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三十、柏老弟啊

作品:《 你的距离

       仔细算算,庭霜已经快四年没有见过祝敖了。



       应该是在大二的时候,他第一次和梁正宣出去开房,就和平时买东西一样,什么都没多想,直接刷了他惯用的卡。消费记录在那里,他们两个人的身份证记录也在那里,要查实在是太容易了。



       祝敖叫人查了,但查完之后什么都没说。



       直到庭霜暑假回家,祝敖才把他叫到书房,将一份打印好的表格放到他面前:开房日期、酒店、刷的哪张卡……连梁正宣的身份证号和他们每次入住退房的时间都一清二楚。



       “这是出去改善生活了?怎么,学校宿舍住得不舒服?”祝敖抬眼问他。



       这是给台阶下了,只要庭霜不认,只要庭霜没把这种关系当真,祝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年轻的时候,谁不干点混事?



       但是庭霜没把这事当混事,他是认真的。



       “你监视我?连这种东西都查?”他用力捏着那张纸,“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我有什么关系?”祝敖气笑了,“想让我不管你的事,行啊,卡放桌上,从这里出去。”



       庭霜盯着祝敖,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了身份证,然后把装着他所有卡和现金的钱包扔到了桌子上。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手表是祝敖给他买的……



       摘下来,扔到桌子上。



       皮带也是用祝敖的钱买的……



       解下来,扔到桌子上。



       脚上的拖鞋是家里的,虽然不知道是谁买回来的,但是肯定也是用祝敖的钱买的……



       用力踢到一边。



       庭霜低头打量了一下,幸好身上穿的衣服是他妈给他买的,否则就要光着出去了。



       转身,赤着脚出门。



       祝敖在他身后喝道:“庭霜你想气死你老子?把鞋给我穿上!”



       “谁要你的破/鞋!”庭霜一边往外面冲一边怒吼,一抬眼正好看见了祝文嘉他妈,有点尴尬,“那个……阿姨,不好意思……不是说您,我说鞋,那个,拖鞋。”



       翁韵宜噎了一下,扯了扯嘴角,说:“今天在家里吃饭吧?小嘉一会儿也回来,你们兄弟俩一起吃个饭。”



       “谢谢阿姨,我就不吃了。”庭霜对翁韵宜客气地点了一下头,回头朝书房的方向大声说,“我没交伙食费,吃不起这儿的饭。”



       说完以后就从家里滚出去了。



       那之后如果有什么不得不回家拿的东西,比如高中毕业证什么的,他都要祝文嘉帮他拿。真的从此就没踏进家里一步了,也没用过祝敖一分钱。



       第一个年,他没在家里过,也没给家里打电话。



       到第二个年的时候,他回想起当时在书房的行为,觉得幼稚,还觉得有点好笑,所以在那个除夕的晚上打了电话给祝敖拜年。



       父子俩聊了几句,谁都没提梁正宣,也没提起之前那场争吵,庭霜只说起学业,说要留学,准备得差不多了。



       祝敖问他读什么专业,他说,还是机器人。



       这个决定就是庭霜的表态:是他的责任他就会承担。



       祝敖听了,问他出国的钱够么,他说,够。



       这个字也是庭霜的表态:但是他的个人生活不容别人插手,他老子也不行。



       虽然那个时候他已经过了一年半每天打工打到吐血的生活。



       后来的两个年,庭霜也都主动给祝敖打了电话,父子俩聊得多的是行业现状,再互相说句新年好,相安无事。但是对于梁正宣的事,他们都没让步,就那么僵持着。父子俩挺像,吃软不吃硬,一提那事,两人的脾气就都下不去,索性不提。



       现在庭霜站在离祝敖几米远的地方,觉得他爸好像老了点,胖了点,白头发多了点,好在没有谢顶。



       稍微有点心酸。



       柏昌意看见他僵在原地,以为他怯场,就出言提醒:“Ting?”



       庭霜深呼吸一下,换上得体的表情,走过去。



       柏昌意再次为中方企业的人介绍:“这是我的学生,庭霜。”然后对庭霜说,“Ting,这是RoboRun的创始人,祝敖先生。”



       庭霜缓缓转头,看向柏昌意,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这小孩什么眼神?



