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自从发现晚上开着视频睡觉对两人的睡眠都很有帮助后,木之本鸢和幸村精市便时常这么做, 睡眠质量也确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提高。

        眼见着幸村精市眼底的青黑全部消除不见, 精神也越来越好, 木之本鸢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睡前与幸村精市视频的习惯却保持了下来。

        地区预选赛如约而至,立海大网球部毫无疑问取得了第一名, 只待六月的神奈川县大赛。

        六月初的一天, 木之本鸢忽然接到水野亚美的电话。

        当初与三位水兵战士开诚布公地聊过后, 木之本鸢便与水野亚美互留了联系方式,以便在需要的时候互通有无。

        所以乍一接到水野亚美的电话, 木之本鸢还以为三个小姐姐又遇到了什么异常的怪物。

        但很快,木之本鸢就发现, 水野亚美找他的原因并非与樱之牌有关,而是为了向他询问地场卫的消息。

        木之本鸢:……水野亚美怎么会知道地场卫?地场老师这是终于掉马了吗?

        木之本鸢记得, 第一次遇到三位水兵战士时, 她们还不知道地场老师就是夜礼服假面,也不知道这些日子地场老师又与她们有了什么纠葛, 竟然让水野亚美直接找上了他来询问地场卫的消息。

        一开始,木之本鸢还不确定水野亚美是不是在试探他, 是不是想通过他来确定地场卫究竟是不是夜礼服假面,但在听到水野亚美焦急地说,地场卫已经与月野兔成为恋人,前段时间忽然失去踪迹,至今仍下落不明后, 木之本鸢顿时收起了玩笑的心思,也担心起地场卫的情况来。

        水野亚美是想询问木之本鸢,这段时间有没有地场卫的消息,或者是否知道地场卫可能去的地方。 m.quanzhifashi.com

        木之本鸢虽然曾与地场卫相处过近一个月时间,但地场卫极少提及自己的私人情况,因此木之本鸢还真不太了解这些。

        不过他倒是可以帮忙问问藤隆外祖父。

        挂断水野亚美的电话后,木之本鸢立刻发邮件给藤隆外祖父,问他知不知道地场卫的详细情况。

        藤隆外祖父也没多问,很快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发了过来——

        据藤隆外祖父说,地场卫出生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小时候在一次全家出行中曾遭遇过十分严重的车祸。

        在那场车祸中,地场卫失去了父母和全部的记忆,连自己的名字都是从护士那里听说的。

        地场卫的父母没有任何亲人,在他们离世后,地场卫一直靠父母留下的遗产和巨额保险金维持生活,这些年来一直独来独往,十分不容易。

        这还是木之本鸢第一次知道地场卫的过往,也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地场卫一直对自己的私事三缄其口,言谈中从不会提及这些。

        邮件最后,藤隆外祖父有附上地场卫的家庭住址,木之本鸢看到后,立刻把地址转发给了水野亚美。

        木之本鸢也曾问过水野亚美,知道地场卫失踪后为什么不报警。

        水野亚美那时却一直含糊其辞,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木之本鸢便差不多明白,地场卫失踪这件事,或许与水野亚美之前说过的邪恶势力有关,顿时更加担忧地场卫了。

        想到自己会寻人魔法,木之本鸢很快又联系了水野亚美,问她月野兔那里有没有地场卫的私人物品,如果有的话,他可以帮忙想想办法。

        水野亚美很快回复过来,说月野兔那里有地场卫的怀表,请木之本鸢务必帮帮忙。

        木之本鸢匆匆赶去东京的时候,发现原来的三人组水兵战士已经升级到了五人。

        与之前没见过的木野真琴和爱野美奈子互相做过介绍后,木之本鸢很快自眼睛红红,比从前沉静了不少的月野兔手中接过地场卫的怀表,以怀表为媒介,施展寻人魔法。

        令木之本鸢感到意外的是,从寻人魔法显示出的结果来看,地场卫目前所在的位置恰好就在东京。

        木之本鸢:……

        说好的失踪呢?地场老师这该不会是和月野兔吵了架,在闹脾气“玩失踪”呢吧?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见月野兔已经喜极而泣,请求他快带她去地场卫所在的地方,木之本鸢只能好人做到底,按照寻人魔法所指示的方向,带五个小姐姐一起去找地场卫。

        半小时后,一行六人终于来到一处豪华公寓楼下。

        木之本鸢:……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里是地场老师的家吧?”

        他狐疑地看了眼水野亚美,“你们之前有来这里找过地场老师吗?”

        水野亚美连忙摆手,“之前收到你发的地址后,我们立刻来这里找过,但是地场家一直没有人开门,询问过地场卫的邻居后,大家也都说有一阵子没有见到他了。”

        木之本鸢:……

        会不会是和月野兔吵架后出去旅游散心了?

