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虽然十分担心母亲和他那不知何时才能降生的弟弟或妹妹,但木之本鸢也知道,收集樱之牌这件事并不是他着急就能立刻解决的。

        尤其,如果樱之牌散落的真相真如他一直以来所猜测的那样,怕是真会如真悟君所说,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把它们彻底集齐。

        ……

        幸村精市与真田弦一郎是儿时的好友

        因为都十分热爱网球,这两位少年还相约一起考入以运动社团著称的私立名门立海大附属中学。

        让这两位都略感遗憾的是,开学后他们并没有被分在同一个班级。

        不过好在他们都将会进入网球社,像现在这样的午休时间也一样可以聚在一起吃饭交流。

        “幸村,你有心事?”真田弦一郎并不是一位十分擅长察言观色的少年,他的性格与外表一样偏向硬汉,说话做事大多直来直往。

        真说起来,在无论外表还是性格看上去都十分温和的幸村精市面前,真田弦一郎才应该是略显强势的那一方。

        事实却恰好相反,在这两人的相处中,看似温柔的幸村反而是最让人安心也最捉摸不透的那一个。

        在真田弦一郎的眼中,幸村精市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存在。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这样的评价并非主观臆断。

        真田弦一郎一直认为,只要与幸村认真相处过一段时间,所有人都会发自内心地这样认为。

        在真田弦一郎看来,幸村是一个没有丝毫破绽的人。

        因为此,在难得见到幸村走神后,真田弦一郎才会忍不住询问幸村。

        “……被你发现了吗?”面对真田的疑问,幸村精市倒也没想着隐瞒,因为此时他确实正在为一件事而感到烦恼。

        今早透过美月房间的窗户看到自家高墙上一闪而逝的绿色衣角后,幸村精市曾详细询问过美月,她见到那“樱花妖精”的全过程。

        但美月口中的话对幸村精市来说却太过匪夷所思——

        飞在空中的穿着奇怪衣服的大姐姐,忽然出现的亮晶晶的法阵以及把大姐姐变成卡片的樱花妖精……

        如果不是确信美月并不是一个会撒谎的孩子,也的确看到过那可疑的身影,幸村精市险些以为自家妹妹是不是昨晚看完魔法少女的动画片后睡迷糊了。

        一听幸村提起他妹妹美月,真田就立刻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烦恼了。

        “你是担心有奇怪的人盯上了美月?”

        因为年龄相差不小,美月又遗传了幸村家的美貌,从出生开始就是个美人坯子,从小就十分受众人喜爱,所以当初美月刚上幼儿园的时候,幸村精市就十分担心妹妹在幼儿园会被其他孩子欺负。

        再加上经常在社会新闻上看到各种奇怪的专门针对貌美小孩子下手的*屏蔽的关键字*,幸村精市平日里对出现在妹妹身边的人都会仔细筛查,严防死守,生怕妹妹会在自己注意不到的地方受到伤害。

        所以,如果是其他大人听到美月今早的那番话,或许还会以为是小孩子的白日梦,幸村精市却并不敢掉以轻心,反而打起了十万分的防备和警惕心,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今早出现在妹妹窗外的怪人彻底挖出来才行。

        不过只美月的那番话和今早见到的绿色衣角并不能为幸村精市提供什么可靠的线索,美月也并没有见到那人的真面目,只看到一双绿色的眼睛……

        脑海中蓦然现出一双略显冷淡的翠绿眼眸,幸村精市微微怔了下,似乎完全没想到只一上午的功夫,他那位少言寡语的同桌竟然已经在他脑中留下了印象。

        “怎么,你想到其他线索了吗?”注意到幸村的神色,正襟危坐也帮忙分析这件事的真田立刻问道。

        “并没有。”幸村摇了摇头,很快把那双意外乱入的绿眼睛清出了脑海。

        “这件事看来还需要从长计议。”

        午休结束时,因为线索过少,幸村和真田只能暂时得出以上结论。

        日本的学校下午课程普遍不多。

        课程结束时,1年B组全体同学都收到了来自班长的社团申请表。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中,校内的所有社团都会举办招新活动,大家可以自由参观感兴趣的社团,选好社团后把表格填好,交给我就可以。截止日期是下个星期一。”

        木之本鸢虽然从小在香港长大,但因为他从幼儿园开始念的就是私立精英学校,所以各种社团活动和课外兴趣班倒是也参加过不少。

        如今乍一拿到这张社团申请表,木之本鸢多少有些兴趣,便很是认真地低头查看了一番。

        立海大似乎十分注重学生在课外期间的修行和发展,各色体育社团文化社团简直可以用琳琅满目来形容,在申请表上排列得满满当当。

        “立海大的运动社团大多十分优秀,网球社、棒球社和垒球社更是屡屡进入全国大赛。”身边的位置上忽然传来幸村精市温和的声音。

        木之本鸢意外地抬头看过去,这才发现在拿到社团申请表后,全班同学都自发性地形成了三三两两的小团体,此时大多讨论得热火朝天。

        倒是他和幸村精市所在的这个角落,相比于其他同学的热情,似乎略显冷清了些。

        转学来日本前,木之本鸢曾特意了解过日本学校的一些潜规则。

        在日本,如果在班级或者学校里没有朋友,对学生来说似乎是一件很为难的事,也很容易被欺负。

        虽然对这样的校园潜规则不以为然,目前也并没有什么主动交朋友的心思,也并不认为幸村精市是会担心没有朋友的人,但面对幸村精市主动抛来的橄榄枝,木之本鸢还是从善如流地接下了。

        目光在幸村精市手腕上已经戴了一整天的黑色护腕上看了眼,木之本鸢对幸村精市点了点头,“幸村君已经想好加入什么社团了吗?”