       还没睡醒?



       柏昌意用眼神示意:打招呼。



       嗯打招呼……



       这招呼好像也只有一个打法了……



       庭霜把头缓缓转回去,看向祝敖:“……爸。”



       爸?



       柏昌意看向庭霜,第一反应是——



       虽说祝敖是RoboRun的创始人……可叫爸也太过了。



       新闻上不是说,中国的年轻人只叫马云爸爸么?



       现在是个老板就能当面认父了?



       第二反应才是——



       庭霜提过他们家是做工业机器人的。



       没想到庭霜的父亲姓祝。



       这时候,只听见祝敖对庭霜说:“你当了柏教授的学生,也不跟我说一声?柏教授可不轻易收学生。”



       这话半是心里话,半是场面话。一年打一次电话的父子,根本聊不了太多,话题转三轮也转不到学校教授头上去。不过祝敖想要庭霜多打两个电话回去倒是真的,尤其是他得知庭霜和梁正宣分手以后。



       庭霜说:“现在只是修了教授的一门课而已……”



       祝敖旁边的一位中年女士说:“原来是小霜啊,这么巧,好久没见都长这么大了。”



       庭霜说:“王阿姨好,阿姨还是那么年轻……”



       另一位年轻男士说:“早就听说老板的儿子在德国留学,没想到是柏大教授的学生……”



       “呵,呵……”庭霜发出不失礼貌的笑声,并在坐到柏昌意身边后,在桌子下方摸了摸柏昌意的大腿,有那么点求救的意思。



       本来以为是来学习的,结果变成认亲现场。



       柏昌意看了庭霜一眼,一边打开菜单,一边对祝敖他们微笑着转移话题:“猪肘是德国特色,各位要不要试试?”



       庭霜在心里高喊:柏老板万岁。



       大家纷纷接受柏大教授的建议,各来一只肘子,配当地啤酒。



       可能是因为有了庭霜,这次餐桌上的气氛不同于以前,以前这样一顿饭就是合作方的会餐,聊一聊当前的项目,互相客气客气,再探讨一下未来合作的可能性。而现在,对RoboRun的人来说,柏昌意从合作方升级成老板儿子的恩师,那就是半个自己人了。



       “柏教授,庭霜平时上课怎么样啊?”祝敖笑着问,“没给您添麻烦吧?”



       平时上课怎么样……



       除了第一课翘了、问题总答不上来、作业错误一堆、有时候上课不带书包、某次翘课未遂以外,一切都挺好。



       于是柏昌意回答:“挺不错。”



       祝敖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但是眼睛有那么点骄傲:“是么?我记得他以前在国内可不怎么爱学习。”



       庭霜心说:唉我的亲爹啊,您儿子什么德行您还不明白?一直就没变过。人家这是跟您客气呢,您还当真了?



       王阿姨反驳道:“哪有?我记得小霜小时候放学以后经常来公司写作业呢……一写就写到晚上八/九点……”



       庭霜心说:那还不是因为做不出来题么?人家学霸课间就把作业写完了哪还能留到晚上……



       “是呀,我记得小霜写作业写到很晚,都不敢一个人去上公司的厕所,一定要叫人陪着去,说怕鬼……”



       “没错,我记得……”



       由王女士带头,饭桌气氛渐入佳境,众人开始了对庭霜童年往事的追忆。



       庭霜顶不住了,再次暗地里摸了摸柏昌意的大腿,那意思很明显:柏老板救救我,让他们聊点别的行不行?



       柏昌意无动于衷,并对庭霜的童年(不堪)往事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庭霜只能埋头切肘子。



       妈的。



       大猪肘子。



       就那么喜欢听他的蠢事?



       众人又讲了几桩庭霜的事迹,饭桌上的气氛越来越热烈,大家不约而同地发现,庭霜宛如一个吉祥物,是打开聊天话题、增进中德友谊、强化RoboRun与LRM所合作、加深双方人员感情的必备品。



       酒过三巡,大家喝了个微醺,没有了一开始的拘谨与客气,祝敖朝柏昌意举杯,说:“柏老弟啊,我也就比你大个十来岁,你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祝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