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定计(求推荐)

作品:《 诸天玄光

        第二日,山风徐徐,武当山清幽寂静,草木葱郁,一派安宁祥和。

        但其中有一间厢房却是火药味十足。

        “赵姑娘,还请你写信告诉你父王,四个月后,将几大派被俘人员带到定州,到时候交换人质。”

        赵敏轻哼一声,一言不发。

        “这信是你写,还是我帮你写?”

        张云霄盯着赵敏葱白嫩手,狭促笑道。

        “张大教主,这番承蒙你的款待,本姑娘自有后报。”

        赵敏望着眼前可恶的小子,气呼呼的拿起了笔。

        不过片刻,信件写好,张云霄接过来查看。

        赵敏咯咯一笑,道:“怎么,害怕我传递密语吗?可惜,现在你抓了我,我就是什么都不做,父王也会派人来救我的。”

        张云霄笑了笑,向赵敏走去,渐渐逼近到她一米左右,赵敏慌忙后退。 m.quanzhifashi.com

        “你......你不要乱来啊。”

        张云霄微微一笑,道:“你说,如果我现在和你生米煮成熟饭,你父王会不会来对付我这个女婿?”

        赵敏脸色一红,随即怒道:“臭小子,你要是动我一根汗毛,我一定跟你势不两立。”

        张云霄说这话就是吓唬吓唬这丫头,也就没说什么,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中午,张云霄开始给俞岱岩治伤。

        命人将殷梨亭抬到俞岱岩房中,两床并列放好。

        张云霄道:“三师伯,你的旧伤都已愈合,此刻医治,侄儿须将你手脚骨骼重行折断,再加接续,望你忍得一时之痛。”

        俞岱岩实在不信自己二十年的残废能重行痊愈,但最坏也不过是治疗无望,二十年来,他早已甚么都不在乎了。

        当下也不多说,只微微一笑,道:“你大胆去做便是。”

        张云霄做好了准备,解去俞岱岩全身衣服,将他断骨处尽数摸得清楚,然后点了他的昏睡穴,十指运劲,喀喀喀声响不绝,将他断骨已合之处重行一一折断。

        俞岱岩虽然穴道被点,仍是痛得醒了过来。

        张云霄手法如风,大骨小骨一加折断,立即拼到准确部位,敷上黑玉断续膏,缠了绷带,夹上木板,然后再施金针减痛。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终于忙完一切,俞岱岩便沉沉睡去。

        下午。

        后山小院中,张云霄和张三丰两人相对而坐。

        由于他穿越过来之后,只是继承了张无忌的身份,倒也对六大派没有什么仇恨。

        再加上六大派在各地都是一方豪强,势力强大。若能得到六大派帮助,反元之事要顺利一大截。

        所以他经过深思熟虑,最终还是决定以赵敏交换被蒙元俘虏的六大派人马。

        两人商议过后,张三丰欣慰的一笑,道:“孩子,此番六大派由于围攻明教,才遭如此劫难,你能不计前嫌,真是不忘侠义之道。”

        “太师父谬赞,一切都为了反元大业罢了。”

        接着张云霄眉头微皱,道:“只是,要和朝廷做交易,明教一方势力总是单薄了些,唯恐出了意外。所以徒孙打算举办一次武林会盟,邀请各大门派一同前往。”

        张三丰沉吟道:“六大派和明教仇怨甚深,为武林大计,这邀请函就由明教和武当共同署名吧。”

        张云霄大喜,道:“多谢太师父,如此一来,这次会盟的分量就重了不少。”

        当日晚间,张三丰在后殿摆设素筵,替明教教众接风。

        席间殷天正说起各地举义失败的原因,此时元军的实力仍是极强,而且起事者都是各自为战,互相并无呼应联络,致使各方义军旋踵即被扑灭。

        每一处起义,明教和天鹰教下的弟子均有参与,被元兵或擒或杀,殉难者极众。

        群豪听了,尽皆扼腕感慨。

        杨逍道:“天下百姓苦难方深,人心思变,正是驱除鞑子、还我河山的良机。只是本教向来行事偏激,百年来和中原武林诸派怨仇相缠,难以携手抗敌。天幸张教主主理教务,和各派怨仇渐解,咱们正好勠力同心,共抗胡虏。”

        彭莹玉道:“杨兄此言甚是,等这次救回了各派人马,我明教也能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反元大业中去啦。”

        群豪均道:“甚是。江湖纷争可不合我明教的宗旨。”

        张三丰更是欣慰张云霄能把一干魔道之人引上正途。

        过了片刻,杨逍忽道:“教主,你说这次我明教是不是也趁机聚一聚?”

        张云霄略一沉吟,说道:“本人今日忝为教主,对麾下众多人手尚未认全,我看,这次就让各路分坛的大小头领都来参加吧。”

        周颠拍手道:“甚好,甚好!”

        当下群豪各无异议,言明三个多月后的八月中秋,明教各路首领,齐集定州。

        次日清晨,五行旗和天鹰旗下各掌职信使,分头自武当山出发,奔赴各大派,送去请柬。

        另外传下教主号令:诸路教众,凡香主以上者除留下副手于当地主理教务外,概于八月中秋前赶到定州,参见新教主。

        其时距中秋日子尚远,张云霄见俞岱岩尚未痊愈,深恐伤势有甚反复,以致功亏一篑,因此暂留武当山照料俞殷二人,闲暇时则向张三丰请教武学。

        转眼便是两个月过去。

        这段时间,张云霄常常跟张三丰请教武学,颇有所获,明白自己现在处于先天小成阶段,什么时候能触摸到精神领域,则是先天大成的标志。

        他估计,到那个时候,他应该就能离开这个世界了。

        而张三丰则是境界高深,三十年前就已先天大成,但不知道是不是天地限制,迟迟不能突破下一个境界。

        据张云霄猜测,可能是这个世界天地元气不足的原因,才导致张三丰多年不能寸进。

        期间,俞岱岩的伤势开始好转,虽然还不能下地,但总算有了起色。

        而前去送信的人马也纷纷回转。

        各掌旗副使言道,六大派被蒙元攻击的消息已经传遍天下。

        此刻,江湖上众门派、众帮会、以及山寨、船帮、码头等等,无不严密戒备,生怕鞑子来袭。

        由于被蒙元出手所刺激,各地群雄并起,反元义师此起彼伏,天下已然大乱。

        这日,张云霄偕同赵敏、杨逍、殷天正、周颠、小昭等人,辞别武当山师徒,当先前往定州和明教教众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