魔法牌和日月两张用于封印的守护牌组成。

        据说母亲当年也是和他一样倒霉,在书架中找书时一不小心被库洛牌强行碰瓷(连套路都一样= =),不得不在小学四年级时化身魔法少女,稀里糊涂走上了收服库洛牌之路。

        两相对比之下,已经是个初中生的木之本鸢诡异地心理平衡了许多。

        收服库洛牌后,为了令其不再遗失散落,母亲在日之守护牌的化身可鲁贝洛斯(也就是这些年一直装成玩偶的小可)的指导下,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库洛牌上。

        后来又经历了一番波折,母亲终于用自己的魔力使库洛牌全部转换为樱之牌,木之本鸢现在要收集的樱之牌即是由此而来。

        值得一提的是,舅妈雪兔的*屏蔽的关键字*其实是月之守护牌的化身,之前鸢见到的银发银眸天使状的“月”才是雪兔哥的真实模样,月城雪兔的身份则是其为了方便生活在人群中而变幻出的隐藏形态。 m.quanzhifashi.com

        一想到片刻前还对自己笑得温柔的雪兔哥其实是一个被库洛·里德创造出来的纸片人,木之本鸢就忍不住大大叹了口气。

        啊……这一天比一天不科学的神奇世界……

        立海大附属中学是神奈川县的私立名校,创校距今已有一百多年。

        既然要转学到这里,木之本鸢自然提前对这里做过了解,也在办理转学手续和入学考试时大体参观过这所学校。

        因为并不是学期中突然转学进来,而是与这一届的新生一同入学,新生之间彼此都很陌生,因此木之本鸢这个转学生在一众青葱的面孔中倒是并不十分突兀。

        按照入学考试时的成绩,木之本鸢被分在了1年B组靠窗的位置,窗外就是盛放的粉白樱花。

        正对着他位置的樱花枝干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来学校的黑猫懒洋洋地对木之本鸢甩了甩尾巴。

        微笑着对那黑猫眨了眨眼睛,木之本鸢很快收回目光,看向过道隔壁的空位。

        如果没记错的话,之前的座位分配表上写着,他这位同桌的名字是幸村精市。

        从摆放在桌洞内的书来看,这位幸村同学应该已经来到学校了。就是不知道他是否遇到了什么事,眼看着就快要到新生欢迎会的时间了,竟然还没有回来。

        不过,从班级中的女孩子们时不时看向空位的行为中,倒是不难看出这位幸村同学似乎还挺受欢迎。

        木之本鸢是在新生欢迎会上第一次见到他这位同桌的。

        与预想中帅气的面孔不同,幸村精市是一位极为貌美的少年。

        蓝紫色的发和眼以及略带歉意的温和目光,让这位脸上还残留着淡淡水汽的少年看上去如同一朵被露水打湿的鸢尾花,精致到近乎咄咄逼人的地步。

        看得出来,他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颇为剧烈的运动。

        目光在幸村精市双手间的黑色护腕上一扫而过,在1B乃至半个礼堂的同学都被美色震到集体失神的空档,木之本鸢淡定地迅速起身,让幸村精市能够顺利坐到他里侧的椅子上。

        从小到大,幸村精市已经习惯了众人因为他的外貌而侧目,因此面对几百道或明或暗看过来的视线,幸村精市倒是仍能面不改色。

        不过习惯并不代表他喜欢这样的目光,因此身边这位难得在第一次见到他时表现正常的同学自然让幸村精市感到舒服了许多。

        安静而又迅速地落座后,趁着新生欢迎会还未正式开始,幸村精市不着痕迹地观察了一下坐在他身侧的陌生同学。

        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发色是常见的栗色,眼睛则是十分好看的翠绿色。身高165左右,四肢纤长却不瘦弱,目测运动能力应该不错。

        正暗自打量着,蓝紫色的眼睛忽然与一双翠绿的眸子四目相对。

        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敏锐,幸村精市倒也没觉得尴尬,只微笑着对对方点了点头,轻声介绍自己的名字,“幸村精市。”

        “木之本鸢。”没探究幸村精市刚才为什么观察自己,礼貌性地低声交换过名字后,木之本鸢很快收回目光,专心听起前方礼台上校长语速适中的欢迎辞。

        唔……日语听说读写的问题似乎并不大,就是不知道考试时会怎么样?