        虽然觉得“地场卫失踪”这件事极有可能是个乌龙,但在五双大眼睛的催促下,木之本鸢最终还是尽职尽责地按照寻人魔法所指示的轨迹,把她们带到了地场家的门前。

        地场卫的怀表显示,它的主人就在他们面前这扇门的后面。

        月野兔立刻泪眼汪汪地开始疯狂按门铃。

        门内很快传来不疾不徐的脚步声。

        “咔嚓……”防盗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露出地场卫那张略显冷漠的俊逸面孔。

        “小卫qaq!!!”月野兔顿时哭着扑了上去,抱住地场卫的腰就开始放声大哭,“呜哇哇哇哇你这段时间究竟跑去哪里了呜呜呜呜……”

        其他四位小姐姐:……

        木之本鸢:……

        所以说,“地场卫失踪”这件事,果然就是个大大的乌龙吧?

        心里的担忧顿时烟消云散,不想再看月野兔和地场卫腻歪,木之本鸢火速把怀表交给水野亚美,连招呼都没和地场卫打,一溜烟地离开了大型虐狗现场。

        身后似乎还能听到地场卫强装冷漠的声音,“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木之本鸢:……

        都这时候了还装傻,地场老师今天怕不是要跪搓衣板了(¬_¬)。

        ……

        六月中旬,立海大网球部稳稳地拿到了神奈川县大赛的冠军。

        在那之后,幸村精市等人并没有松懈下来,而是继续为关东大赛以及之后的全国大赛做准备。

        “我们的目标,是全国二连霸!”对木之本鸢这么说时,幸村精市的眼神坚定而自信。

        这样骄傲的幸村精市,简直像太阳一样熠熠生辉,让木之本鸢忍不住微笑。

        幸村精市忙于训练的时候,木之本鸢也没闲着——他正准备再去一趟战国时代,把遗留在那里的樱之牌收回来。

        之前木之本鸢已经把这件事告知给了月城雪兔,两个大人仔细商议后,决定由月城雪兔陪木之本鸢走一趟。

        木之本鸢:???

        雪兔哥不是通不过食骨之井吗?

        站在日暮神社的井边,木之本鸢一脸茫然地看着仍在商量什么的桃矢舅舅和雪兔哥。

        从两个大人凝重的神色来看,话题似乎十分严肃,这让木之本鸢也不由得忐忑起来——难道在舅舅和雪兔哥眼中,战国时代的危险性也那么大吗?

        “小鸢,我们准备出发了。”月城雪兔很快招呼木之本鸢。

        说完,还不待木之本鸢反应,月城雪兔脚下忽然现出一个巨大的金色法阵。

        法阵中央,人形姿态的月城雪兔渐渐恢复成了守护者“月”的天使姿态。

        木之本鸢:……

        天使姿态的“月”也没法通过食骨之井啊……

        还不待他出声询问,法阵中央的“月”忽然又开始发生变化。

        “嘭——!”法阵碎裂成万点金光,立于阵中的“月”刹那不见了身形,唯余一张画着一弦弯月图案的粉色卡片静静漂浮在半空。

        木之本鸢:……

        木之本鸢:?????

        目瞪口呆地望着那张粉色的月亮卡片,木之本鸢整个人都惊呆了。

        “舅舅舅舅……舅舅!雪兔哥他他他他……!”他语无伦次地指着那张月亮卡片。

        木之本桃矢爱惜地接过那张卡片,而后一脸严肃地把卡片带到木之本鸢面前,“到那边后要好好听雪兔的话。”

        木之本鸢忙不迭地点头,目光还紧紧盯着那张卡片。

        木之本桃矢:……

        臭小子,一直盯着我媳妇干嘛?

        不爽地敲了下木之本鸢的脑袋,木之本桃矢很快动作轻柔地把月亮卡片送进了木之本鸢颈间的玉珠里。

        木之本鸢:妈……妈呀……雪兔哥现在是在我的玉珠里吗quq?

        总觉得脖子有一吨重!

