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十九、0……❤

作品:《 你的距离

       庭霜假装没有听到,加速开溜,溜到沙发边再回头看,发现柏昌意并没有出来逮人,就像上课开小差时老师只警告了一句而没有给出实质性惩罚一般,庭霜以为摸屁股这事就被那声“Ting,回来”轻轻揭过了。



       他四处打量了一圈,把小苍兰放到餐桌上,然后返回厨房。



       厨房里看起来一切正常:焯完水的小排被腌在生抽、老抽、香醋和料酒里。土豆在锅里煮着,等待捞出削皮。半成品蘑菇烤鱼正在烤箱里烤。柏昌意拿着刀,正在一个一个地给虾子去虾线。



       庭霜一副游手好闲的姿态,打开冰箱,拆开冰淇淋盒子,一口气吃了两个。



       好吃。



       正要吃第三个,他突然听见处理完了虾子的柏昌意一边洗手一边不紧不慢地说:“Ting,我说话你听不见么。”



       庭霜一个激灵,动作迟缓地把冰淇淋塞回冰箱里,转头:“嗯?我在听啊。”



       柏昌意擦干手,说:“把土豆捞出来。”



       “哦哦好。”庭霜关了火,把土豆都捞了出来,然后挥舞了一下漏勺,比划着问,“下一步干什么?削皮?”



       柏昌意从庭霜身后把漏勺拿走,说:“记得刚才干什么了么。”



       庭霜感觉到气氛发生了变化:“……捞、捞土豆啊。”

m.quanzhifashi.com

       柏昌意说:“之前。”



       庭霜说:“……就,就吃了俩冰淇淋。”



       柏昌意说:“再之前。”



       庭霜说:“那个……摆花啊……”



       柏昌意说:“嗯再之前。”



       再之前。



       再之前……



       不就摸了一下你屁股么?



       长了屁股还不准人摸了?



       那你长屁股干什么?



       庭霜转过身,强作理直气壮状:“我就,摸了你一下啊,怎么了?你自己要长成这样,还不准人摸了?”



       柏昌意俯视着庭霜,勾了一下唇,说:“你还挺有理。”



       庭霜被看得有点发虚:“我、我又没说错……”



       柏昌意说:“那你跑什么。”



       跑什么……



       摸完就跑才爽啊。



       庭霜正想找个正当理由,整个人就被柏昌意推坐到了台子上。



       (此处为庭霜穿着裤子,被柏昌意单方面摸那什么了,狂骂脏话,柏勾唇说:“自己长成这样,还不准人摸了?”)



       等他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柏昌意已经在旁边十分优雅地炸腌制完毕的排骨了。



       “操,你这个……这个……”庭霜被裤子上冰凉黏腻的东西弄得难受,再一看柏昌意现在那姿态,气得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骂人了,“我就穿了这么一条裤子过来,你就不能让我把裤子先给脱了?现在我穿什么啊?穿你的?”



       柏昌意翻了一下排骨,说:“我的不合适。”



       庭霜怒道:“那我穿什么?光着?”



       柏昌意微微勾了一下唇,说:“我不介意。”



       庭霜盯了柏昌意的侧脸半天,这无框眼镜,这眼镜链,这高领毛衣,这一副斯文禁欲样儿……



       “斯文败类……衣冠禽兽……”庭霜一边骂一边狼狈地从台子上下来,拿起一罐子不知道什么调料就要往柏昌意的糖醋排骨里撒。



       柏昌意一只手把锅拿开,一只手从庭霜手上拿过调料罐,低笑说:“别闹了。”



       庭霜刚想继续搞破坏,柏昌意就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说:“好了不闹了。”



       庭霜突然就被这一下弄得再也闹不起来了。



       也不气了。



       心里有一块忽然动了一下。



       有点发涨。



       他在柏昌意身边站了一会儿,一边看柏昌意炸完排骨,一边安静地吃完了一个冰淇淋,才低声说了句“我去冲一下”,然后提着裤子往浴室走。



       冲澡。



       温热的水流从头顶上打下来,流遍全身。



       庭霜低下头,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胸。



       好了不闹了。



       嗯……



       那就不闹了。



       这个澡冲得比平时久,他看着水流汩汩流过他的皮肤,带走看不见的灰尘。



       冲完澡,关水。



       庭霜发现找不到浴巾擦干。



       他想喊柏昌意,问毛巾在哪儿,但是不知道该喊什么。



       Professor,你给我送条浴巾来?



       不行,Professor没有这么个用法。



       直接喊名字?



       又不敢。



       而且庭霜其实从来没有问过Bai Changyi到底是哪三个中文字。



       庭霜纠结了半天,索性不要脸了,朝厨房的方向大声喊:“亲爱的——我没有浴巾——”



       一分钟以后,柏昌意出现在浴室门口,敲了敲紧闭的浴室门。



       庭霜把浴室门开一条缝,不敢看柏昌意的表情,就伸一只手出来在空中摸索了一下,摸到浴巾,拿好,然后光速缩回浴室里。



       柏昌意在门外说:“准备吃饭。”



       庭霜又把门打开一条缝,说:“那个……”



       柏昌意说:“哪个?”



       还哪个?



       就非得让我那么叫是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庭霜伸出一个头来,说:“亲爱的……你借我一条短裤吧……大点就大点呗……”



       两分钟以后,庭霜获得了一条干净的内裤。



       大是大了点,总比光着屁股去吃饭好。



       庭霜上面披着自己的白色衬衣,下面穿着柏昌意的灰色内裤,脚上随意踏着拖鞋,一边扣衬衣扣子一边走去厨房。



       柏昌意正端着两个菜从厨房里出来,刚好看见了往这边走的庭霜:一条正常内裤被他穿成了低腰短裤,直接挂在胯上,一扯就掉,裤子下的双腿修长笔直,肌肉线条有恰到好处的力量感,似乎很适合被粗暴对待。



       庭霜看见柏昌意镜片后的眼神,说:“……你要干什么?”



       柏昌意看了一眼厨房,说:“去端菜。”



       “哦……来了。”庭霜把剩下的菜一起端到餐厅。



       不像以前觉得离得越远越好,这回他紧挨着柏昌意坐下,小腿一动就可以碰到柏昌意的裤腿。



       他一边吃饭一边不停地去碰柏昌意的腿,还一边观察柏昌意的神色。



       啧……



       都这么明显了,老男人还假装正经吃饭……



       庭霜夹了一筷子排骨,啃得特别香,小腿继续在桌子下撩柏昌意。



       柏昌意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哼哼……



       按捺不住了吧……



       衣冠禽兽……



       柏昌意放下筷子,说:“Ting.”



       庭霜把头靠过去:“嗯?”



       柏昌意用教育小孩的口吻说:“吃饭的时候不要抖腿。”



       吃饭的时候不要抖腿。



       不要抖腿。



       抖腿。



       彳亍。



       不抖腿就不抖腿。



       庭霜把腿一收,干巴巴地说:“不好意思没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