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三十九、习惯

作品:《 你的距离

       上了年纪的人还有一些其他习惯。



       比如随手把马桶圈放下来。



       某天清早,庭霜带着起床气急急忙忙跳下床,奔向卫生间,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掏出东西,正准备放水,发现差点尿在马桶圈上。他骂了句脏话,赶紧把马桶圈翻起来,朝外面喊:“柏老板你干嘛每次都把马桶圈放下来?老要翻上去不嫌麻烦吗?”



       柏昌意走到浴室门边,说:“我身边一直有女性伴侣,随手把马桶圈放下来是基本道德。”



       庭霜一边放水一边转过脑袋,不满:“以后你身边再也不会有女性伴侣了。你的男性伴侣告诉你:随手把马桶圈放下来是恶习,臭毛病,赶紧改了。”



       柏昌意从后面环住庭霜的腰,什么都没说,就往下看了一眼,低笑了一声。



       又笑!



       庭霜脸一红,说:“本来就是,我又没说错。这不是我……那什么……准头问题,也不是那……那什么频什么急什么不尽的问题……就,家里就咱们俩男的,把马桶圈掀起来不是方便多了么……”



       妈的。



       柏昌意还在笑。



       笑毛啊。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搞得像是他有问题需要看男科似的。



       不过,自那天早上以后,家里各个卫生间的马桶圈就常年保持竖立状态了。



       上了年纪的人还有一个习惯:东西用完,放回原位。



       庭霜就没有这个习惯。



       还没同居的时候,事故发生的版本通常是这样——



       某个要去学校上课的日子,庭霜同学起床,忽然发现找不到手机/钥匙/学生卡/实验报告/钢笔/剃须刀……



       同居以后,事故发生的版本变得非常可怕——



       某个要去学校上课的日子,柏大教授起床,忽然发现找不到眼镜。



       床头,木制眼镜放置架茕茕孑立。



       昨晚睡前眼镜还安安稳稳地放在上面。



       自打小朋友住进来以后,家里就偶尔有东西从原本的地方失踪,再在奇怪的地方出现。每次柏昌意看见了,就随手把东西放回原位,也没跟庭霜说过什么。



       但这次不说不行了。



       柏昌意的目光从眼镜放置架上移动到正在酣睡的庭霜脸上:“Ting.”



       庭霜在半睡半醒中艰难挣扎:“再让我睡一会儿……我没有想翘课……我知道今天上谁的课……我昨晚追了个番睡太晚了……”



       柏昌意说:“Ting,我的眼镜在哪里。”



       庭霜往被子里缩了缩,一脸抗拒:“敬礼……什么敬礼……我不要敬礼……”



       柏昌意:“……”



       柏昌意:“我七点过来喊你。”



       等人醒了再问。



       幸而柏教授有备用眼镜,他戴上备用眼镜去洗漱,进浴室第一眼就看到失踪的眼镜出现在洗手台上。



       第二眼,他瞥见马桶水箱上随意放着两本书。



       Ting的厕所读物?



       柏昌意仔细一看——



       上面那本,是一本漫画。



       视线往下——



       垫在漫画下面的是一本包着书皮的厚书,书脊上没有字。



       柏昌意走过去,翻开那本书——



       那是一本教材,署名:Changyi Bai。



       七点一刻。



       庭霜洗漱完毕,随便套一件柏老板的休闲衬衣,配条牛仔裤,在镜子前照了照,觉得自己特帅。



       于是心情也特美,哼着歌下楼去吃早餐。



       进餐厅的时候,柏昌意正在看报纸等他。



       怎么总感觉柏老板那边气压有点低……



       “亲爱的……”庭霜坐到柏昌意旁边,殷勤地倒咖啡,“久等了久等了。”



       柏昌意折好报纸,放到旁边,说:“Ting,有一个问题我必须跟你说。”



       庭霜立马放下咖啡壶,挺直腰杆,双手放在大腿上,作恭敬状。



       柏昌意说:“上周一傍晚,我在冰箱冷冻柜里看到了我的车钥匙。”