        在桃矢舅舅万分不爽的视线中,木之本鸢终于踩着【浮步】来到食骨之井里,准备前往战国时代。

        熟悉的眩晕感过后,木之本鸢再次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召唤出罗盘来,让它指引出樱之牌所在的方向,木之本鸢很快穿过重重混沌,再一次踩在了坚实的土壤上。

        “是木之本君吗?”头顶忽然传来日暮戈薇的声音。

        “是的,日暮小姐,我又来打扰了。”木之本鸢立刻礼貌地回应。

        因为上次的事,桃矢舅舅和雪兔哥已经认识了日暮神社的主人,这次自然不会再像木之本鸢上次那样,偷偷摸摸地进入食骨之井,而是早早与神社的主人商议过。

        木之本鸢也提前跟日暮玲打过招呼,说会在今天去一趟战国时代。

        因为此,日暮戈薇早早就收到了消息,在这里等待木之本鸢到来。

        雪兔哥目前的状态并不适合让日暮戈薇看到,因此,离开井底后只与日暮戈薇简单寒暄了几句,木之本鸢便很快离开了那里,前往罗盘所指引的樱之牌的所在地。

        离日暮戈薇的村子有一段距离后,木之本鸢这才小心翼翼地取出玉珠中的月亮卡片,小声说道,“雪兔哥,我们到啦。”

        脚下忽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法阵,木之本鸢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小小的月亮卡片变成银发白袍闪闪发光的天使“月”,忽然超级羡慕桃矢舅舅!

        这可是真·纸片恋人啊!

        雪兔哥的人形姿态、本体姿态还都辣么美!

        桃矢舅舅上辈子怕不是拯救过银河系吧!竟然能有雪兔哥这样完美的恋人哼╭(╯^╰)╮!

        冷淡看过来的“月”:……

        忽然发现“月”竟然没有变成雪兔哥姿态的木之本鸢:……

        紧张地咽了下口水,木之本鸢小心翼翼地问“月”,“那个……我们就这么出发吗?”

        “月”美人微微颔首,“这个世界太危险,雪兔的姿态不太方便。”

        这么说完,见木之本鸢神色纠结,“月”很快又提醒道,“事先声明,我只负责你在这个世界的安全,收集樱之牌时,我是不会出手的。”

        “好的好的。”木之本鸢连忙点头,心中顿时更紧张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见到“月”时,他就总觉得特别拘谨,总觉得冷美人“月”和温柔的雪兔哥完全是两个人quq。

        “我们不急着回去,你可以慢慢来。”似乎发觉到了木之本鸢的紧张,“月”终于微微缓和了神色,淡声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木之本鸢顿时精神一振,连忙翻出罗盘,找到樱之牌的方向,踩着【风】和【跳】,飞速向樱之牌的方向赶去。

        “月”美人:我明明是在安慰他,为什么他反而更紧张了……?

        战国时代的这张樱之牌距离木之本鸢很远,在赶了近一天的路以后,木之本鸢才总算到达了那张牌附近。

        但令木之本鸢感到困扰的是,这次这张牌似乎是一张移动速度十分快的牌,明明上一秒他还离那张牌很近,下一秒却又忽然再次拉开了距离。

        快要跑断腿的木之本鸢:……

        幸运的是,这次他和“月”虽然路过了很多山川、河流、森林,却还没有遇到过主动攻击他们的妖怪。

        当然,木之本鸢并不知道这是不是“月”的存在起到了震慑作用,总之,在追逐了一天半以后,木之本鸢总算见到了那张神出鬼没的樱之牌——

        那是一只浑身雪白的大鸟,双翼张开时几乎可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

        那是——【翔】之牌!

        难得这次樱之牌没有附身在什么奇形怪状的生物上,木之本鸢悄悄来到小憩的大鸟身后,踩着【跳】一个飞扑跳到了大鸟的背上,紧紧抱住大鸟的脖子——

        “抓住你啦!【翔】!”

        【翔】之牌是一张脾性十分温和的牌,虽然这段日子在战国时代遇到了不少蛇精病妖怪,总试图挑衅它吞噬它,让它十分暴躁,但对于忽然扑到它背上的木之本鸢,它却并没有立刻发起攻击。

        “跟我回家好不好?”木之本鸢笑眯眯地蹭了蹭大鸟的脖子。

        早就受够了战国时代这群蛇精病妖怪的【翔】立刻引颈嘶鸣了一声,表示同意。

        木之本鸢:为什么总觉得【翔】好像比他还迫不及待?

        不费吹灰之力收回【翔】之牌后,因为不想再跑断腿回食骨之井,木之本鸢又重新放出了【翔】,打算让【翔】载他回去日暮戈薇所在的村子。

        距离村子越来越近时,一路沉默的“月”忽然问木之本鸢,“这个世界确实有‘素冠荷鼎’,你要不要给幸村精市带一株回去?”

