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98章 698:一箭双雕??

作品:《 撩倒撒旦冷殿下

        第698章 698:一箭双雕??

        最好给殷琉璃救活了,否则就不是自残了,而是真正的自杀!

        她不要他死。

        只要他活着,安然无恙的活着!

        此刻,她只感觉让人用冰块和冰水泼殷琉璃的外公,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人!

        最可恶的人!

        但自己何曾不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人?

        她在戳他外公的心啊!

        可她却倔强的不肯认错。

        只是像个孩子一般的,捂着伤口。

        “外公,我疼……”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阮老爷子只觉得那血淋淋伤口明明在她身上,心在滴血的却是他。

        看着她就像小时候一般,茫然的喊着疼,眸中含着泪水。

        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终归是没忍住。

        走过去将她给扶了起来。

        阮随心也忍不住了,扑在他怀中哇哇大哭,就像小时候刚学走路的时候,摔跤摔疼了一般。

        “外公,我疼……呜呜呜……”

        哭得撕心裂肺的。

        管家爷爷都忍不住心酸的抹起了泪水。

        这大半夜的……还真是,作孽啊!

        阮老爷子被她哭得五脏六腑,都绞痛绞痛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别哭了!都多大的人了,赶紧去把伤口处理了!剩下的事,咱们后面再说!”

        阮随心脑子却突然清醒了,后面再说,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必须趁其心软了,还不得死命的得逞进尺啊!

        她可是做了强大的牺牲的……

        插的时候失去理智,现在清醒了,只感觉,疼得生不如死啊!

        阮随心你狗日的,为嘛要那么用力啊!

        你个作死的知道事后会这么疼吗?

        可再疼也得忍着,她还要很多事情,没有做。

        她声音哽咽道:“外公……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败坏咱们老阮家的门风了,我这就去给自己擦屁股!”

        从阮老爷子的怀中退出,阮随心走进了阮老爷子的书房里头。

        直接将医书拿出来,自行抄阅了起来。

        阮老爷子见此,一阵头疼。

        “去看看,老张头那边,处理好了没有,让来给小小姐伤口处理了!”

        “是,家主。”

        可老张头现在却无暇顾及另一个病人了,殷琉璃身上的寒毒已经够他头疼的了。

        几乎是用尽全力去救治。

        毕竟……小小姐那句,你死我绝不会独活,太深入人心了。

        没有丝毫作假,绝对是能够说到做到的那种。

        于是下人们来请人,老张头直接让自己的徒弟跟着去了。

        阮随心一只手抄阅医书,另一只手被老张头的徒儿,上了药,止住了血,正要清理下一步,却被阮随心给阻止了。

        头也不抬的说道:“先别包扎,止住血消炎就可以了,这伤口我留着还有用处。”

        而后继续卖力的抄阅着。

        阮老爷子闻言,眸光不由一黯。

        看着书桌上,她抄阅的速度堪称飞快,字迹却写的很端正。

        挂满泪痕的脸上,透露着一丝坚毅。

        忽而,阮老爷子就猜到了她要做什么了。

        足足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阮随心将整本医书都抄阅完毕了。

        而后起身面无表情的走出了阮家。

        阮老爷子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眸中闪过一抹欣慰。

        这让很多人都不明所以。

        但陪伴了阮老爷子多年的老管家,却懂!

        “家主,就小小姐这灵活的脑子,这世间也难再找出第二人来了~!”

        阮老爷子眉峰一挑道:“何出此言?”

        明明心里都懂管家爷爷是什么意思,但却还是出此下问。

        总归也也是想听听,自己一手教养出来的孩子,从别人嘴巴里夸奖出来的感觉。

        管家爷爷何曾看不懂他的心思,眸中闪过一抹揶揄的笑意。

        但还是配合着说了出来。

        “一箭双雕!今晚这局面,任谁遇到,都做不到小小姐这么完美!”

        “完美?”

        “哈哈哈哈,家主的思绪,估计值沉侵在小小姐现在去做的那件事里头了,但老奴的思绪,却是今晚的整个局势,小小姐那一匕首下去,对她的立场而言,难道不是一箭双雕么?成功了挽回了自己心上人的命,又借着伤口发挥第二个运用,家主应该已经猜到了,小小姐这是去负荆请罪去了。”

        阮老爷子眸光不由一沉。

        “就知道耍那些小聪明~!”

        “可这一次,却耍得连家主您都欣赏了,也算是很成功的了。”

        “那小子呢?情况怎么样了?”

        “家主,你看,你心里终归还是怕和小小姐失了心的,人生在世,孰能无情?”

        “老家伙,我看你今天是想给我老头子洗脑吗?”

        “不不不,这世上又有谁配给家主洗脑,家主乃当世大才,小小姐完全是遗传了您的脾性啊!您看看,面对任何人的事情,家主都游刃有余,但只要是自己在意的人,就容易乱!

        您在看看小小姐,什么事都处理得好好的,包括连忽悠家主你,都能忽悠得好好的,总能让你轻易放心,处处容忍,即便当年的小姐,也做不到小小姐这样啊,绝对是能屈能伸没有下限的主啊!但你看,一旦遇到殷家那小儿的事儿,她就能乱了,开始做事不想后果了。”

        阮老爷子仔细一想,居然觉得很有道理。

        却道:“可她注定不能如愿!”

        “那老奴就先在这里打个赌,小小姐注定能够如愿?”

        “你老头子怎么回事?拆我的台?”

        “不不不,只是一种直觉罢了,家主你想想啊,这个世界上,您最在意的人是谁?是小小姐吧?

        那可是你亲手一泡屎一泡尿带大的,小时候除了小小姐早逝的奶娘以外,你几乎都不经下人们的手去照料她的,可谓是比当初对待小姐,还要用心,毕竟小姐小时候,还是夫人带大的!

        而小小姐,自然也是在意您的,但人都年少青春过,在最冲动的年龄,都将情情爱爱看的极为重要的,多少人,因此毁了一生啊!”

        “老家伙绕了一大圈子,到底想说什么?”

        管家爷爷笑道:“已经表达得很明显了,家主在意小小姐,小小姐却在意殷家那小儿,这就好比一个循环,所以,老奴的直觉,来源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