       “啊……”庭霜回忆了一阵,非常不好意思地解释说,“你当时让我去后备箱里拿那个无人机……我拿回来以后觉得很热……就……嗯……去吃了个冰淇淋……”



       柏昌意:“今天早上,我在浴室里看到了我的眼镜。”



       “你的眼镜……”庭霜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我昨天趁你睡觉的时候拍了我们的合照……你看。”



       那是一张自拍,左边是睡着了的柏昌意,右边是戴着柏教授眼镜的庭霜。



       “是不是挺配的?”庭霜意图将功补过。



       柏昌意说:“嗯。”



       “那我发给你。”庭霜飞速把照片发给柏昌意,“欸,柏老板,我能用这张照片做屏保吗?”



       柏昌意说:“你觉得?”



       估计不行……



       要是让同学看见了,得出事……



       柏昌意说:“还有,今天早上,我还在浴室里看到了两本书。”



       “哦哦那个啊……”时间点也很近,庭霜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我昨晚一边泡澡一边看书来着……然后泡完澡好像顺手就把书放浴室里哪个地方了……”



       泡澡时看的书。



       那就不算厕所读物。嗯。



       柏昌意给庭霜夹了一个杂粮面包,说:“书怎么样?”



       庭霜感觉柏老板的心情好像稍微转好了的样子,就一边吃早饭一边介绍起来:“那本漫画特别好看,我昨晚追的番就是它的动画化……”



       柏昌意耐心地听完,才轻描淡写地问:“另一本怎么样。”



       “另一本?”庭霜想了一下,想不起来,“另一本是什么书?我随便拿的。我怕泡澡的时候把漫画给打湿了,所以就随便拿了本厚点的书垫在漫画下面。”



       怕把漫画给打湿了。



       就随便拿了本厚点的书垫在漫画下面。



       ……很好。



       “Ting,那两本书现在还在楼上浴室里。”柏昌意摘下眼镜,一边擦拭一边说,“吃完早餐以后把它们放回原位。”



       “噢噢……我马上……”庭霜擦了一下嘴就往楼上跑,“我以后肯定注意不随手乱放东西了……”



       到了浴室,庭霜才发现他把书给放在马桶水箱上了。



       天啊,他的漫画,如此神作,怎么能放在马桶水箱上?



       那不成厕所读物了吗?



       庭霜洗净双手,擦干,一只手敬若神明地执起他的漫画,另一只手则非常随便地抓起垫在下面的那本厚书,下楼。



       柏老板刚还问这本厚书怎么样来着……



       什么书啊……



       包了书皮也看不出来……



       到了书房,他先把漫画妥善安放好,才随意地翻开那本厚书——



       大标题:Grundlagen der Robotik



       唔,《机器人学基础》,原来是本教材啊……



       用专业教材垫漫画好像不太好……



       不过柏老板书房里为什么会有机器人学的基础教材?



       柏老板还需要看教材?



       谁写的教材这么牛逼?



       下一瞬间,庭霜就看到了作者名。



       Changyi Bai……



       Changyi……Bai……



       Bai……



       B……A……I……



       “……柏、柏老板,那个……”庭霜抱着那本厚教材一步一步挪到餐厅门口,“我最近有一本非常想看的书……你想知道它的作者是谁吗……”



       柏昌意看一眼手表:“书包拿上,去学校。”



       庭霜背上背包,跟在柏昌意身后,喋喋不休,试图挽救:“柏老板,你看你,这么优秀的书,包什么书皮啊……这不,小生眼拙,没认出来……”



       上了车,庭霜还在继续抢救:“那个……其实您这个书皮也特好,当时我一摸这个书皮吧,就觉得它能防水……这个……柏老板,咱们发生这个误会吧,主要就是书皮导致的,跟书本身没有关系……我要是早知道这本书的内容,那我肯定早就背诵并默写全文了……您说是吧……”



       柏昌意开车,看着前方,说:“是么。”



       庭霜点头如捣蒜:“那必须的。”



       柏昌意:“那我等你背诵并默写全文。”