        难得遭到这样的冷遇,幸村精市心中虽然生出一丝短暂的意外,但他到底没有王子病,倒也没觉得这世上谁都得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和颜悦色,因此很快也把精力集中在了校长身上。

        不过,对身边这位木之本鸢同学的第一印象,“性格似乎有些冷淡”这个标签短时间内怕是摘不下去了。

        新生欢迎会结束回到班级后,1B的学生很快在班导老师的主持下选出了一众班干部。

        这其中还有个小插曲——因为样貌过于惹人注目,在选班长时,很多同学都忍不住推荐了幸村精市。

        不过幸村精市的性格似乎并不像外表看上去那样温和柔顺,以要专心参加社团活动为由十分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匆匆过去。

        因为从小生活在香港,吃惯了新鲜出炉的热食,对日本的冷食并不适应,所以木之本鸢并没有带便当或者去学校的小卖部买面包充饥,而是选择去立海大的餐厅解决午餐。

        吃完一份热乎乎的咖喱牛肉饭后,木之本鸢又打包了一份烤鱼,很快在教学楼附近的樱花林深处找到已经打盹了一上午的黑猫。

        “真悟君,我带了午餐过来。”他眉眼温和地对花枝间的黑色毛茸茸唤道。

        掀起一边眼皮向树下看了眼,片刻后又抖着鼻尖嗅了嗅,在闻到烤鱼的味道后,名为真悟的黑猫很快伸了伸懒腰,自樱花树上一跃而下。

        把装有烤鱼的餐盒细心打开,端端正正放在黑猫面前,在黑猫开始大快朵颐后,木之本鸢很快从制服兜里摸出小本本,开始背诵父亲教给他的咒语。

        “玉帝有敕,神砚四方,金木水火土,雷风,雷电申敕,轻磨霹雳电光转……急急如律令!”

        他的声音并不大,语速也十分缓慢,但在他吐露出最后一句咒语后,一个金色的罗盘忽然自他颈上戴着的玉珠中浮现出来,稳稳悬停在木之本鸢身前。

        这是鸢出发来日本前,父亲特意塞给他的用来寻找樱之牌的道具。

        虽然母亲说过,如果樱之牌在附近,他应该能感觉到,毕竟当年她就是这么寻找库洛牌下落的,但这样的方法对木之本鸢来说实在太过玄学,以他现在的魔力水平应该也无法那么容易感知到樱之牌的下落,稳妥起见,木之本鸢还是带上了据说是父亲家祖传的罗盘、储物玉珠、宝剑以及其他可能用的到的工具——虽然这些东西也没科学到哪里去,但怎么说也比母亲硬塞给他的粉色魔法棒要更适合他这个男子汉_(:з」∠)_。

        “今早刚收回了一张魔法牌,下一张牌应该不会这么快出现吧?”见鸢又把罗盘唤了出来,已经迅速解决掉烤鱼的黑猫一边用爪子清理胡须,一边懒懒对木之本鸢道。

        “嗯,看罗盘的样子,这附近应该没有樱之牌出没。”木之本鸢的语气颇有些遗憾。

        如果附近有樱之牌,罗盘上会自动射出一条金色的光线直指樱之牌的方向,但现在,整个罗盘只有正中央阴阳鱼的位置在发光,表示罗盘正在被魔力催动。

        看着那悬浮在半空中一闪一闪的罗盘,黑猫本能地蠢蠢欲动起来,很快一蹬腿把整个罗盘都扑了下来,兴奋地抱着罗盘满地打滚。

        “真悟君,不要这样。”虽然实践早已经证明李家祖传的罗盘并没有那么脆弱,但以防万一,木之本鸢还是迅速从衣兜里掏出一根逗猫棒转移黑猫的注意力,顺利把自家祖传的罗盘成功抢救了回来。

        “喵喵喵喵喵~”被遛得上蹿下跳了好几圈终于把逗猫棒咬在嘴里后,黑猫真悟懒洋洋在草地上打了个滚,终于良心发现安慰了一下木之本鸢,“我说鸢,据说你父母当年联手还用了三年时间才收集齐所有魔法牌,你自己收集魔法牌的话,怎么也不会比他们更快吧?所以你不用那么着急呀喵。”

        木之本鸢闻言,神色却更加沉重了。

        小脸皱巴成一团,木之本鸢神色凝重地望着黑猫,对他摇了摇头,“你不懂。”

        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魔法牌,但如果父亲真的没有骗他,他又真如爸妈当年那样用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才集齐所有樱之牌,那他那不知何时才能出世的弟弟或者妹妹,岂不真成了哪吒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