        “我和朋友已经约好,今天下午会一起加入网球社。木之本君有感兴趣的社团吗?”

        木之本鸢想了想,“之前参加过田径社。不过立海大有很多社团我从前都没有接触过,所以打算先去这些社团参观一下。”

        “如果对网球社感兴趣的话,到时候我可以带你参观一下。”

        “好的,那就先提前谢谢幸村君了。”

        木之本鸢并没有对幸村精市说谎,立海大确实有几个社团是他感兴趣的。

        但因为要收集樱之牌,还有不知道桃矢舅舅雪兔哥新开的店里需不需要人手帮忙,再加上他还不确定之前的兼职要不要继续做,所以木之本鸢现在还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时间参加学校的社团。

        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学校的课程并不多,木之本鸢很快在自习课上搞定了所有作业,然后跑去参观社团了。

        幸村君虽然对他发出了参观网球社的邀请,但木之本鸢还没忘记,幸村君可是说过,他也是今天才刚要加入网球社的萌新。

        日本的运动社团似乎对萌新都不是很友好。

        在连续参观完篮球社、足球社、棒球社和垒球社等运动社团,眼看着一众新入社的一年生被学长们指挥去刷地板,捡球,整理草坪等情况后,木之本鸢对运动社团的热情顿时消退了许多。

        嘛……改天再去网球社参观好了。

        在这之后,木之本鸢又被热情的学姐们强行拉去参观了烹饪社、缝纫社、茶道社、花道社等社团,后来又险些被动漫社的学姐拉去套上奇奇怪怪的衣服。

        终于从学姐们的禄山之爪中逃出来后,木之本鸢整理好皱巴巴的衣服,心累地骑上了回家的单车。

        “哈哈~鸢,你这样好像被狠狠蹂|躏过的小可怜~”暖暖的夕阳下,睡了一天懒觉的真悟君身手矫健地奔跑在木之本鸢身侧的高墙上。

        木之本鸢无奈地眨了眨眼睛,“我也没想到,日本的学姐们竟然这么热情。”

        回到家后木之本鸢先换了一身常服,而后才去“桃之雪”找舅舅和雪兔哥。

        “鸢,欢迎回来。第一天在日本上学,感觉怎么样?”见木之本鸢从楼梯上下来,月城雪兔微笑着招呼他去吧台坐。

        “一切都还好,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接过桃矢舅舅推过来的蜂蜜柠檬水喝了一口,木之本鸢环顾了一圈店里,发现客人并不多,只有三两个。

        “第一天开店竟然就有客人主动上门,桃矢舅舅和雪兔哥果然很厉害。”他面不改色地拍了个彩虹屁。

        “都是附近的邻居,之前我们刚搬到这边来时特意去打过招呼,大家都很好相处呢。”月城雪兔笑眯眯地道,“当然,这跟桃矢的手艺好也有很大关系。”

        木之本鸢:……

        “想吃什么?”酷酷的桃矢舅舅忽然问木之本鸢。

        “什么都好。”只要不是狗粮:)。

        于是手艺很好的桃矢舅舅就给木之本鸢做了一份金灿灿的蛋包饭,以及一份香喷喷的莲藕排骨汤。

        香港人十分擅长煲汤,木之本鸢从小吃饭时都习惯了喝汤,本以为到日本生活后短时间内不会再喝到爸妈煲的汤,没想到桃矢舅舅倒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鸢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听说排骨汤很补钙,桃矢可是特意跟小樱问了做法,从中午就开始煲汤了哦。”

        听到雪兔哥的话,木之本鸢意外地看了眼桃矢舅舅。

        香气四溢的排骨汤很快氤氲出热腾腾的蒸汽,熏得木之本鸢眼睛和心里都暖融融的。

        埋头喝了一口热乎乎的排骨汤,木之本鸢对木之本桃矢露出个满足的笑容,“谢谢舅舅,排骨汤非常好喝。”

        木之本桃矢微微勾唇,难得没有跟这小电灯泡外甥呛声,“你喜欢就好。”

        吃完晚饭后,木之本鸢本想留在店里帮忙,却被桃矢舅舅塞了个果盘赶回房间了。

        “开学第一天,鸢难道没有话想跟小樱小狼说吗?”推木之本鸢上楼梯的时候,月城雪兔微笑着提醒这孩子。

        木之本鸢这才想起来,似乎确实该和爸妈联系一下,顺便告诉他们他已经成功回收了第一张樱之牌。

        不怪木之本鸢想不起来这件事,毕竟这么多年来在他的印象中,父亲一直是一个大骗子,母亲则是一直被父亲蒙在鼓中的小白花,当初偶然“得知”父亲是骗子的木之本鸢只能逼着自己尽早独立赚钱养家……