        木之本鸢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一贯冷漠的“月”怎么会提到幸村精市。

        虽然已经与幸村精市解开了误会,也清楚他当初来战国时代并不是真的为了看“素冠荷鼎”,但木之本鸢多少看得出来,幸村精市确实对这种花很感兴趣,不然也不会一再拉“素冠荷鼎”出来背锅。

        不过,之前他们追【翔】之牌已经耗费了一天半的时间,往回赶路也用了小半天,如果再去找“素冠荷鼎”,木之本鸢担心会让桃矢舅舅等太久,也担心赶不上星期一的上学时间。

        “月”却肯定地对他摇了摇头,“无妨。”

        回到日暮戈薇所在的村子后,“月”竟然主动询问了日暮戈薇“素冠荷鼎”所在的位置,而后先一步去往日暮戈薇所指的方向。

        “【翔】,你觉不觉得‘月’先生有点奇怪?”趴在【翔】的背上,木之本鸢小小声问它。

        【翔】轻轻叫了一声,似乎在赞同木之本鸢的话。

        发觉“月”不对劲后,接下来的时间,木之本鸢刻意注意了一下“月”的飞行速度,果然发现“月”的速度越来越慢。

        待他们终于来到日暮戈薇所指定的山脉附近,望着高耸入云的山峰,木之本鸢不解地皱起眉头,问准备爬山的“月”,“‘月’先生,我们为什么不飞上去?”

        “月”淡淡看了他一眼,“‘素冠荷鼎’这种花很娇弱,如果飞上去,【翔】和我羽翼扇起的风很容易伤到它。”

        木之本鸢:……“月”先生是这么体贴的人吗???

        “……‘月’先生,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想到“月”之前越飞越慢,现在甚至干脆提出了步行上山的建议,木之本鸢不得不怀疑“月”身上出现了异常。

        “您是不是受伤了?”他担忧地望着“月”,十分担心对方在之前震慑妖怪们时受了伤。

        身体倍棒的“月”:……

        “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他很快蹙眉打断木之本鸢。

        见木之本鸢仍担忧地望着他,“月”顿时微挑眉头,冷淡地对木之本鸢挥了挥拳头,“或者,你想亲自试一试?”

        木之本鸢:……

        不敢不敢,“月”大佬揍他还不跟揍儿子似的,他才不要_(:3∠)_。

        拳头大的是老大,在“月”的铁拳政策下,木之本鸢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在不借助任何魔法加持的情况下,一步步向“素冠荷鼎”所在的山顶走去。

        木之本鸢曾在剑三里见到过“素冠荷鼎”这种植物。在游戏中,“素冠荷鼎”只分布在苍山洱海的地图,每个玩家每天最多只能采集十株。

        在幸村精市提及“素冠荷鼎”前,木之本鸢一直以为这种植物是杜撰出来的,后来特意查过资料才知道,原来“素冠荷鼎”是极为珍贵的兰花品种,一株甚至卖到过千万元以上。

        如果真找到了“素冠荷鼎”,拿去卖的话,他是不是可以几年都不用开工了?

        苦中作乐地如此想着,待木之本鸢的腿已经累到快要没有知觉的时候,他和“月”终于爬到了这座山的最顶峰,于悬崖峭壁间找到了那株传说中的“素冠荷鼎”——

        那是一株极其纤细精致的兰花,素白的花瓣似莲般静静绽放在风中。每当有风吹来,木之本鸢都忍不住担心风会折断它的花茎,但每一次风停时,它却仍亭亭玉立在险峻奇诡的悬崖峭壁间,骄傲地绽放。

        不知道为什么,这株花让木之本鸢想到了幸村精市。

        不是因为幸村精市喜欢“素冠荷鼎”而想起他,而是因为,这株花很像幸村精市。

        他看了那株花很久,眼中有他自己都未曾发觉的温柔。

        一向冷淡的“月”竟然也没催促他,任由木之本鸢看着那株花发呆。

        “‘月’先生,我们回去吧。”待山间的浓雾散尽,太阳一点点爬上天空,木之本鸢终于站起身来,对“月”说道。

        “月”诧异地挑了下眉,“你不带它回去吗?”

        木之本鸢摇了摇头,“它这么努力地扎根在这里,在这么严酷的环境中开出花来,不应该被任何人采撷。”

        “你废了很大力气才到这里。”“月”淡淡说道。

        “是啊,虽然废了很大力气,但是我觉得能看到这么美丽的花,已经很值得了。”

        “而且我想,幸村君应该也会这么想。”他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我已经拍了很多照片和视频,到时候可以拿给幸村君看,他也会很高兴。”

        “月”不置可否。

        见“月”不再试图说服他,木之本鸢目光清明地看着“月”,深吸了一口山顶冷冽的空气,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间盘桓多时的疑问——

        “那么‘月’先生,现在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您一直在拖延时间,不想让我回现世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菌:实不相瞒,我觉得没有一个人能猜到我的脑洞(骄傲叉腰)!

        友情提示一下,原因与《美战》有关~诶嘿嘿嘿嘿~

        希望大家看到下章的时候,不会觉得我神展开~啾咪~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飛殤醉月 1个;

        感谢投出[*屏蔽的关键字*]的小天使:一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飛殤醉月 9瓶;凌空落雪 5瓶;腐宅馨诺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