        虽然现在早已经解除了这些误会,但多年形成的有问题尽量自己解决的习惯,还是让木之本鸢很难像其他孩子一样跟爸妈分享日常甚至撒娇。

        心底忍不住叹了口气,回到房间后,木之本鸢很快对妈妈发起了视频通讯邀请。

        似乎一直在等着这通视讯,远在香港的木之本樱几乎立刻就接通了视频,鸢的父亲李小狼也陪在她身边。

        “晚上好,宝贝~今天过得怎么样?”木之本樱笑眯眯地问道。

        “妈咪,爹地,晚上好。”一本正经地对爸妈打完招呼,木之本鸢这才开始跟他们汇报今回收了【风之牌】以及正式入读立海大的事。

        视频另一头,木之本樱没好气地瞪了眼李小狼。

        都是因为丈夫之前和客户产生纠纷时被小鸢看到了,所以才会让小鸢误会自己的父亲是个随时会让这个家分崩离析的大骗子,小小年纪就不得不努力扛起“养家”的重担。

        当然这跟她这个做母亲的太过疏忽也分不开关系,毕竟谁也没想到小鸢在那么小的时候竟然就那么能脑补,再加上这孩子一本正经的小大人模样实在太过可爱,所以她才会迟迟没有发现小鸢心里在想些什么。

        要不是今年新年时小鸢魔力*屏蔽的关键字*,得知她和丈夫都是货真价实的魔法师后的样子太过奇怪,木之本樱掐指一算才终于明白了这孩子竟然一直对他们存有那么深的误会,她和丈夫怕是终其一生都不会知道,小鸢这些年来为守护这个家究竟做了多少努力。

        心中又是心疼又是为自家宝宝感到骄傲,望着屏幕中小绅士一样站得笔直,一本正经叫他们爹地妈咪的宝贝儿子,木之本樱一时间简直被小鸢萌得心都要化了。

        全程被嫌弃的李小狼:……

        当初花了大把力气才娶回来的宝贝媳妇,除了宠着还能有什么办法:)?

        任由他们母子亲亲热*屏蔽的关键字*说了半天话,在发觉小樱有些精神不济后,李小狼很快照顾小樱去床上休息了。

        女人怀孕后似乎很容易疲惫。身为孕妇,母亲本来就是他和父亲现在应该重点照顾和保护的对象。

        因此对于父亲还没跟他说话就去照顾母亲这件事,木之本鸢倒是十分理解。

        安置好小樱后,李小狼这才回到视频前,开始考校木之本鸢咒语的背诵情况。

        木之本鸢:……

        就知道会这样╭(╯^╰)╮!

        终于结束通讯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木之本鸢看了看时间,距离他的睡觉时间还有一会儿,便打开电脑渣了会儿剑三。

        临睡前,木之本鸢意外地听到了敲门声。

        发现来人是雪兔哥后,木之本鸢很快把月城雪兔让了进来。

        “雪兔哥,这么晚了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他疑惑地望着月城雪兔。

        月城雪兔摸了摸他的头发,“小鸢,我和桃矢都有点担心,你忽然离开小樱小狼,独自来日本生活会不会觉得寂寞?”

        木之本鸢眨了眨眼睛,“不会的,雪兔哥你知道,我从小就经常往日本跑,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还有,虽然我和爸妈现在不住在一起,但我们还可以经常视频,放假时我也可以飞回去看他们。再有,这里有雪兔哥和桃矢舅舅,外祖父、外祖母还有知世阿姨……所以我完全不会觉得寂寞啊。”

        月城雪兔闻言,眼中很快溢满笑意,“原来是这样,我和桃矢还担心你会不会觉得寂寞,想着再给你添一个小伙伴呢。”

        木之本鸢:emmmm……

        “雪兔哥,你和桃矢舅舅终于决定要小孩了吗?”

        万万没想到木之本鸢的脑回路竟然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月城雪兔:……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木之本桃矢:……

        “臭小子!你那小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阿雪和我可都是男人!”终于忍不住跑进来敲了木之本鸢一个栗子,木之本桃矢无语地对木之本鸢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木之本鸢:你们一个魔法师,一个本体纸片人,生个孩子怎么了?

        至于性别……男男生子了解一下:)?

        当然,面对舅舅大魔王“你敢再多说一个字试试”的恐吓目光,木之本鸢只能瘪了瘪嘴,十分识时务地转移话题,“所以雪兔哥说的小伙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咦?啊……”终于从木之本鸢刚才的*屏蔽的关键字*性发言中回过神来,月城雪兔推了推眼镜,轻咳了一声,这才缓声解释道,“我和桃矢的一个朋友家里出了些变故,家里现在只剩下一个和你一样大的孩子,叫锥生零。”

        “那孩子希望能来我们家借住一段时间,我和桃矢想问问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